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七十七章 偏见的第二个名字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七十七章 偏见的第二个名字

第七十七章 偏见的第二个名字

    在犹大刺杀迦胡提大祭司的同时,另外的一个计划也在暗中同步推进。

    诚然,迦胡提大祭司是耶稣夺得埃及最大的阻碍。但他的存在并非是将埃及重归于秩序的唯一障碍。

    没有手腕反抗耶稣的地方官僚有很多。他们没有人脉,没有能力,更没有足够的威望和勇气,在政权更迭的关键时刻毛遂自荐,为自己夺取更大的权力。

    他们心知肚明。

    之所以是他们,而不是其他人坐上这个位置……很大程度上反而是因为他们的无能。

    即使埃及陷入一片混乱,但亚历山大六世的地位仍旧安稳异常——这无疑与他的人事理念有关。

    地方的当权者无需拥有太多智慧和能力,只要听话老实就行;而至于底比斯的贵族、王族和祭司,实际上他们的日子与软禁并没有什么差异。甚至他们的印章都可以被亚历山大六世派来的护卫随时取走。

    ——只需要吃喝玩乐即可,不要插手去管太多的事。

    埃及的官员们都知道这一条常识,学会了闭上眼就是天黑的技巧。

    但也因此,亚历山大六世的王座却是坚固如铁,手中的权柄锋锐如剑。和北方日渐颓废的推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若非是亚历山大六世过于骄傲,不去搜集埃及全境的智者组建幕僚团,而是相信身为半神的自己智慧全然高于埃及凡俗众生……这十几年过去,埃及恐怕已经能将推罗按在身下打了。

    如今的埃及几乎和罗马同步实行了权力收束,地方的祭司和贵族们已经不可能对法老有任何反抗。在法老卫队的监视和保护下,也不像千年以前那样,常常会有哪个地方发生叛乱。

    但是,这些贵族们,却有着向奴隶们发火的勇气。

    无论是“塞姆德特”这种底层工匠、“泥苏提乌”这种农奴这类地位接近自由民的阶级,以及那些地位更低的债务奴隶、战俘和家用奴隶,都可以被他们随意呵斥打骂,即使被杀掉也只需赔钱——甚至赔钱都不一定会给。

    事实上,埃及社会并非是阶级分明。而是因为这些从所罗门王朝中期以后才出现的新兴社会阶级,实质上的权力和地位已经高于了其他所有阶级……乃至于部分祭司。

    他们主要由地方行政长官和治安长官的直系亲属组成。在地方祭司的权力随着法老的意愿而收紧,处处受限的同时,这些另外委派、只属于法老的官员亲属却拥有了莫大的地位。

    从所罗门开始的官员选拔和替换机制,在最近的几十年里逐渐被人们刻意忽略——这是以祭司阶级的权力收紧为开端,逐渐从底层开始的新潮流。

    以前的祭司拥有莫大的权力,除却粮食和生活物资的配运、献祭外,还负责土产纠纷、医疗、记录、法律、教育等权责。

    但如今,除却能产生上下埃及宰相的阿蒙、透特、伊姆霍特普三大神殿外,其他神殿的权力大规模的收缩。如今已经只剩下了提供教育、医疗、粮食转运和管理日常宗教生活的部分,变成了只拥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却并没有多少权力的国宝型阶级。

    而随着祭司阶级的权力日渐衰落,所罗门王设置的人才培养和选拔机制也被逐渐搁置——没有人会愿意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决定下一任的大祭司是什么人,也没有人会在乎他就任了多久、下一任的大祭司又是如何选出来的。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谁当大祭司都一样吧,反正他们都干的一样的活。”人们多数都是这样想的。

    但原本这些祭司,却有一个工作是监管和选拔地方行政官和地方治安官。在祭司们的权力收紧后,新任的行政官和治安官的权力逐渐高于祭司团。

    而他们的权力,也逐渐从“选拔”变成了“世袭”。他们引用的传统,就是所罗门教的“三子”继承制度。

    一些贵族们收养年轻听话的少女或者少年作为“义子”,给予自家的姓氏,再把自己的财富在形式上给予他们,最后将他们嫁给继承了自己的长子或者长女。

    以此,达成将自己的财产和官职原封不同的继承给子代,而无需分薄或者授予外人的目的。

    一旦地位和财富不再流动,而是在某处驻扎生根,就逐渐诞生了掌控一方的“家族”。

    而耶稣布置的另外一个行动,就与这些地方贵族有关。

    那些出身埃及的圣长子公会的精英会员,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层祭司和并非为长子的贵族子弟。

    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有着比普通人更广的眼界,并对知识、真理与同道中人有着更深的渴求。

    若是普通人……他们光是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谁会管什么鬼真理。

    但这些会员们,仅仅是因为出生之时并非长子,就被剥夺了更进一步的可能性。最多只能通过联姻嫁给别人或者入赘,舍弃自己的姓氏和家族。

    “作为的‘原则’或是‘传统’,只不过是‘偏见’的另一个名字罢了。所以我决定,给他们一个机会。”

    耶稣缓声说道:“王位的正统性并不在于血统,而是要靠统治的正确来保证。同理,若是他们只因为晚生了那么几年或者几分钟,就失去了竞争自己应有的继承权的权力……岂不是太可怜了吗?”

    “……您到底做了什么?”

    “我只是把他们团结起来,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做。”

    耶稣平静的回复了莫洛代表的疑问,站起身来回头说道:“如何?要不要陪我一起去看看?”

    “好的。”

    莫洛点了点头,有些迟疑的看向一旁的雅斯塔禄:“但是……”

    “她是可以信任的人。这点你无需担忧。”

    耶稣随口说道。

    莫洛却是摇了摇头。

    “不,我只是在想,”他低声说道,“您是不是……过段时间会离开埃及?”

    耶稣有些惊异的看向他,嘴角上扬:“你怎么会这么想,莫洛?”

    “一种直觉……当然,如果我猜错了,那么非常抱歉,法老大人。”

    “叫我耶稣即可。”

    耶稣点了点头,干脆的承认道:“是的,我的确会离开埃及,前往罗马。她也会跟我一起走,也就是说,底比斯只会剩下你一个人。”

    他满怀深意的望向莫洛,低声强调道:“只会剩下你一个当权者——到了那时,你就是法老。”

    在持续的沉默之中,耶稣轻笑一声,转过身来。

    他拄着手杖,向着外面慢慢踱步,悠然说道:“当然,我会给你安排工作的。”

    “……比如,一次战争?”莫洛低声问道。

    “是的。”

    耶稣答道:“一次对罗马展开的战争。”

    他转过身来,背对着门外的光,将木杖敛在身前,平和的问道:“所以,你是打算反抗我吗?说实话,在我面前,无需隐藏。”

    “不会。”

    莫洛摇了摇头,大胆的说道:“我没有掌控埃及的智慧……而您有。”

    其言下之意便是,哪怕夺去了法老之位也无法掌控埃及。倒不如只当一个民意代表。

    但面对这种堪称僭越的说法,耶稣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也要有,莫洛。智慧不是什么难以得到的东西,不要给自己设下名为‘才能’、使人怠惰的束缚。”

    他只是随口说道,摆了摆手转过身去:“跟我来吧。”

    “我先给你看一下,新埃及是怎么诞生的。”

    昨天熬夜熬的肝疼,今天一更歇一下吧……(趴)

    明天是正骨的日子,但我会努力两更哒……这周六拆线+拔第二颗牙,感觉真他喵的夭了个寿……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