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210 真是欠揍!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扫码二维码阅读

210 真是欠揍!

许久之后,手心里预料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耳畔却传来了苏砚的一声轻微的叹息声。

    “爹,您怎么了?”苏倾城疑惑地睁开眼睛,对上的是苏砚激动含泪的双眼。

    “城儿,爹是高兴……爹爹还以为,耽误了你这么些年,却没料到……爹的城儿竟是一颗蒙尘的明珠……”苏砚笑中含泪,“城儿,你可知这么些年,爹爹每每想起你在那穷乡僻壤的清心庵,爹就……”

    苏砚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素锦接过了话头。

    她看了苏砚一眼:“相爷,您可知道,其实这么些年以来,奴婢心里是嫉恨您的。”

    苏砚点点头:“我自然知道,当年我得知阿落有了孩子,激动得欣喜若狂,可是后来却无意中知道了阿落中毒的事情,她总是这样,所有的苦都自己担着,从不与我说……”

    “夫人当初,就是料定,若是您知道她中毒的事情,必然不会留下这个孩子,所以才选择不告诉您的。”

    素锦也红了眼,“您那时还跟夫人置气,整整一个多月都不来梨苑,次月,便传来了韩氏有孕的消息,相爷,您知道夫人心里的苦吗?”

    “我怎么舍得一个月不进梨苑呢……那时朝中事务繁忙,我每天晚上都会在梨苑外面驻足半夜,至于云珠……

    那晚我鬼使神差地喝了点酒,恍惚间看到了阿落,便追了过去,可是第二天一早,却发现自己身在倚兰苑……”

    苏砚闭紧了双眼,抿紧了嘴唇,说话的声音恍若呢喃。

    苏倾城眼尖地发现,有两行细小的泪流顺着苏砚白皙的脸颊缓缓流下,一直流到了他下巴的胡须上面。

    听着素锦和苏砚二人的话,苏倾城很识趣地没有插嘴。

    “相爷,您之所以会讨厌小姐,是因为夫人执意要留下她,而因此害了夫人的性命吧。”素锦擦了擦脸上的泪说道,

    “可是您可知夫人是如何跟奴婢说的?她说,就算她不留下孩子,也难捡回一条命,而若是留下孩子……将来她不在了,也会有人代替她,好好陪着相爷您……”

    “别说了!”苏砚哽咽着打断了素锦的话,“别说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抬起的手掌微微发抖。

    “小姐,您也别怪相爷。”素锦又转头对着苏倾城说道,“当初相爷将您送进清心庵,其实也是不得已的做法,

    小姐出生在农历七月十五的鬼节,又是带着胎记出生,恰好那一年的东禹,北方大旱,南方瘟疫,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小姐又被钦天监测算出来,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说只有小姐死,才可以救东禹于水火……”

    素锦看了一眼苏倾城逐渐冷下来的脸,又说:“这种说法不知被谁传了出去,闹得整个郯城人心惶惶,皇上无法,便下了一道圣旨到相府,命相爷将小姐交出去……

    当时的相爷正为了夫人的离世而伤心欲绝,再加上对于夫人舍弃自己保住小姐一事耿耿于怀,所以老夫人便出面接下了圣旨……

    就在宫里的太监将小姐接入宫中的路上,从未违抗过圣旨,从未忤逆过老夫人的相爷忽然骑着快马,带人将小姐抢了回来,

    再后来,他又以一文人之躯,长跪在信阳宫中三日三夜,再加上当时刚刚进宫的静妃娘娘,还有冥王殿下的母妃淑妃娘娘的求情,再加上几个游方的得道高僧几个昼夜的唱诵,最终感动了皇上,才救下了小姐一命……”

    “那些高僧……唱诵的是什么?”苏倾城哽咽着问道,从未有人跟她说过这些,原来她爹自始至终,从来就未曾抛弃过她吗?

    “那些高僧围着祭坛做法,说小姐是天煞孤星,若是想要保命,又不会危害世人的话,只有送入尼姑庵中,若是能平安长到十五岁及笄,那便能灾消难满,解了那个魔咒。”素锦沉声跟苏倾城解释道。

    她笑了笑,又看向了苏砚:“相爷,后来奴婢才想明白了,那几个高僧,不会无缘无故同时出现在郯城,他们会如此说,一定是您的手笔吧?目的就是为了救下小姐。”

    苏砚已经从方才的悲痛情绪中缓过神来,他看着苏倾城笑了笑:“城儿是阿落赔了性命才给我留下的血脉,我怎么会让她无辜惨死在别人的流言蜚语里。”

    “爹……”苏倾城哽咽地唤了一声苏砚,从来没有如此情真意切过。

    “小姐,您以为,您能在清心庵里平平安安这么些年,真的是您命大吗?您以为,孙管家每逢一段时日便去清心庵送一次银两,只是奉了韩氏的命令吗?

    那是相爷对您的暗中关照啊!”素锦说道,“为了怕有心之人看出来,他不能为您挡下尼姑庵里的那些嘲笑与打骂,可是却总能在您有性命之忧的时候及时出现,

    比如说山下送菜的汉子,镇子里去添香火钱的员外,还有去寺庙中求子的夫人……而他所做的这些,除了孙管家,和曾经暗中去看过你的我,没有任何人知道。”

    “素锦,别说了,城儿是我的女儿,我为她做这些事情,都是应该的。”苏砚说道。

    “素锦姑姑,还有吗?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吗?这些,你们竟然都瞒着我……”苏倾城委屈地站了起来,然后在苏砚身边蹲下,将头深深地埋进了苏砚的臂弯里:“爹爹……”

    “爹爹在呢。”苏砚伸手抚摸着苏倾城的满头青丝。

    “爹爹……”苏倾城再次嗲声嗲气地喊着苏砚。

    “在呢。”苏砚笑。

    “爹爹……”苏倾城抬起头,笑中带泪看着苏砚。

    “怎么了城儿?”苏砚用手心擦去苏倾城脸上的泪花,“不哭了,啊——”

    苏倾城站了起来,伸手指了指亭子下方另一侧的假山:“我需要半刻钟的时间,我要去假山那里哭一会儿。”

    苏砚:“……”

    素锦笑了笑:“相爷,您就让小姐去吧,哭出来就好了,将话都说通了,你们父女之间自今日起,便没有任何隔阂了。”

    苏砚点点头,捏了捏苏倾城这些日子养起来的胖嘟嘟的脸蛋:“去吧,半刻钟可不行,会哭坏眼睛的,就不漂亮了。”

    “嗯——”苏倾城点点头,转身朝着假山奔了过去。

    听到素锦说出当年的真相,她的心里就想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很沉,很闷,但是更多的,却是感动,还有之前自己对苏砚的试探与怀疑,她真是……太欠揍了!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