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我要做阎罗 > 第47章:曹有道

我要做阎罗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47章:曹有道

哪怕秦夜成为鬼差已经有一段时间,现在也有些懵了。

    正中央的舞池上,三位穿着古典仕女装的女子,正在跳着极其挑逗的舞蹈,苍白的手从长裙的开叉处蔓藤一样没入酥胸,水蛇一样的腰堪可一握。如果不是灵体的存在,秦夜也不能不说一声:跳得妩媚。

    随着妖娆舞蹈的是冲击心脏的鼓点,还有如潮尖叫。天地银行的冥钞不要钱一样漫天飞舞。隔间里,一些开了灵智的鬼物正如同人类一般交谈着什么。兔女郎托着托盘酒杯,装着包装极其精美的酒。全场都随着沙漠骆驼的歌声情不自禁点头抖脚。

    真的,只要不在意他们的虚与实,颜色有与无,这里和秦夜所去过的所有夜店都一模一样。

    “我跨上沙漠之舟,背上烟斗沙漏,手里还握着一壶烈酒!”

    “漫长古道悠悠,说不尽喜怒哀愁,只有那骆驼奔忙依旧……”歌声渐低,嗨爆全场的气氛终于舒缓了一下,有几个学生模样的鬼物从台上跳下来,换上去了几个穿着西装,带着小皮帽的舞者。

    下一刻,刚刚舒缓的气氛随着副歌的来临瞬间点燃,舞台上,披着苍白长发,穿着极其前卫的乐队轰然奏响。四周白色的干冰嗤拉一声冲成云烟雾海,数不尽的鬼手举在半空,声嘶力竭地和乐队嘶吼着。

    “白天黑夜交错,如此妖娆婀娜,蹉跎着岁月又蹉跎了自我,前方迷途太多……”

    秦夜足足愣了一分钟才缓过神来。

    这尼玛……也太与时俱进了吧?

    不是……这确实是会所啊,没有错啊,这张卡片给得毫无问题啊。但是你真的不觉得和之前的邀请模式有些不一样吗?显卡都不同好吧!

    “帅哥。”就在此刻,一片冰凉的的触感出现在秦夜下腹,他愕然看着一位瓜子脸,活着的时候容貌绝对在八分以上的女鬼,手已经盖在了他不可名状的部位,食指轻轻在裤缝上勾勒着形状,微笑道:“第一次来?挺俊嘛,借的谁的尸体?刚死不久吧?这么俊死了可惜了呀……”

    这尼玛……

    秦夜很想挥手一刀了解对方,请把你的手暖了在来好吗?

    他冷冷看着对方,对方的表情从微笑,到僵硬,到瑟瑟发抖,到最后猛然张开嘴,正要尖叫,不过三秒。

    “活……唔……活……呜呜!!”还不等他叫出来,一只苍白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女子四肢乱蹬,眼睛瞪得溜圆,手戟指秦夜,活人两个字硬是没有惊呼出声。

    “女士,这是主人的贵客。”捂住她嘴的,是一只纸扎人。和之前请人的不同,这只纸扎人穿着画得极其简陋的黑西装,画着可笑的偏分头,明显画师技术不过关,五官的比例都不太对。在灯光的斑斓下,只让人感觉心里发毛。

    肉眼可见,女鬼在纸扎人的手中化为道道青白阴气消散。周围的人见若未见。纸扎人恭敬地鞠了一躬:“大人,请随我来,主人有请。”

    秦夜点了点头,阴灵看到纸扎人自动让开一条路,走到喧哗的角落,他这才发现,上面还有一层。

    从旋转的楼梯走上去,一层尽收眼底。就在舞池的背后,有一个两米大的坑。之前灯光太妖没有看到。而这个坑里……四条银色的锁链没入其中,一道道纯粹至极的阴气,正如同烟云一样缭绕上来。

    “这是……”秦夜目光动了动,强压住波动的心绪。手心刹那一层冷汗!

    太熟悉了……

    纯正,浑厚。这种阴气……是阎罗印碎片!

    就在此刻!

    咚……

    一声沉闷,如同钟鸣,坑下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动了动。下一秒,如同洪水一样的阴气海啸一样冲入全场,地府最精纯的阴气滋润下,全场的气氛瞬间达到了最高点!鬼叫声此起彼伏!

    百鬼喧哗中,秦夜胸口的阎罗印碎片仿佛突然有了生命,心脏一样咚咚咚地跳了起来。与此同时,二楼的房间中,一股强大的阴气轰然炸裂,带着一种不敢相信的疑惑,瞬间定到了他的身上。

    刷啦啦!!秦夜的衣服猛然荡起,轻轻落下。

    这一瞬间,如同风暴瞬间张开,而他正站在暴风眼的中心。

    “这是……拘魂?”

    他距离房门还有五六米。

    脚,却生根一样,再也迈不动。

    根本没有想到,居然有地府一尊至宝的碎片!而这位仅存的阴差,宝安市的坐头龙,阴气竟然和人偶师不相上下!赫然是拘魂等级!

    退?

    不可能的,对方的目光已经锁定了他。他只要敢走,全场鬼物都会随着这位坐头龙的一声令下,将这个地下负六层围地水泼不入。

    进?

    在一位拘魂等级的老阴差目光下……一旦两枚碎片再次呼应,当场翻脸死路一条!

    “道友,为何还不上来?”还不等他多想,一个声音突兀响起耳边:“难道……你连昔日同事的面都不想见一见么?”

    该死……

    进退维谷,秦夜暗暗握了握拳头,手心已经一片冰凉。抬脚朝着二楼走去。

    推开房门,里面是一个装修非常现代化的房间。

    这是一个露台一样的空间,三面都是钢化玻璃。两张沙发靠窗而放,中央一张欧式长桌。头顶的大型水晶吊灯闪耀着光辉,靠墙的一面上,挂着一张临摹的蒙娜丽莎。

    墙角放着一个相当精致的柜子,上面摆满了书,下面锁得严严实实。一个背影,只能看到一只放在沙发上的手,带着三枚精巧的戒指。

    深呼吸了一口,秦夜强压住纷乱的心绪,走到沙发旁抱拳一躬:“下差鬼差秦夜,见过拘魂上官。”

    没有回答。

    数秒后,才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你知道吗。”

    “在我刚捕捉到你阴气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

    “地府那样的大变中,竟然还有阴差能活下来。简直比一千零一夜更加奇幻。”

    沙……沙发自动转了过来。整个宝安市阴司龙头,终于映入秦夜的眼帘。

    这是一个中年人。

    他的左手端着一杯红色的液体,精神非常饱满,穿着笔挺的西服,雪白的衬衣,藏蓝色的领带。铮亮的皮鞋。

    漆黑的头发,国字脸,属于路上看到绝不会记得的类型。长相普通至极。

    如果不是对方七窍中时不时泛起的漆黑阴气,秦夜都要以为对方是一位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

    而不是阴差。

    他坐了下来,对方的沙发也转了过来。直视着他的眼睛,数秒后才微微一笑:“我很高兴。”

    “真的。”

    “在这个地府破灭的世界,居然还能看到昔日同事。没有比这更令人愉快的事情了。”

    他站了起来,走到书柜旁,拉开下面的抽屉,里面赫然是一层冰柜:“喝点什么?”

    “你能叫的上来的名酒品牌,这里几乎都有。从第二名的SMIRNOFF皇冠伏特加,到MOET CHANDON酩悦香槟,MARTELL马爹利。或许你想尝点别的?我的调酒技术很不错。”

    “不用了,谢谢。”秦夜说不出的违和,对方的英语口语相当之好,怎么看,怎么不像阴差。

    “你丧失了人生的一大乐趣。”男子拿过来两个瓶子,在自己杯子里勾兑起来。金色的酒液带着浓郁的芳香落入杯中,丝绸一样荡漾。他缓缓道:“本官曹有道。两百年前开始,镇守西鹤村。正好百年任期满,达到拘魂等级上调固县。调令都还没下来,地府没了。”

    两种酒液混为一种淡金色的液体,他轻轻闻了闻,惬意地眯起眼睛,推到秦夜面前:“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本官干脆直接到了宝安市。花费数十年打下这片江山。道友,你觉得如何?”

    他双手张开,面带微笑,背后就是疯狂的舞池,漫天飞舞的冥钞。仿佛极有成就感。

    秦夜没有喝那杯酒,笑道:“和我想的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曹有道往前探了探身子:“是说装修风格?还是本官的个人特色?新丁……一百位阴差,一百位喜好,并不是你想象中,每个人都古板地穿着阴差服,每天夜里游荡在街上。”

    他打开雪茄盒,里面放着五根排列整整齐齐,身上缠着一根蓝色丝带的雪茄。他拿起剪子说道:“比如我,就喜欢接受新生事物。不得不说,世界正变得越来越方便,越来越美好。我是越来越佩服人类这种生物了。要吗?”

    秦夜仍然摇了摇头。

    咔擦……曹有道有序地剪着雪茄,淡淡道:“所以,只有接受新生事物,才能与时俱进。”

    “就像你我,必须得接受地府破灭这种传说中的故事。接受它,然后在其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活法。比如……像我这样。”

    啪嗒……姿宝打火机划出一道火红的痕迹,房间里弥漫起樱桃的雪茄味。淡薄的青烟中,曹有道隔着烟雾眯着眼睛看向秦夜:“像我一样……享受这个世界,支配这个世界。”

    他深吸了一口雪茄,烟头明灭不定:“这是一种尝试,现在,我诚挚地邀请你和我一起进行这种探索。从你点头开始,整个宝安市,除了我,你就是主宰。”

    秦夜端起杯子晃了晃,掩盖住自己波动的目光,低声道:“政府呢?”

    曹有道笑了:“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我们的世界,活人怎么能懂?”

    “新丁,整个世界上,只有你我,才能懂彼此。我们……就是地府!”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