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四十六章 至圣的公平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四十六章 至圣的公平

第四十六章 至圣的公平

    “又快过去一天了。”

    耶稣停笔,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距离他和齐德立约,已经过去一周多的时间了。

    在这段时间里,推罗大小事务已经渐渐重归于稳定——虽说他是要考验考验齐德,但耶稣至少还是清楚,如果把那些大事交给齐德来定夺,未免也是太难为人了。

    而且也是对推罗子民的不负责任。

    他让祭司们加紧推行新法,以“这是仁慈贤明的王推行的更完善、合理、公平的法律”的名义,先将新法推行到了各地。

    由于之前宣传的关于沙曼三世叛国、招致红龙毁灭推罗,以及和罗马皇帝串通割让土地、裁撤军队之类的事,让人们先天的对耶稣多了几分好感。再加上负责宣讲新法的是祭司,人们对那法律就下意识的更信任了几分。

    在新法之后落实的,是农业税降低的通知,以及将优秀的手工业者提拔到塞浦路斯的决定。之后则是会议结束之后,新一代贵族所辖领域的改动通知。

    最后,才是剥夺祭司、书记官这一特权阶级内在权力的政策——也就是耶稣推行的教育改革。

    现有的所罗门教徒,将分裂为专精一种知识的“大师”和了解所有学问的“贤者”两种。而后者才相当于是原本的祭司和书记官。

    由于前者一般留在中央,后者反而会分散到各地方,因而和原本要了解所有学问不同。如今专精一种学问更容易得到重用。

    这会催生出大量的“大师”,推罗会从中得到大量的“顾问”。而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的副产品,就是大大减少了祭司和书记官的人数。

    这种改革法,无疑会让那些进入所罗门教之后就放弃学习,开始靠着特权混日子的人感到由衷的卧槽。

    但这也会得到数量多得多的,那些来自社会底层、甚至没有机会入教的非所罗门教徒的支持。

    并且这种十分考验个人才能的“年试”、“年审”的晋升制度,也得到了大量有冲劲的年轻人、以及更多被压制而不得上进的年轻教徒们极为热切的支持。

    那些真正有学问,始终在学习、研究的那些上位祭司和书记官,对对此没有什么想法——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可以成为贤者也可以成为大师。一切都和过去没有任何区别。

    在得到了各行各业的年轻人、顶层的实权者和社会底层的广大群众的支持之下,新政以不断加快的速度飞快落实。甚至在许多人的推力之下,比正常的政策落实的还要快。

    这让齐德十分不解。

    “但是,老师。”

    齐德疑惑的发问道:“您前些日子不是说,社会中层的人才是维持稳定的基石吗?”

    在他看来,耶稣的政策唯一得罪的,就是那些“中产阶级”。

    新政之下,利益唯一受到折损的就是他们。

    那些铁匠、木匠、雕塑家、理发师之类掌握某一门特殊的技艺,因而得以将自身固定在社会中层的人群。

    因为一些比他们聪明、能干的高级人员,在新政的带领下也开始学习他们所掌握的独到知识;而那些不如他们有钱,也不如他们家系好的贱民们,也开始向他们的阶级进发。

    这让他们感到了恐慌,以及愤怒——

    他们原本是整个社会中最为稀少的部分。因为推罗人崇拜知识、政治、历史之类的学问,而轻视这种实用学问,因而大量的人才向上流入统治阶级。

    而更多的贱民,则是被判断为“不应当掌握知识”的种群。按照以前的法律,哪怕是有铁匠学徒偷学铁匠的技艺,就可以被铁匠直接打断手臂,而伤人的铁匠无需付任何代价。

    在整个社会结构中,他们甚至比当权的贵族、祭司、书记官这类人还要少。他们正因为数量稀少、但存在十分必要,因而反而能获取大量的财富,活得比谁都滋润。

    而耶稣所推行的新政,则是大大扩充了这一部分中产阶级的数量——这也分薄的他们将得到的利润。这无疑是狠狠的得罪了他们一下。

    但耶稣却只是轻笑一声:“不,你弄错了。不是因为他们最为重要而不去得罪他们……而是因为他们足够重要,而需要增加他们的数量、提高他们的质量。”

    “而且你信不信……虽然我破坏了他们的利益,但他们不会对我的政策做出任何反对。”

    他平淡的说道:“因为他们有着自己的产业,生活相对稳定而固定,却也因此失去了血性。”

    “即使知道自家的利益会收到折损,这些人也没有那个勇气去对抗王权。他们中更不会诞生一个能统一所有声音的意见领袖。”

    “他们总是渴求着更大的财富和权力,却不想付出任何多余的代价。这就好比是商人一样,他们总想用最便宜的价格买到最好的商品,用最贵的价格卖出最没用的东西一样。”

    耶稣平和的说道:“所以我敢得罪他们。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想付出,更不用说是来反对我了。”

    “那么,可不可以说,您是打算用这一部分人的幸福来换取更多人的幸福呢?”

    齐德似懂非懂的发问道:“以及这种情况下,究竟该不该无视这些人反对的意见?您所指定的新法中,不是有一条是‘人有表述自己所有意见的自由,前提是这种自由没有影响他人不停的自由’吗?”

    “他们本来也不会有什么反对的意见的,齐德。”

    耶稣不禁笑出了声:“我说了,因为他们没有勇气啊。”

    “人们往往把欲望的满足看成幸福,因而才会痛苦;人们常常将任性和懒惰叫做自由,因而觉得受困。这是所有人都有的欲求——也就是以最任性和懒惰的方式达成欲望的满足。”

    耶稣卷起卷宗,抬起头来:“不同的是,更多的人在现实中挣扎,但这些人却因为昔日君王的愚蠢,而用取巧的方式达成了。”

    他的眼中有着永不熄灭的火焰在燃烧着。那璀璨的光华震慑人心。

    “我从来没有剥夺任何人应有的权力。我只是让环境更为公平……若是你感觉到有人的利益因而损失,那么说明他们原本就站在不公平的位置上。站在稍重的天平的那一端,却自以为天平是齐的。”

    耶稣伸出手来,用手指点在齐德的眉心。他纤细的手指如同一把锋锐的长剑一般,齐德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他轻声说道:“你要切记……你唯独要切记。公平是君王最为锋利的剑,绝不可因为虚伪的怜悯和先天的立场而让它的锋钝了。”

    “——今天就讲到这里。去记那些你想记的吧。”

    更新送上!(三重蹦跶)

    最后是日常交易《我,在型月世界手撕英灵》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