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六章 花与酒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六章 花与酒

↘看^书.君^首^发↘

    “您说担心他给您下毒?在查尔斯的卧室里.佛劳洛斯不禁笑出了声.肯定的答道:“啊... 那是不存在的。陛下您的这具身体,本身就具有抗毒性。在法兰克,他已然布置好了隔音的结界.所以才敢大胆的称呼查尔斯为“陛下”不过对于佛劳洛斯的说法,查尔斯很是有些困惑:“你说, 这具身体 ?"

    “. .这难道不是凡人的身体吗?”

    “当然不是。

    说到这里.佛劳洛斯严肃的说道:“基于上一 次拜蒙大人的教训.这一世您的身体 ,是雅斯塔禄大人千年前......制作的。之后保存我这里.我看到您即将降临... 就把它直接送到了法兰克王后贝尔特拉达的身体里。

    他说这话时,语气很是模糊生硬。仿佛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 样:“简单来说 .您早就已经出生了,只是记忆被,暂时.印..顺便一提. 这是阿斯真德大人的意见。为了让您觉醒的时候.身体不至于太过幼小,也可以自主的选择戴上戒指的时机,而不用复兴耶稣’的奇迹。

    “这样啊。我一开始看我不是婴儿,还以为我是直接降临在了直尔斯王子身上呢。'直尔斯有些讶异挑了挑眉头,不禁笑出了声:“那么 .这具身体按辈分来说,不应该算是我和雅斯塔禄的儿子吗?说起来,佛劳洛斯.是怎么知道我要降临到查尔斯身上的?也是你看到的吗?

    “算不算是雅斯塔禄大人的儿子.嗯....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对于前面那个问题,佛劳洛斯却不敢给出任何回答。只能是含糊不清的糊弄了过去。简直就像是正在勉强的回答道送命题一般。

    但对直尔斯后面的那个问题,他却立刻做出了很明确的答复:“至于为什么会选丕平三世 ,原因倒是很简单-

    说到这里.佛劳洛斯轻咳一声.正色道:“而和上一 -次不同。 这次我没有看到您必须要降临在哪里、也看不到您对父母的限定,所以我就自作主?...十分抱歉, 陛下。

    “不,你做的很正确。无需向我道歉,我甚至还要向你道谢。直尔斯温和的答道:“你的眼光和思路都很不错, 佛劳洛斯。

    “您过誉了,

    老人恭敬的向直尔斯行礼。

    之后,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银色的小匣子。

    他将它递给查尔斯,低声说道:“这里面是您的戒指 .. 现在要带上吗?”

    不,暂时先不用。

    出乎预料的, 直尔斯却拒绝了它:“你先收好。 还不是戴上它的时候。

    “是。

    佛劳洛斯没有问为什么,便直接干脆的答道。

    直尔斯想了想,还是跟佛劳洛斯解释了一下:“戴 上戒指的我,前后差异会非常大。我并不是担心这样会对我继承法兰克王国的王位有什坏的影响... 而是觉得,暂时没有什么必要。

    “我戴上戒指的反应,几乎可以说是等同于神迹。那幕将会为我造势,没必要浪费到这种小事上一我根本用不着灵能和雅斯塔禄他们查尔斯平缓的说道:“而且 ,很多人都认识现在的查尔斯’ 。 这句身体的性格和我并不完全国相....倒更想是 男版的雅斯塔禄。我需要

    个公众场合带上戒指、引发奇迹,来为我的性格剧变找些借口。

    说若,他便陉笑声:“如果不这样的话 ,佛劳洛斯一你信不信以后会有历史学家提出 著名的查理大帝其实是某人假扮的 ,真正的查尔斯早就死了’这样的观点?’

    “那样的蠢货,只需要让他闭嘴就可以了。圣长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佛劳洛斯轻声说道,语气中却满怀肃杀之情:“对了 ,卡罗曼试图谋杀您。我要不要召集我们的人?如今,四位大人已经募集了五十六位魔神。再加上圣长子公会的神圣守密者.我们可以将任何反对您的敌人撕成碎片

    “不不,那就太浪费了..

    直尔斯连忙拒绝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还是让我锻炼下吧。 以后我终究会和他人以智慧搏斗。而我的天赋不足,就需要更多的思考

    说若,他叹了口气:“毕竟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是比人心更难重的东西了。我对此也不是很懂。”

    .您...对查尔斯的说法.佛劳洛斯的表情十分纠结,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 .您说的是。不,完全没有感觉您有哪里不懂..

    佛劳洛斯满口的槽吐不出来,十分难受。

    “严格来说,那应该不能算是毒药。

    佛劳洛斯把之前的纠结姑且放下,向查尔斯详细的解释道:那是一 种深红色的四瓣花。一些法兰克人叫它恶魔角 ,也有的叫他勇土之血

    “但使特殊的炮制方法后,可以得到一种溶解后无色无味的浅红色粉末。少量服用可以让人愉悦、并对痛症有缓解作用,而如果过量服1,反而会麻痹触觉和痛觉、让人变得极为亢奋,力气增大数倍。这也是法兰克王朝的闺房用药。

    ”--但是, 无论服用的剂量如何,假如使用这种珍惜的药材后,短时间内再饮酒的话 ,就非常容易猝死。哪怕剂量极小,也会让人变得虚弱无力,头痛呕吐。

    “因为这并非是真正的毒,而是一种药... 所以就算是您的身体,也不会将其直接从体内排出。会用这种毒的,只有那么几个人。”

    佛劳洛斯叮嘱道:“总之 .您只要不喝酒就肯定没有问题。因为这种毒和酒可以分开下.所以很有隐蔽性..您在想什么吗?"

    “嗯。我在...如果卡罗曼有这种毒的话,那会是谁交给他的?

    直尔斯皱眉问道:“你说 ,只有少数人才学握了这个技术吧?"

    “学握这种制毒手法.现在还活者的只有三个人了。”

    佛劳洛斯毫不犹豫的答道:“您的父亲、 ...还有我。 当然,现在或许只剩两个人了。

    “毕竟,我们的丕平陛下.他的血脉并不高贵。往上一代,他的父亲也只是法兰克的宫相而已。只是某天,宫相大人与某位'懒王’彻夜饮酒后,有着尊贵罗马皇室血脉的皇帝,隔夜便死在了女人的肚皮....没有留下一个子嗣。也没有活着的兄弟姐妹了。所以很遇憾的,只能由宫相大人代为监理国事.

    佛劳洛斯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扬 了扬嘴角:“顺便 提,陛下他管这种毒药叫做花与酒。

    “好名字。

    直尔斯微微-笑。后↘续↘最↘新↘章↘节↘3↘6↘0↘找↘看.↘书↘.君↘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