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捡个相公是王爷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脚踹下榻!

捡个相公是王爷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一脚踹下榻!

第四百四十九章一脚踹下榻!

    张娅悔不当初,暗自埋怨姜渔的手段,也确实如同她所说,这次进宫她太冲动了,甚至半点不知道收敛,总以为依照她的美貌还有楚遇欠她父亲的一份恩情。就算她行事张扬跋扈一些,楚遇也不会怪罪的。

    而且来之前她的母亲还教导过,女子不要一板一眼,偶尔耍耍小脾气,还显得天真烂漫,是真性情。

    然而现在看来,哪里是什么真性情,哪里是什么天真烂漫,她的这份自以为是在楚遇眼中,就只有厌恶罢了!

    亏得进宫之前她还信誓旦旦的说着,一定能够将这个名不符其实的姜皇后给比下去,可眼下看来,民间那些流言全都是真,传闻之中帝后情深似海也是真……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张娅悔得肠子都青了,知道楚遇是真的动了怒,眼下便只能跪着,以各种卑微的姿态求饶呐喊让楚遇放过她,“皇上,皇上求求您了,家父对您真心相待,您又怎么忍心辜负于他,若是臣女做了什么错事,还请皇上万万原谅,就念在昔日的情分上饶过臣女这次吧!”

    张娅声泪俱下。

    然而楚遇的脸庞仍旧冷的像冰块。

    寻不到丝毫的温度。

    哪里还有刚刚在面对姜渔时,含着几分笑意将她扶起来的温柔。

    在对其他女子时,楚遇从来都是一块石头,没有温度没有感情也没有……心。

    “情分?”

    楚遇又重复了这两个字。

    就在张娅蔓满眼期待想着是不是还能挽回的时候,只见楚遇笑得更加冷漠:“哪里来的情分?昔日的情分,不早就已经消耗干净了?”

    说完楚遇转身就走人。

    这代表着他刚刚说过的话不会收回。

    关于昔日的情分,楚遇一直都记在心中,从来没有忘记过半分,所以才会让这张太傅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

    因为有他的整体只眼闭一只眼,张太傅近日来犯下的错事儿也不少,甚至因为楚遇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越发的有些过份。

    如果说这些楚遇都还可以忍,那么现在,张太傅选择了违背他的意愿将女儿送进宫,这般姿态就是想要他将张娅收进后宫。

    那么这一点,楚遇不能忍。

    尤其这个张娅实在是目中无人,面对皇后也如此这般的大不敬,这点惩罚,他觉得已经很轻很轻了。

    至于往日的情分……

    早就已经在之前的一次次纵容中消失殆尽,现在来跟他继续谈往日?难道不觉得可笑么、

    楚遇离开之后,张娅哭得差点没有晕死过去。

    她虽然为人嚣张跋扈了些,却也知道一些人情冷暖,若是这次她的父亲连这个太傅都做不成,背地里不知道多少要戳着她的脊梁骨去骂,去嘲讽。就像曾经她看不起别人,嘲讽别人一样。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不论别人是否痛得快要死了,总之外人永远只是冷眼旁观,感受不到半点。

    然而当哪一日,这件不好的事情终于落到自己头上时,对于其中的无奈心酸还有懊悔痛苦,才会有一个淋漓尽致的感受和理解。

    至少眼下的张娅终于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曾经她这么对别人时,那人的心情。

    这滋味儿,是真的不好受啊。

    然而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眼下的局面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怪不得别人,更没办法埋怨任何一个人。

    而另外一边的姜渔在回到自己的寝殿之后,心中那股子莫名其妙泛起来的火气还是没有消下去,尤其一想到那个张娅左一个皇上哥哥,又一个皇上哥哥时,姜渔就觉得气闷。

    得亏楚遇没有直接将她收进后宫,要不然的话,张娅又何止这般的嚣张?

    三彩给姜渔倒了杯花茶,说道:“娘娘,先喝口茶败败火,总之您要相信皇上,皇上并非是那种肤浅的人,那个张娅啊,肯定是讨不到好的……”

    不得不说,三彩的每一句都说在了姜渔的心坎上。

    她介意什么,三彩就解释了什么。

    姜渔也当真拿起那杯花茶喝了一口,清香入喉,连带着一直以来有些开始暴躁的火气也被压下了不少。

    姜渔本身就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一般的小事情对她而言只是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真要说什么为此难过或者上心忧虑,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只是这回……

    她也是难得的有几分失态。

    如今三彩开解,自己回过神来,也慢慢梳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想通之后,姜渔心中也好受了许多。

    人最怕的就是钻进了死胡同,别人喊,喊不出来。而自己想出来,却又找不到口。

    姜渔一直觉得自己就是这种容易钻死胡同的人。

    良久后,她笑了笑,站起了身:“我睡一会儿,你们先退下去吧。”

    姜渔的话说完,一众宫女们犹豫片刻,最终也只能点点头,躬身退了出去。

    姜渔和衣而卧,倒在了床榻上,就连鞋子也没有脱,只是想要这么靠一会儿而已。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姜渔迷迷糊糊倒也睡着了,只是睡着睡着,突然感觉有人在轻轻的抱着自己。

    姜渔猛地睁开眼睛,惊醒了过来,一抬头却发现,面前轻轻抱着她,想要将她抱到床榻里面的人,正是楚遇。

    “醒了?哪里不舒服?我让人宣太医。”

    楚遇看着姜渔,还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额头,似乎是想要用手背试试温度,看看有没有发热一类的。

    说实在的,任何一个男人,可能都少有这份耐心和细心,尤其这个男人的身份还不一般。

    姜渔偏过头去,原本想要释怀的,但越想越憋屈,还是避开了楚遇伸过来的手,自己挪动着往里头躺着,背对着楚遇,显然是不想要搭理他。

    “我家皇后这是吃醋了还是生气了?”

    楚遇却轻轻笑着也跟着爬上床榻,正想要吻一吻姜渔的脸颊,哪知姜渔二话不说,一脚就朝着他踹了过去。

    “见你的美人去!”

    纯良无害的姑娘突然一下发飙,力气出奇的大,楚遇猝不及防之下,当真就哐的一声摔下了床榻……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