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魔界有个小公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唯有你,让我眼前一亮

魔界有个小公主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 唯有你,让我眼前一亮

许是风雨声太大,阻了彦逸飞的声音,我便直接推了彦逸飞到了十七身侧。

    大石的高度与我差不多,能遮住的地方有限,我站在大石旁,与十七近在咫尺。

    红色空间顺带着包裹住了整个大石,连同石下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小人儿。

    突然停了雨,十七疑惑的抬起泪眼汪汪的小脸,见到我和彦逸飞,瘪着嘴,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她委屈的唤道:“师傅,师傅,你可算来了,十七等你多日了,十七还以为师傅不要我了。”

    十七起身,准备扑向彦逸飞,她刚刚是在酝酿着一场师徒情深吧。

    “咳咳。”

    我假装清了清嗓子,提醒十七注意言行举止,十七用她那含着泪水的双眼看向我,果真不敢再动。

    我很满意她的反应,冲她一笑,表示赞赏,哪知,这小妞,居然直接撞进了我怀里,她抱着我的腰身哭喊:“公主,公主,我好想你。”

    我皱眉,我何时与她这般亲密了?蹭了我一身的泥水,还有胸前一片鼻涕眼泪。

    我揪着她的衣领,将她提离我身上,与我保持了一部分距离之后,我道:“我最讨厌别人近我身,特别是脏兮兮的小孩,下不为例。”

    默念净身决,干净如初后,我推着彦逸飞转身,见十七没呆愣着没跟上来,我不耐烦的道:“走了,呆在这里等过年么。”

    “哦,来了,嘻嘻。”

    十七脸变得可真快,跟翻书似的,刚还泪眼汪汪,转眼便嬉皮笑脸,我倒是挺羡慕她这种性子的,好像总对未来充满希望。

    我们踩在绣花针上,如来时那般,向瀑布般的雨幕而去。

    十七直接坐在了绣花针上,她晃着腿道:“师傅,我们现在去哪?”

    我看向彦逸飞,因为我也想知道他要去哪,我是想在外边晃一段时间的,可看彦逸飞这凝重的态度,我觉得,还是听他的。

    他轻吐两字:“进宫。”

    进宫?进宫做什么?不在外边继续飘些时日?

    我窃喜,这般心急与我成亲啊。

    十七欢喜的道:“听说皇宫的御花园,有着世间所有的花,皇帝的后宫有着世间所有的美人,听说,皇帝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非也。”

    我道:“名誉天下的万花郎君家的花,除了普通花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培育不出的,皇宫那御花园,还真不能和万花郎君家比。至于美人嘛,多的是一些庸脂俗粉,美是美,被困深宫,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多了,总带着一种算计,还不如寻常家的女子看着清丽脱俗,再说那世间最有钱的人,你只说对了一半,整个天下现在都是皇帝的,可他拥有的不过是表面东西。”

    我到彦逸飞跟前,弯腰与坐在轮椅上的他平视,眼里放光的看着他道:“世上最富有的人应该是我,因为我有你师父,他便是我所有财富,天下在我眼里都不及他一根头发丝。”

    这土味情话说出来,我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倒是彦逸飞偏了头不敢直视我,可是害羞了?

    彦逸飞的心思我是琢磨不透了,他被我打晕之前对我的态度,和醒来后简直是天壤之别,不得不让我怀疑他的居心,他善诛心,可是想诛我心?

    可就算如此,我也依了你,我这一生,总归是要为自己奋不顾身一次的。

    两年之后,等穷奇恢复了,不管彦逸飞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我都会带他寻个山清水秀之地归隐,从此不问天下间任何事,直道被坚持所谓天道的仙人抓到为止,到时候,是死是活,全凭造化。

    看着彦逸飞好看的侧脸,我想,就算为了与他共度人间百年,我也定会拼死与诸天一战。

    “逸飞。”

    我微笑着柔声道:“你怎的长这般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厌。”

    “公主,你这是在调.戏我师傅么?”

    彦逸飞还未说什么,这小徒弟怎的这般多事。

    我没好脸色的冲十七吼道:“闭嘴。”

    十七瞟了瞟彦逸飞,见彦逸飞并没有打算为她说话,于是抿抿嘴唇,果真闭嘴了。

    见彦逸飞面露忧心的看向地面,我也随之看去,入眼灰蒙蒙的浑浊,有些人和动物立在只露出一叠的屋顶上,有些人扒在露出水面的树枝上,有的婴儿被撞进木盆里祈求能有一线生机。。。

    看着着实太过惨烈,随着绣花针缓慢的移动,地势高点的地方倒还好,只是雨水太大,出门不太方便。

    路上偶有行人,也是一副撑不住伞的样子,人都差点要被吹飞的感觉,若非紧急事,该是无人会冒雨出行了。

    看着这些场景,看着彦逸飞的表情,便控制着绣花针往高处飞,眼不见为净。

    我盘坐在彦逸飞的脚边,扯了扯他的衣摆道:“逸飞,就不能等着慕迟他们一道回宫么,这般静悄悄的进宫,定会让世人觉得你不受重视。世间多的是俗人,他们只会看表面,我可不想你这般委屈的进宫,定是要正大光明,轰轰烈烈,百官开道,皇室亲迎,天下皆知。”

    “无碍,皆是些虚名。”

    彦逸飞的目光看向远方,虚幻而飘渺,不知在想些什么。

    “公主,你记性可不好,皇帝不是都病重了么,还怎么能亲迎?”

    十七在一旁插嘴,果然,依她那性子,想让她一直不说话,她定是憋不住的。

    我将目光转向十七,她有些惧怕我,赶紧用双手捂住了嘴,表示不会说话了。

    我看着十七,声音自感万分有威严的道:“病重又如何,就算是快死了,也得从榻上给本公主爬下来。”

    十七紧紧捂着嘴巴猛点几下头,表示对我的话很肯定。

    彦逸飞看向我,眼里有柔光在闪,昏暗的天空中,只有他让我眼前一亮。

    他微微一笑道:“何须跟个小孩子计较,不理她也就罢了。”

    十七忍不住带着哭音,万分委屈的道:“师傅——”

    又来了。

    我猛的瞪向十七:“再啰嗦,本公主便将你从这儿丢下去。”

    吓得十七又紧紧捂了嘴巴。

    真是不禁吓。

    彦逸飞接着道:“慕迟一时半会是回不了皇城了,雨太大,路被阻了,我刚刚看了一下地势,按慕迟行走的路线来看,他应该被困于某座山上了。”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