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女友全都是厉鬼 > 第48章 虫儿飞

女友全都是厉鬼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48章 虫儿飞

阴暗的人行道上,冷清无比。

    六盘水的街道两旁,种着许多茂密的枫叶树做行道树。

    这些枫叶树就算每年都会修剪枝干,但依旧长得很快。

    特别是夏天的这段时间,茂密葱郁的枫叶密密麻麻的,几乎挡住了人行道上方的天空。

    白天影响不大,但是一到夜晚,这茂密的树叶几乎遮住了路灯的灯光。

    整条长街两侧,人行道上都是黑漆漆的,显得莫名阴森。

    顾月娥不时的回头,却没有任何发现。

    这条路上的人不多,但也有稀稀拉拉的几个路人。

    只是那些路人都不是顾月娥要找的人。

    在这些影影绰绰的人影中,顾月娥并没有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影。

    难道说其实是自己的错觉?那个男人根本没有追上来?

    顾月娥迟疑了一下,然后突然奔跑了起来。

    鞋底踏在地板上发出的脚步声,在黑夜中响起,显得有些刺耳。

    路上的几个行人都好奇的看了这个中年妇女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奔跑。

    而顾月娥越跑,就越安心。

    因为她没有听到身后响起类似的奔跑脚步声,证明身后根本没有人追她。

    但是顾月娥不敢停,她继续跑。

    哪怕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了,就连胸口都开始有些疼了,她依旧没敢停下来。

    直到她跑到了酒店的员工宿舍楼下,她才扶着栏杆停下、急促的喘息着。

    虽然说是员工宿舍,但其实只是一小栋老式公寓楼。

    酒店在其中租下了两层给酒店的员工当宿舍。

    顾月娥住的那一间,在二楼。

    和她同一个寝室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

    只是顾月娥来的时候,那个女孩并不在,应该是去上夜班了。

    推开门,顾月娥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了这间公寓。

    房屋的装潢很旧,墙壁上的白漆甚至已经冒起了很多气泡和裂缝,天花板的角落里还有蛛网。

    作为她室友的那个年轻女孩虽然还算讲究卫生,但是顾月娥却从来不打扫房间。

    她宁愿躺在床上玩微信、在山歌群里听那些人唱山歌,也绝对不会去整理家务的。

    反正都有那个女孩打扫嘛……

    顾月娥关上门,反锁了,就直接走到自己的床边躺了下去。

    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

    “好累啊……”

    浑身酸痛的瘫在床上,顾月娥抱怨道,“那个男的是从哪儿跑出来的寡公啊……我又没钱,敲诈我也没用啊。”

    顾月娥心里有些怨恨。

    她已经三年多没去当湿魉婆了,那个男人竟然还找上门来找麻烦,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路数啊。

    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顾月娥也不去洗脚,就这样直接睡着了。

    她感觉自己很累,一闭上眼睛就很快睡着了。

    恍惚间,顾月娥似乎听到了小女孩的歌声。

    那种清脆悦耳的幼儿歌声,显得是那么的熟悉、好听……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这歌声,顾月娥似乎在哪儿听过。

    睡梦中,她的眼前似乎浮现了一栋红房子。

    在那栋红房子的门口,坐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女孩。

    姐姐正捧着一本书,教着妹妹唱歌。

    看到顾月娥出现,姐妹两人同时抬起头。

    姐姐的脸上,笑得很开心。

    “顾阿姨……”

    女孩白皙的皮肤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裂缝,人皮全都剥落了下来,。

    露出了下面那双流血的眼睛。

    “……你终于回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惊恐的尖叫声中,顾月娥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吓得浑身冷汗。

    白炽灯的灯光,照在顾月娥的身上,将她的脸色映得无比的苍白。

    她的耳边,回响着小女孩的歌声。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顾月娥猛地一怔,连忙看向了歌声传来的方向。

    却发现那只是室友的手机。

    房间里,那个和她同一个寝室的小姑娘正在洗手间里洗漱。

    她的手机里,正播放着这首儿歌。

    看到这一幕,顾月娥松了口气。

    果然只是一个噩梦……

    她这样想着,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顾月娥有些奇怪,“小杜,你今晚不是夜班吗?”

    洗手间里,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夜班?没有啊,夜班是明晚呢,顾姐你记错了吧?”

    紧接着又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听到活人的声音,顾月娥终于从刚才的噩梦惊吓中缓过神来。

    她说道,“你放的这是什么歌?听着多吓人。”

    洗手间里的女孩似乎愣了一下,“啊?这歌吓人?顾姐,这可是儿歌诶,多可爱,哪里吓人了?”

    “反正你以后别放这首歌就是了,阴森森的,吓得我都做噩梦了。”

    顾月娥说着,下了床去把女孩的手机音乐关了。

    然而她刚转身回到自己的床边,就愣住了。

    在她的床边,地板上放着一只红色的绣花鞋。

    这只绣花鞋和其他的那些鞋放在一起,似乎就是她的鞋。

    呆呆的看着这只突兀出现的绣花鞋,顾月娥咽了咽口水。

    “小……小杜!”

    顾月娥惊恐的喊道,“你看到我床边的这只绣花鞋了没?是谁把它拿到这里来的?”

    洗手间里,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诶?那只鞋果然是顾姐你的吗?我回来的时候,看到门口有只红色的鞋,就把它顺便拿进来了。”

    顾月娥惊恐的后退了一步,“你……你拿进来了为什么要放在我的床边?”

    洗手间的门帘,刷的被拉开了。

    叫小杜的女孩子冒出一个头,有些困惑。

    “放在你床边?没有啊,我拿进来了就随手丢在桌子上了,没有放在你床边啊。”

    顾月娥愣住了,“那是谁把它这只鞋放在我床边的?你回来后,寝室里还有别人来过吗?”

    小杜摇头,“没有诶……除了我,今晚就没人来过我们寝室了。这个点,大家都是上班或者睡觉了吧?”

    顾月娥看了看时间,晚上十点。

    不算晚,但也绝对不算早。

    但小杜却说她把鞋子拿进来后,这间屋子就没人进来过了。

    顾月娥的脸色,越来越白。

    没有人进来……那是谁移动了这双绣花鞋?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