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女友全都是厉鬼 > 第4章问鬼

女友全都是厉鬼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4章问鬼

女友全都是厉鬼作者:七月酒仙更新时间:201903-0212:00:02吐槽:303

    字数:3717

    当洗手间的灯被关闭的瞬间,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芒。

    片漆黑的世界里,安静得能够听到自己紧张而急促的喘息声

    还有那砰砰直跳的心跳声。

    杨旭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他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午夜十二点,在空无一人的洗手间里,独自一人点亮蜡烛、对着镜子削苹果。

    再加上《生死录》上的种种暗示

    杨旭明咽了咽口水,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摸出了打火机。

    黑暗的世界,很快亮起了微弱的火苗。

    那火苗看起来是如此的渺小,轻轻一吹就会熄灭。

    杨旭明不敢耽搁,连忙把左手边的红色喜烛、还有右手边的白色丧烛点亮了,这才收好了打火机。

    随着蜡烛的烛光亮起,原本黑喑的洗手间里,恢复了些许黯淡的光芒。

    杨旭明拿起了洗手台上的苹果和削皮刀,抬起头。

    那一刻,他看到了镜中的自己。

    昏黄黯淡的烛光中,镜子里的男人披红戴绿,脸色发白,眼窝因连日的睡眠不足而深陷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镜中这个和自己模样的人影,杨旭明却感觉无比的陌生。

    似乎镜子里的人影,根本不是他

    …特么估计是疯了。

    有些不安的咽了咽口水,杨旭明又看了一眼蜡烛。

    镜子前面的洗手台上,两根蜡烛一左—右的缓慢燃烧着。

    那粗大的烛身和旺盛燃烧的灯芯,给人一种安全感,因为不会轻易熄灭。

    甚至就连烛光,似乎都要比普通蜡烛亮很多。

    看到这两根燃烧的蜡烛,杨旭明的心情莫名的安定了一些。

    他拿起苹果和削皮刀,开始缓慢的削皮。

    同时口中轻声的喃呢着一个名字。

    李子……李子…李子……李

    这是杨旭明女友的名字,也是噩梦中出现的那个女鬼的真名。

    夜深人静的时分,他独自—人站在锁死的洗手间里,点燃蜡烛,对着镜子削苹果皮。

    哪怕什么都没有发生,这种诡异的气氛和环境,都足以形成巨大的压力压垮一个人的精神了。

    杨旭明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握着苹果的手也越来越僵硬。

    他的双眼,却死死的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厘米都不敢移开。

    昏暗的烛光中,镜中的他披红戴绿,像是古时候的那些新婚新郎。

    在中国的传统习俗里,红是喜庆的颜色,同是也是辟邪的颜色。戴绿,一般是指新娘头上戴的青柏。

    所以般来说,新郎是不需要戴绿的,戴绿的是新娘。

    《生死录》却要他穿红戴绿,意思是让他当新娘的角色吗?

    还是说….新娘来不了,让他帮新娘戴绿

    那么新娘会是谁呢?

    看着镜中的人影,杨旭明咽了咽口水,继续削皮。

    他的动作很缓慢,为了不中途削断,削的皮也很厚。

    随着他的喃喃低语,安静密封的洗手间里,似乎刮起了一阵冰冷的凉风。

    那静静摆放在洗手台上的两根蜡烛火苗颤了颤。

    接着,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杨旭明的耳边,听到了一种低沉的、沙沙的怪响。

    明明是安静无人的洗手间,那沙沙的怪响声却直接在他耳边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身后用指甲刮墙。

    同时,屋子里的气温变低了

    杨旭明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他似乎在一瞬间掉进了冰窖里,冷得想要打冷战。

    但是他不敢停下,依旧缓慢的削着手中的苹果皮,嘴唇蠕动着喃喃低语着同一个名字。

    李子……李子…李子……李子……,

    这个低沉的呼唤,在洗手间里轻轻的响起

    渐渐的,他身后的那种指甲刮墙的沙沙声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似有似无的回音。

    李子……李子……李子……李子

    昏暗的洗手间里,似乎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杨旭明的脸色,有些发白。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错觉,但他恍惚间的确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似乎在黑暗的角落里,有另一个人在悄悄的应和他。

    然而那个声音怎么听、都显得如此不怀好意

    杨旭明已经开始感觉寒冷了。

    穿着夏日单薄衣服的他,此时像是站在冬天的雪地里一般,凛冈刺骨。

    他握苹果和削皮刀的手,越来越僵硬。

    他的内心,涌出一种紧张的冲动——看一下身后?或许角落里真的躲着什么人?

    是小偷?还是提前躲在那里的强盗

    万一自己一直不回头的话,对方会不会走过来?

    镜子前昏暗的烛光,将杨旭明的脸色映得蜡黄。

    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镜子,死死的盯着镜子里那个披红戴绿的古怪人影。

    客厅里,突然传来了古怪的声音。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板上拖行,那种“刷——刷——刷”的声音,一顿顿的,莫名的有节奏感。

    紧接着,门外似乎传来了另一种低沉的声音。

    笃——鸽——笃

    那种沉闷的声音,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在外面啄洗手间的门

    啄?

    杨旭明想到了客厅里的那只鸡。

    那只已经被割断喉咙、流干了血,宛如破麻袋般被丢在地板上的鸡.….的尸体。

    杨旭明不敢停,继续削着手里的苹果。

    星然他的动作很慢,但是削苹果本来就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他已经削了一半了。

    门外的笃笃声,开始急切起来。

    原本还是啄下顿一下,如今却已经是一下接一下的疯狂响起。

    那密集的笃笃筜声,像是门外有一只发疯的啄木鸟疯狂用喙啄着洗手间的门板、想要进来。

    那力道如此之大,甚至就连反锁的门板都有些晃动了

    杨旭明不敢停留,继续盯着面前的镜子,动作僵硬而缓慢的削着苹果,口中喃喃低语着李子的名字。

    耳边那个不断应和他的诡异声音,开始靠近它了。

    似乎那个躲在角落里发出声音的人终于按捺不住,从阴暗角落里缓缓爬来.…

    洗手间的窗户,开始猛烈晃动。

    那个不断应和杨旭明的声音,变了。

    它不再是低低的呼唤李子的名字,而是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杨旭明…….杨旭明……杨旭明…….杨旭明.

    那诡异而恐怖的低语,在他身旁不断的响起,全都在呼唤着杨旭明的名字。

    每一声,都像是重重的落在杨旭明的心头,让他迫切的想要转过头去看看。

    但是手中的苹果、黯淡的烛光、还有那镜中诡异的身影,全都在提醒他同—个事情—不能回头!不能回头!不能回头

    杨旭明死死的咬着牙,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的声音、继续低声喊着李子的名字。

    他手中的苹果皮,已经削得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一瞬。

    然后,—阵凉冈拂过,镜子前的蜡烛火苗猛地抖动了一下,差点熄灭。

    门外的啄门声、耳边的呼唤声、外面疯狂拍打窗户的砰砰声……这些声音,全都消失了

    这些杂音一瞬间的远去,像是戛然而止的音符,消失得如此突兀,给人一种诡异的空荡感。

    杨旭明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两根蜡烛中间摆着的那碗鸡血,出现了异动

    原本静静盛放在碗中的鸡血,此时突然开始抖动

    那鲜艳刺眼的腥红表面,像是被人丟了石子进去的平静湖面,开始泛起了波纹。

    然后,鸡血的抖动频率越来越大

    明明洗手台和碗没有任何颤抖,但是那碗中的鸡血却像是被什么干扰了一般、剧烈的跳动着。

    诡异的是,这些不断跳动的鸡血竟然连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最后,在杨旭明难以置信的注视中

    滴、—滴、又一滴……这些腥红的鸡血,缓缓的飘了起来,汇成了—条腥红色的长长血线,开始向天花板飘去。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上面“吸引”它们。

    而杨旭明的头顶,传来了某种诡异的、似乎在吞咽什么东西的“咕噜″声。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液体滑过喉咙的声音

    杨旭明浑身僵硬。

    他的头顶有东西

    死亡的恐怖,紧紧的攥住了他的心脏。

    他从未感觉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心跳剧烈到似乎快要跳出胸膛了。

    但是他依旧不敢动。

    《生死录》上的文字警告,不断的提醒他——不能拾头!不能抬头!

    渐渐的,碗中的鸡血越来越少。

    当碗中的鸡血只剩下一半的时候,天花板上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那东西很多、很密,像是藤蔓一般全都掉了下来,全都掉在了杨旭明的背上、钻进了他后颈的衣服里

    细细碎碎的,有些痒

    是头发

    杨旭明差点想要大声尖叫着丟开手中的苹果向外狂奔。

    那些细细碎碎的头发,一根一根的钻进了他的衣服里。

    很快,他感觉自己的背上全都是头发了

    他衣服下的身体,已经被这些细密的头发全部缠住了

    但是镜子里的他却只是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颤抖着手指缓缓削着苹果,根本看不到仼何东西钻进了他的衣服里。

    没有头发,没有藤蔓,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镜中的他,只是僵硬的站着,脸色越来越…….红?

    杨旭明有些呆滞。

    因为他发现了镜中影像和外面不同的地方。

    杨旭明面前的那个碗里,那—滴_滴的鸡血明明是缓缓的飞上了天空。

    然而在镜子倒影出来的影像里,那碗里的鸡血却是_滴_滴的飞到了杨旭明的脸上,将他的脸-点点的涂抹成了恐怖的血红。

    在杨旭明惊恐的注视中,镜中人影脸上的最后_处皮肤被鸡血涂抹后,那整张脸都变成了诡异的血红。

    就在那刻,镜中那张血红的恐怖怪脸猛地看向了他。

    双方双目对视的瞬间,对方的嘴巴裂开,露出一个疯狂的狞笑。

    然后用力向杨旭明撞来

    轰

    一声巨晌,杨旭明的脑袋重重的砸在了镜面上。

    镜中人影向他撞来的瞬间,他的脑袋被某种无法反抗的力量压着、重重的砸向了他身前的镜子。

    咔嚓_声脆响,洗手间里的镜子被杨旭明的脑袋砸得四分五裂。

    而他手中的苹果皮,刚好削完了最后的一小段

    有些头晕眼花的向后倒退,杨旭明重重的坐在了地板上

    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脑袋,感觉眼前发黑、浑身发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十几秒过去后,血液似乎开始向身体的其他地方回流了,杨旭明才感觉到身体的四肢开始变暖。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发现洗手间里漆黑一片,那点在镜子前的两根蜡烛全都熄灭了。

    安静而漆黑的洗手间里,只能听到杨旭明自己那剧烈的心跳声

    砰——砰——砰

    宛如催命的鼓声。

    灯灭了?这有什么预兆吗?

    杨旭明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等了好几分钟,直到确认那些诡异的东西应该全都离开后,杨旭明这才咬牙按下了洗手间的灯开关。

    声脆响,白炽灯光照亮整个洗手间的瞬间,杨旭明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然后,他才睁开眼睛看清眼前这狼藉一片的景象。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