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 361 君家的天上地下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扫码二维码阅读

361 君家的天上地下

陆自明笑容不改,目光扫过两人,萧颜清面上淡淡的,没有多余的表情,似乎老太太的拒绝与她也没有多大关系似的。

    看来母亲昨天打听的判断的不对,他就说嘛,这么一个性格的人,怎么会委屈自己?

    这不,颜家的老封君,颜老太太不就依着她的意愿行事!

    俊颜带笑,陆自明又开口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勉强了,我妈要是知道我碰到颜奶奶没有请过去肯定会骂我的。”

    颜老太太本来也想再争取一下,却听颜清突然开口:“那你就不要说了。”口气带了点烦躁,说完看两人都愣了,眉眼弯弯,解释道,“我们本来就还有事啊,奶奶逛了这么久,要休息,我要去接朋友。”

    刚才是烦了,都说不去了,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听不懂拒绝啊?

    那她就明确表达出来,看你还装不懂?

    陆自明正惊讶她的突然暴躁,她又突然笑了,不管真情假意,眉眼弯弯的样子,撩动了他心底的一根弦!

    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大概不会枯燥无聊?

    萧颜清为了不继续和陆自明在这里磨嘴皮子,提着东西直接往外走。

    颜老太太慢一步,陆自明跟了上去,老太太笑道:“没有耐心,不愿意的事情就是说到天上,她也不做,这么固执怎么办呦!”

    她笑呵呵的感叹抱怨,似乎拿颜清无奈,但是也告诉了陆自明,我们家颜清就是这个脾气,你想好了!

    陆自明的目光又扫了一眼萧颜清的背影,笑道:“女孩子,任性也有理由。”

    任性,老太太张口想反驳,却悄悄忍下了!且看看吧,时间长着呢,她不急!

    陆自明原本是讨好的话,没有想到却让老太太更理智了!

    他又故意和老太太聊了一会,萧颜清一直站的远远的,连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终于令陆自明蹙起了眉头,原本以为水到渠成的事情,似乎有点难度?

    老太太走到颜清身边,孩子一般从后面探头:“生气了?”

    颜清摇头:“生什么气啊,有人陪你聊天挺好的。”

    “你这孩子。”

    哼,萧颜清心里悄悄吐槽,这些人习惯了,想要什么伸手就是了,够不到就多够几次,他们就觉得一定会是自己的。

    她怎么这么讨厌这些人的过度自信呢!

    君家别墅,冯峮从进来就一直坐在地上,短短两天从天上到了地下。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她要去金谷疗养院,金谷疗养院,说的好听,那就是个监狱。

    “都是那个贱人害我,都是她害的我,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不是好人。”她满面仇恨,大声嘶喊。

    可是旁边坐着的三个人无动于衷。

    冯峮没有站起来,就那样爬着过去,一把拉住了君泽的腿,喊道:“你现在相信了吧,她就是条毒蛇,专门害我们家的。”

    君泽面无表情!心里却是蔓延的痛,他一直以为他爱着她,可是直到今天他处于她曾经的处境,才明白她当初多无助多悲伤。

    那一刀也没有抵消她心里的痛苦和憋屈!

    冯峮看君泽不理她,转而又拉君石的裤腿,骂道:“你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他一个做生意的就这么大的能耐,你们就这么窝囊吗?”

    旁边的君山露出厌烦的神情。

    君石还是面无表情,但是扬手一巴掌打到了冯峮的脸上,面露厌恶:“你还有脸说,君家走到今天都是谁害的?你无法无天,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还有脸在这里抱屈?还有脸在这里埋怨?我们君家让你进门才是倒八辈子血霉!”

    君石动手突然,旁边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冯峮自己也是待君石骂完了才反应过来。一把往君石脸上抓去,咒骂道:“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君石有一天会动手打她,她厮打着站了起来,君石还没有站起来,更方便她厮打,可是男女力量悬殊,很快君石就站了上风。

    冯峮喊的更大声了。

    “够了!”君泽满面的戾气,一把拉起了冯峮,看都不看君石,说道:“人还在外面等着呢。”

    回来收拾东西,这三个小时还是他争取到的,刚才大家已经浪费了两个小时了。

    冯峮头发撒乱,脸上还有君石的巴掌印子,她看着君泽问道:“你看到了没有,你爸爸他打我,他打了我?”

    君泽看着她,眼神空洞。这些年来,别人看他春风得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很多事情无能为力!他和颜清的感情,他无能为力,颜梁出手,他用尽全力才是今天这个结果!

    他的感情,他的家庭,他却无能为力,你说多可笑啊。

    君泽没有说话,冯峮恼怒起来,一巴掌打在了君泽脸上,骂道:“我生你干什么,你有什么用?从小不听我们的话,和那个贱女人在一起,害得我们君家这个样子,害的我这个样子。你不是一直为她说好话吗?不是一直向着她吗?颜梁这样害我们,她怎么不说一句话?”

    她边说边打,直到君山看不下去,推着轮椅过去,试图拉开她,可是冯峮疯着,君山根本拉不住,她还差点把君山甩到一边。

    君石气的一把拉过她,当然也没有客气,直接摔倒了一边,骂道:“你还发疯,怪这个怪那个,我们今天都是被你害的!”

    “被我害的,现在都知道推到我身上了?一开始是谁先动手的,你先动手的,你怕儿子恼你,你就鼓动我。”冯峮喊着,又想去抓君泽,还喊道:“君泽,不是我,不是我,一开始是你爸动手,你是知道的。”

    君泽终于看了她一眼,不过两天的时间,他一直优雅的妈妈现在连街上的疯婆子都不如了,至少人家没有大喊大叫的。

    直到现在,君石也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他是动萧刚的工作,但是君泽插手,事情没有更糟。更糟的是冯峮,她的无法无天害了他们连累了他们。现在她还想把责任推到他身上,他反手就想给冯峮一个巴掌,但是被君泽拦下了,君泽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

    冯峮骂的更大声了,骂着君石,甚至连君山也骂了。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