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我要做阎罗 > 第481章:第十七天

我要做阎罗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481章:第十七天

就在此刻,一声当的钟声忽然响起。突兀的声音,让这片空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有一声,悠扬而空灵。

    这是秦王宫的时钟,代表又过了一天。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仿佛让身影安静了下来。许久,他才将无影往地面一丢。没有再开口。

    他不说话,不代表无影也不说。他飞快地恭敬趴在地上,浑身颤抖,声音都在发飘:“对方说……想和您见一面……没有说原因。我发誓他就说了这一句话!其他什么也没透露!”

    身影微微皱了皱眉,他本来想的是搜魂,但是这一声钟声,却让他诡异地放下了杀心。

    一片死寂。

    他看了看地面上颤抖的无影,再看了看空中悬浮的鳞片。浑身阴气不时炸开,又立刻收拢,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沙哑道:“转告他。”

    “让他来沧澜市幽冥界,我亲自迎接。”

    …………………………………………………………

    沙……幽冥界,谛听目光凝重地看着命运。

    此刻,刚过阳间的一天,而命运再次毫无预兆地动了起来。

    第一个名字:秦侩!

    “修罗道主……”谛听目光微眯,命运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停顿。修罗道主就算没有命运也必定会和秦夜有联系,但是它实在想不出来,怎么会在十八天后?有什么结局?

    它也仿佛明白了那位大人的话,命运……从来不止一马平川,还有无数隐藏的危险。没有人知道,命运接下来会书写出谁的名字。

    而且,秦侩的名字没有写完。

    这表示……还有后续。

    所有后续,都会在这十八天里完美上演,就像一幕顶尖的舞台剧,毫无人为操纵的痕迹。然后,在最后一天……轰,落下帷幕。

    就在它思维翻涌的时候,命运再次动了起来。

    刷拉拉……李贞淑!

    黑夜叉,鸦天狗!

    “黑夜叉……鸦天狗?”谛听愕然地看着这两个名字,许久才眯起了眼睛:“他们来到华国了?好大的胆子!是怎么通过的九州正神结界?可惜……现在我的状态只能勉强发出一击,还不能确保位置。根本不可能穿透两界迷雾,俯瞰阳间……不过……”

    它的兽脸拟人化地皱起,那么……这危险到底来自于哪里?

    道主?

    两位日本厉鬼?

    “这可不是普通的厉鬼啊……堪称神之兄妹,虽然碍于日本国土太小,只能达到判官高阶,又被伊邪那美占据了最高的死神位置。无法寸进,但……这可是两位能切实引起百鬼夜行的最强判官……哪怕在华国,实力也应该在前五十……不,判官排行前二十之内。”

    他们绝对有能力威胁到现在的阎罗王。

    看看秦侩,再看看这两个名字,他一时间竟无法下决定。

    ……………………………………………………

    “这是什么?”纤细的手指指向玻璃展柜,一位穿着黑色马甲白衬衣的男导游立刻微笑着开口:“这是一批商代的古迹,您看,这是极为难得一见的虎尊,这是龙尊,而华国历史上,只有一只龙虎尊。虽然

    这并不是龙虎尊,而是独立的龙和虎,价值也难以估计。据调查……”

    “不是这个。”手指缩了回来,它的主人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带着墨镜,仿佛随时都不想让自己的面容暴露在外界的视野中。

    真正美丽的女人,不仅仅是外表,衣着搭配,浑身的气质,三者混合起来,已经不能叫做美丽,而应该叫——尤物。

    这个女子显然是这样的人。

    哪怕带着墨镜,都可以猜测她下方的一汪秋水,和完美的面部达成了一幅何等美丽的图画。再加上那低调中潜藏奢华的衣着,白色带蕾丝花边的衣领,以及开口蕾丝花的半截袖,一条普通齐膝裙,两点古色古香,坠着流苏的红宝石耳坠,让她看起来就仿佛太阳一般明亮。

    展览馆中没有一个人,除了她,和她身后七位保镖。还有左右手牵着的两位孩子,大概七八岁大。

    导游根本不敢多看,今天,为了这位女子要来参观沧澜市博物馆,博物馆竟然闭馆一天!这在博物馆搬迁的十多年历史上都极其罕见,他根本不敢猜测对方的身份,只知道对方叫“李小姐。”身份异常高贵。

    此刻,这位李小姐正指着一块石碑。

    石碑非常古老,几乎已经沙化,这种身份的人来参观,绝不会也不敢展出赝品。这里的一切都是真迹。导游看了一眼,微笑道:“这是当初随龙尊虎尊一起出土的文物,据推测是祭祀中用到。这是阎罗王的石碑,关于阎罗王的浮雕——如这幅一样的全身浮雕,整个华国都只有三块。”

    李小姐垂下了手,猛然,指尖触电一样抖了起来。随后很快恢复,她点了点头,微笑着转身:“真是大开眼界啊……原来阎罗王叫秦夜吗?”

    导游恭敬地笑着颔首,但下一秒就顿住了。

    “秦夜?”导游愕然道:“不是啊……阎罗王无名,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正在远去的女子忽然停住了,缓缓转过身:“无名?”

    “是啊。”导游惊讶地看向石碑:“这块石碑上也没有阎罗王的名……啊?!”

    作为博物馆精挑细选的导游,他几乎不会出问题。然而此刻,却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

    石碑大约两米高,刻绘的是一位穿着长袍的年轻男子,面容栩栩如生。然而不知何时……这个男子的身侧,竟然出现了五个不算小的字。

    阎罗王秦夜。

    这怎么可能?!

    什么时候出现的?

    不……这是真品啊!我们从未看到过这上面有字啊!这字到底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在此刻,四面八方景色猛然轻轻震动了一下,整个博物馆仿佛蒙上了一层黑纱,所有保镖,以及导游呆了呆,随后咚咚咚倒了下去。

    “李贞淑……你是不是忘记我们的警告了?”左侧的男孩动都没动,整个人诡异地转了过来,周围无数阴气疯狂汇聚到他的毛孔中,瞬间,白狗一般的黑夜叉轰然从阴气中站起,衣袂飞扬,毛发狂舞,张开满是利齿的嘴,猩红的舌头舔着毛绒绒的嘴唇。

    “给你的警告……呼……你好像不太愿意听啊……”右侧的男孩猛然抬起头,人皮迅速撕裂,下方浑身赤红的鸦天狗淌着涎水冲破阴云,抓住李贞淑的手。就在那里,一根漆黑的

    钉子不知何时钉了进去。却没有丝毫血迹。

    正是因为这根钉子,她刚才的手才抖了抖。

    “你是在向华国地府求援?”黑夜叉死死盯着李贞淑。对方淡淡笑了笑:“我不会做蠢事。只不过好奇而已?”

    嗡!声音未落,鸦天狗丑陋狰狞的头颅猛然出现在她眼前,神色扭曲:“好奇?”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李贞淑毫不为所动地推开这颗头颅,手指轻轻在展柜上划过:“我对华国文化非常了解,阎罗王从来没有名字。而如今……这块石碑上竟然出现了阎罗王的名讳?”

    “为尊者讳……这是华国封建时代的特色,绝不会直呼尊者名字。而是采用代称,你们谁听说过直呼皇帝的姓名?而且,看导游的态度,这个名字之前还没有出现。”

    鸦天狗眯起独眼:“石碑……呼……假的?”

    “真的。”黑夜叉不知何时走到了展柜前,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看着石碑:“我能感觉到上面古老的气息,而且……还有一种根本不能抗拒的阴气。如果我们要触碰它,恐怕瞬间就会重伤。以李小姐的身份,以三星在沧澜市的投资,他们不至于拿出假东西来。”

    “呼……那是?”

    沉默。

    数秒后,黑夜叉磨着牙道:“改朝换代。”

    “新的阎罗王即将出现……不,是已经出现,正在……昭告天下!”

    他说出这句话的神色无比凝重。

    这绝非小事,对于华国这种顶尖地府,改朝换代就改朝换代,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华国的改朝换代,对周围小国,绝对是惊天波澜!

    新的阎罗王是怎样的?

    鹰派还是鸽派?

    会不会对周围大肆兴兵?他的政治主张是什么?他对全球局势有什么看法?

    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就像阳间美国总统即将更替一样,注定引起全球目光。

    “或许……我可以明白,华国为什么看不到阴差了。”黑夜叉目光闪烁的缩回爪子,嘶哑道。

    李贞淑在两鬼身后,眼帘微垂,忽然道:“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们不打算仔细看一看?”

    “不敢。”黑夜叉平静地转过身,双手拢在袖中:“这可是顶尖地府之一的朝代更迭,岂是我等可以窥探?天朝上国王朝更替,能做主的只有他们自己。我们但凡看了一眼,等待的就是魂飞魄散。”

    “也未必。”李贞淑指尖从一个个展柜上划过,淡淡道:“中元节就快到了,鬼门关大开。如果真的是改朝换代,阴间三大鬼节,必定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比如阴差对阴灵的态度,比如这些阴灵的去处,都能在鬼门关前看到一些。如果……能逮到一位阴差,哪怕没有找到织田信长,恐怕伊邪那美也不吝赏赐吧?”

    话音未落,一只长满白毛的爪子猛然捏住了李贞淑的脖子。没有丝毫怜香惜玉。顿时,她美丽的脸庞憋得通红。

    “你在诱导我们……让我们送到华国阴差大军面前?”黑夜叉的狗脸慢慢贴近,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透出来:“别有太多小心思……李贞淑……你才活了几百年?”

    “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