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九十三章 叛徒是谁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九十三章 叛徒是谁

↘看^书.君^首^发↘贝尼托开门,就看到了站在“]前仿佛正要敲i ]的希尔迪加尔德。绿甲的猎手看到气势汹汹的石王,面色有些迟疑。

    ...陛下.您这是要去

    他的目光移向贝尼托手中,看到他手中拿若佩剑,顿时卡了壳。

    你不用管!"

    贝尼托低声斥喝道,和希尔迪加尔德擦肩而过。

    但在那瞬

    “希尔迪加尔德 ,听我说。贝尼托停下来,低声说道:“带 上你的弓箭和弯刀,跟我走。

    “一 直都带在身边,”希尔迪加尔德跟上来,见气不太对,他便也压低了几分声音,“陛下 ,我们要去哪?”

    “去杀

    尼托低声道:“阿娜被杀了。”

    “谁干的?

    “我不知道。'

    在-边快速的从楼梯 往下走,一边干脆利落的答道 :“但有人知道。

    他说着.直接脚瑞开了门。在房门里面的,是对正在床上相拥鼓学的年轻男女。那位侍女见到房被瑞开,立刻发出惊叫.男人也吓了一个哆嗦。

    “谁? ..陛陛下?”那个年轻人气势汹便要怒斥出声,但他回头,看清自己刚才要骂的人是谁,便直接软了下来: “您 您怎么...贝尼托没有和他废话。

    男人想要从床上站起来,但刚从床上下来,就被快步走来的贝尼托把狠狠拥回了床上。

    “别动。贝尼托没有和他废话,直接抽出剑来抵在了想要挣扎着站起的男人的喉结上,低啁道:“不许动 !别让我说第三遍!男人讪笑着,慢慢将双手举起摊开。贝尼托面无表情直视若他的双眼,用下巴向旁边吓傻了的侍女努了努,淡声道:“没你的事 ,快滚。”

    “是...道命,陛下

    吓的哆嗦个不停的侍女甚至不敢穿上衣服,便胡乱抱起自己的衣服就快步跑出了房间。

    希尔迪加尔德跟着侍女走到门外.顺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帮她把外衣披上,低声安慰道:“别担心 .不是你的事。

    。谢、谢谢,大人..做几乎要哭了出来:“我不知道 ... 我什么都下不知道绿甲的猪人说着,用那双冷淡到仿佛亳无感情的双瞳瞥了她-眼,便重新退回了房间之中,顺便带 t了门。那个年轻的贵族急促的喘息若.仰躺在床上看着贝尼托,健壮的胸口连起伏。

    “布瓦索兰卡,索兰卡伯丽的.子....是吧。

    贝尼托低声说者,剑尖慢慢从他的喉结下移。紧贴着他的皮肤,一点-点途径锁骨、 胸口、小腹、-直移动到下腹。

    “是,是

    手轻人咽了口唾沫. -动也不敢动。

    “你的父亲被法兰克人俘虏了。 连同黑鹿侯爵起,你也知道吧。他承认,但愣了一下立刻又否认,否认过后又感觉到了些许不对,满脸的纠结。

    ... 我是该承认还是该否认?不过事实上,贝尼托也没打算问这些。

    为了保持兵打仗的贵族的忠诚,在他们出征之际,他们的家展都会被安排到罗马,得到国王侍卫的“保护”.如果领兵的贵族们背叛了

    :,他们的所有家人将被立刻处决、无幸兔。

    贝尼托要问他的事很简单

    “告诉我,今天我出去开会的时候..都有谁 上了楼?”

    ... -共四个人。 第一个是月弓大人,他提着箱子进来,提着箱子出去;接者是您的花匠,然后是兰诺侯爵的首席骑土带着文件来说要您,过了一 会来了一个胖子,拿若黑鹿侯的信物说要找您... 他们聊了一 会,那个胖子就先出去了。”布瓦舔了口嘴唇,瞥了一眼希尔迪加尔德, 快速的说道:“骑土 .骑士刚走!应该还不到半个小时一我之前回屋的时候看到他下楼了

    “兰诺侯啊

    贝尼托低声喃喃若, 双眼微微眯起:“果然是他。 我早该想到的。只有他有这个胆子即使是南方军团的首领,倡越之罪也不可饶恕。我才是哥特唯一的统治者一- 哥特的王。 如此宣称之时,他的下巴像钢铁般紧绷若。他看若年轻的伯爵之子讪笑着想要起身,眼中闪过-丝厌恶之色, 拿剑拍了拍他的脸, 低声说道 :“你就在这待着。 没得到我的命令,不许离开这个房间。”年轻的贵族连忙点了点头。

    尼托死死看着布瓦, 过了好阵子,才慢慢将剑收回、重新插回鞘中。并伸手把布瓦从床上拉了起来。

    “我们走,”贝尼托拍了一下希尔迪加尔德的肩膀,用他那标志性的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去找我们的朋友 .兰诺侯爵。但就在下一刻,贝尼托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间轻。他立刻转过身去,但却只见到一抹寒光。

    那是他的剑一 放在鞘中的剑, 被布瓦从后面突然拔了出来。贝尼托毫不犹豫的往后快步退去,但布瓦却没有被甩开,而是一直把剑抵在他的喉咙 上。手则按在他的胸前,把贝尼托按在架子上。

    “别动。陛下。

    布瓦冷冷的说道:现在该我对你这么说了。”贝尼托的瞳孔微微收缩,双手摊开慢慢举起,示意自己没有改意。他说到一半,左手一下扣住布瓦的前臂,右手则猛然打向布瓦右臂时内侧,同时极力将脖子向后伸,将剑一把打落在了地上。剑尖在他的脖子上一抹而过,之后鲜血才慢慢流下。但贝尼托没有管自己的伤口。只是脚踩在了剑身上。布瓦下意识的想要拿起剑来,但却没来得及。

    在他握住剑柄的瞬间,贝尼托双手合十. -锤砸在了布瓦的后脑勺上!青年身体一震,直接前倾倒在了地上。

    他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整个过程甚至只有几秒。

    抱怨着: “希尔迪加尔德, 你刚刚怎于是他也瞬间失去了意识。后↘续↘最↘新↘章↘节↘3↘6↘0↘找↘看.↘书↘.君↘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