看书君 > 书库 > 恃宠不骄枉为妃 > 第一百五十章:实在想不通

恃宠不骄枉为妃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实在想不通

原来是夏姨娘告的状,她咬着牙,不再吭一声,她在想,如何脱身才行?

    苏柏存再一拍桌子,眼光卫厉:“你可知罪?”

    这时,从门口冲进一个人,众人马上向门口望去,原来是方婆子。苏婵儿有点愕然,方婆子还没有被周氏贬了吗?她怎以会在这里?

    方婆子冲进来跪在苏柏存面前直嗑头:“老爷,不是大夫人所为,都是老奴做的,不关大夫人的事!请老爷放过大夫人吧!”

    苏柏存听了更加生气,狠狠地说:“说,是你干的还是大夫人干的?如果不老实,小心扒了你一层皮!”

    方婆子望了一眼被打得头青脸肿的周氏,点了点头,把头都磕破了:“是的,我干的!随便老爷如何处置?”

    周氏一听方婆子这么说,双眸睁大,眼泪流得更欢了,摇摇头,最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上次的事,方婆子已经她赶出府了,这会,她是如何听到风声的,难道方婆子一直没有走吗?

    苏柏存马上一脚踹到方婆子那里,刚好方婆子抬起身子,正好踹中胸口,马上方婆子跌倒在地上,喉咙一热,忍不住一口热血喷了出来,把衣服都染红了,但她还是撑住挺住身子跪在地上为大夫人磕头。

    这时的周氏强自镇定心神,眼角扫过跪在地上的方婆子,咬着嘴唇,张大了嘴,心中有千百个不舍,但话到嘴边,却化为无声。在这种场面,如果没有人帮她顶罪的话,她就永远没法翻身了。

    苏柏存命令:“来人,把这老奴才拉出去,杖责一百大板!拉出去!”

    双目圆睁,便如将要迸裂一般:“你是如何当主母的?居然纵容这样心狠手辣的老奴利祸害我苏家也不吭声,你到底居心何在?”

    此时的周氏泪水涟涟,虽然狼狈,但是比梨花带雨还要惹人怜爱,嚎哭着:“老爷请你相信我,这些东西我闻所未闻,好歹我哥也是朝中的重权大臣,曾经也是他来提拔你升官的,我又怎么害你呢?我枉冤啊!你是我夫君,我只盼着你好,哪里会害你呢?现在你不分青白皂红就打我,日后,我又如何去面对我哥哥?”

    苏柏存马上一愣,她的哥哥周应扬,朝中重权大臣,当初也是他拉他进朝中的,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与地位,他又怎么会忘记呢?苏婵儿仔细一听,原来如此,怪不得,她爹爹有些忌违,不过,就算是忌违,在侵害到一个男人的利益时,说这些也无益处。

    这会,就算是周氏不死,也无法去弥补她爹爹对她的信任了,看来,这会儿,周氏再想实抓苏府主母大权是根本不可能了。

    周氏似乎看得出她已经说到了苏柏存的要处,内心一喜,继续哭着:“这些事,我一向交给方婆子的,她既然认了,难道老爷还在怪我吗?如果老爷不相信我,妾身就一头撞死在墙上去!”

    说着,便想起身去撞,这时,苏柏存一声怒吼:“够了!”

    于是,平时周氏掩饰的贤惠做得很好,苏柏存内心一时动摇,似乎已经被周氏说服了,只是严厉无比地说着。

    “以前,我一直很放心把苏家交给你,想不到最后你太令我失望了,居然让一位老奴干得这些事来,这是你的失职了,以前,你怎么整治姨娘,我不想管太多,看着心也烦,但是关系到我苏家子嗣,我不能不管,以前多少姨娘的孩子没了不回禀我不说你,你居然让着下人折磨我怀有身孕的姨娘,你的动机不能不让人怀疑!难道你想让苏府无后吗?”

    周氏此时已经爬起来跪在地上,内心很震憾,究竟是谁给了力量那些姨娘,让她们告她的状,她看了一眼公孙湘云,摇摇头,不可能是她,以对她的了解,公孙湘云不象是有心计的人。

    以她的观察力,公孙湘云一向深居简出,只是最近姨娘们都爱到她那里窜门了,不过,她倒是派人去偷听了几回,都没有结果,只是一般的窜门而已,不伤大碍。

    她射了一眼苏婵儿,只见苏婵儿露出的表情,担忧与痛心,似乎很真心实意的,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能耍什么心计,周氏也排除了,只是最近苏婵儿变得活泼了一些而已。

    到底是谁?周氏实是想不透了。

    苏婵儿还是在露出那种担扰的表情,看得苏玉柔恨得痒痒的,心里骂道:“最近碰到你都倒霉透了!别在那里装了!”

    苏婵儿内心冷笑:“就算是方婆子帮顶罪了,这会,在爹爹心里,你就是一个不称职的主母,如今又当着那么多人打你,肯定是想撤掉那个主母的职位了吧,看,贤母的面具被我撕下来了,看你以后还装?”

    这下可好了,连方婆子都认了是她干的,素日里,就数方婆子与周氏的关系最好了,周氏就算再抵赖,也是与方婆子脱不了干系,别人心里想会,就凭着方婆子敢做这些,还不是背后有人指使做的!苏婵儿暗笑,真是天助她也,方婆子出现得及时,刚好帮了她一个忙。

    周氏还在那里感激着方婆子,表面上方婆子帮了她的忙,事实上是害了她。

    如果周氏一直不承认的话,或者苏柏存心软会饶了她,毕竟她对苏柏存还有利用价值,加上苏婵儿也能看得出来,苏柏存虽然痛斥她,加上事实已经发生了,他没有办法了。

    毕竟,她兄长官运享通,平时苏柏存也沾了一点光,加上她从苏柏存的眼中觉察到一点小秘密,想必也会在关键时刻放弃对她追查,这会,方婆子一出来认了,就等于给周氏定了罪了。

    这会方婆子一认罪,如果苏柏存不为了众姨娘作主的话,以后还不被别人骂昏君,传到皇上那里就不是那回事了,别人也会添油加醋地趁机贬他一顿,加上关于苏家子嗣的事,如果他不惩罚的话,不等于不孝吗?

    周氏为什么要加害其他的姨娘,还不是因为她十几年无法怀孕,所以心生妒忌,害怕别的姨娘生了长嫡,抢了她的位置,所以她才会百般算计的,苏婵儿暗嗤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果然狠毒!嘿嘿!贤惠主母的面具被折了下来了,滋味如何,一定不比我前世被您污赖的滋味差吧!”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