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我要做阎罗 > 第452章:密折

我要做阎罗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452章:密折

她的态度无比凝重,秦夜也收敛了笑容。双眼瞬间化为纯黑,一眼看去,眼睛倏然睁大,紧接着瞳孔猛地一痛,一把摁住眼睛蹲了下来。

    “秦大人!”杨延昭立刻挡在秦夜之前,手中阴气汇聚,化为一杆长枪,死死盯着四周。

    “没事……”数秒后,秦夜咬牙切齿的声音才传来。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颜色,然而阴气止不住地喷薄而出。阿尔萨斯幽幽道:“看到了什么?”

    秦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脏还在咚咚狂跳。就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磅礴如山的身影!

    无比高大,无比雄伟,仿佛他就是天,他就是地,他就是宇宙的中心!

    非人。

    他曾经看到过十殿阎罗之一,宋帝王的虚影,然而……这道影子,比宋帝王还可怕!

    那是质的不同,如果说,宋帝王是长江,那么这个影子就是大海。他曾经起码能看清楚宋帝王的背影,但这个影子……他根本看不清!

    太可怕了……他闭上眼睛,手放在狂跳的胸口上,许久才开口,刚一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沙哑得厉害。清了好几次才回复,心有余悸地说道:“他是谁。”

    “第二任阎罗王。”然而,回答他的并非阿尔萨斯,而是杨延昭。

    手中的枪再次化为阴气,他看向卷轴的目光已经带上了崇敬……不,甚至是狂热!

    “这是密折。”不等秦夜发问,他自觉说了下去:“第二任阎罗王的暗卫——天道才能递交的密折。只知道有这个组织,却没有任何阴灵见过他们。名字也不知道,但是……在第二任阎罗王偶然几次上朝中,都有密折的出现,而且出现均为大事!”

    “等等。”秦夜竖起了手:“偶然上朝?”

    “是……”杨延昭苦笑道:“第二任阎罗王非常厌恶上朝,他也不是正常接任的阎罗王,而是被第一任阎罗王坑了一把,不得不答应对方接任阎罗王——这件事不是谣传,因为……”

    他干咳了一声:“第二任阎罗王每一次谈起第一任阎罗王,必定怒骂十分钟……”

    智商是硬伤啊……秦夜撇了撇嘴,你说你都修为通天了,还被第一任坑?明显只长肌肉不长脑子……咦?等等……我好像被第二任阎罗王坑了一把……莫非这是地府阎罗王的优良传统?不……再等等!这么按照食物链下来……我特么在最底层啊!

    想通了这一点的秦狗蛋瞬间闭了嘴。但是他马上想到了别的事。

    所以,之前第一眼看到卷轴的诡异感能解释的通了……卷轴很普通,不普通的……是上面第二任阎罗王的批复!

    恐怕只有“已阅”或者“照批”二字,但就是这两个字,都让自己产生了那种沧海一粟的感觉……难怪,难怪狂妄地在地藏升天后,打遍大小冥府,难怪不把天道放在眼中,暗卫的名字都敢叫天道……我尼古拉斯狗蛋服了。

    “原来是第二任阎罗王的密折……”他感慨地说了一句,然而还没说完,他目光倏然一闪,猛然转头看向阿尔萨斯和杨延昭:“这份密折……为什么在这里?”

    “放上去的呗……”阿尔萨斯毫无形象地玩着头发,话音未落,

    她也瞬间抬头,死死盯着密折。杨延昭也是如此。

    瞬间死寂。

    是啊……为什么在这里?

    “阿落刹娑大人……”死寂之中,杨延昭直勾勾看着密折,忽然开口了:“密折……不会外流吧?”

    阿尔萨斯同样肃然,摇了摇头:“绝不会……所有密折阅后即焚,只单点传输于第二任阎罗王和天道之间。从未听过有密折外泄。”

    “那就只有一个答案。”秦夜缓缓踱步,冷冷道:“儒家偷了这份密折。”

    没人开口。

    更没人反驳。

    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两位前地府元老,都知道……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秦夜继续说道:“甚至还可以继续发散思维,儒家不愧是地府最顶尖的势力,但听你们说第二任阎罗王如此之牛逼,他们肯定不敢在对方手里偷。你们刚才又说,密折只能点对点传输,也就是说,第二任阎罗王批复以后,还要回到暗卫天道手中……”

    杨延昭倒抽一口凉气,不敢相信地说:“儒家……找到了暗卫所在?”

    从未被人知道的第二任阎罗王暗卫,居然被儒家找了出来!?

    这是何等通天手段!

    “不止找了出来,恐怕……”秦夜嘿地冷笑了一声,没说完,下面的话不言自明。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们想,第二任阎罗王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地藏成佛?”他走了过去,手轻轻拂过密折:“这份密折哪怕不是导火/索,也绝对是引线之一!”

    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地府当时已经何等糜烂。

    皇帝的密折,居然到了一个家族手中!

    任何一个朝代出现这种情况,就已经等着衰亡了。

    “真是可怕……”许久,阿尔萨斯才轻叹一声:“本宫距离儒家的地位相差十万八千里,只听说这些顶尖家族强得令人发指,没想到底蕴如此深厚……”

    “想什么呢?”秦夜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你们没想到这下面隐藏的东西吗?”

    “密折为什么在这里?儒家的力量是一方面,但为什么会在孔末手上!”

    一句话,如同旱地惊雷,杨延昭和阿尔萨斯都是一震,随后豁然开朗。

    “孔末是儒家特别派出来的人?”阿尔萨斯目光闪烁,立刻说道:“对了……所以,他才有这么多秘宝……是啊!在离镜宫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想到,若非儒家给出,孔末怎么能拿得到这种阴器?”

    杨延昭也醒悟过来:“不仅如此,在矿坑里挖出三十个宝库,一介囚犯绝不可能积累如此之多。必定是有儒家在后方援手!”

    “儒家想通过孔末做些什么,让他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若非如此,密折也不可能在这里!”

    秦夜若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论脑洞,我秦某人还没怕过谁!

    他想到了奇怪的地方。

    有一个可能。

    一个很可怕的可能……虽然很荒诞,但……秦夜却不愿放开这个想法。

    那就是:孔末最终是被放逐到了幽冥界,显然就是因为这份密折。

    但很快,地府就崩溃了。说白了,第二任阎罗王大怒,恰好地藏成佛,机会使然,让这个依附在阴间的庞然大物——儒家,随着地府一起灰飞烟灭。

    恐怕谁也没想到。

    能让第二任阎罗王大怒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这件事情被儒家截胡了,这才让第二任阎罗王意识到,地府不破不立。那么……可想而知,这件事情有多么重要,重要到……或许可能成为了地府大破灭的开端?

    而这件事情,就记录在面前的卷轴上?

    当然,这只是脑洞,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时间线和各种线索恰好能对的上而已……秦夜不再想这个可能,而是伸上前,一把抓住了密折。

    不管如何,这里面记录的事情都无比重要,已经彻底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当!

    然而,就在刚抓住准备打开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从密折上传来,震得秦夜手都在发麻。

    “封印?”阿尔萨斯双眼化出两个诡异的青色文字,仔细看了几眼才点头道:“幸好……不是第二任阎罗王的封印,而是儒家自己加上去的。虽然麻烦,但也不是不能打开。”

    “你能打开?”秦夜疑惑的看着阿尔萨斯,不是不相信对方,而是……儒家现在表现出的诡异,根本不是阿尔萨斯能接触到的层次。

    “不能。”阿尔萨斯回答的理所当然。

    那你装个屁?!

    秦夜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在阿尔萨斯脸上,简称颜/射。不过还不等他付诸行动,阿尔萨斯就淡淡道:“但是谛听大人可以。”

    “论起对阴符的了解,整个地府除了地藏就数它老人家了。”

    秦夜将一口老血咽下去,现在他也对这份卷轴好奇到不行。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让儒家放出孔末这个棋子,做了如此多的烟雾弹,而且不惜托付给对方离镜宫?

    虽然他明白,这些的源头恐怕都随着地府消失烟消云散。但……

    人没点好奇还不如做咸鱼!

    秦.绝不咸鱼.夜点了点头,这一次没有试图打开,而是直接将密折拿了下来,抛给了阿尔萨斯。

    就在密折刚拿起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密折之下,还有东西!

    那是一个黑球。

    一个镶嵌在石台上的黑球,几乎和阴灵石融为一体,被密折挡在下面。如果不拿起密折,绝对看不到它的存在。

    大约只有拇指大小,秦夜看到的一瞬间,耳边忽然想起无数冤魂的尖叫,仿佛沉溺于无边苦海。下一秒,那颗珠子忽然爆射而起,笔直飞出了洞外!

    “这是……万灵香火珠?”阿尔萨斯愣了愣,立刻抓起秦夜冲出洞外。

    刷!一道黑光,那颗珠子瞬间冲入下方阴云之中。

    静。

    无比的安静。

    就在珠子落入的瞬间,仿佛吞噬了这方天地一切声音,安静到诡异。仿佛说一句话,四面八方就会响起无数回声。

    “运气不错啊……”阿尔萨斯贪婪地看着坑底翻涌的云雾:“真没想到……孔末还真的藏着一手!”

    “小伙子,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战利品!”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