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九十四章 陛下反了!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九十四章 陛下反了!

↘看^书.君^首^发↘直到贝尼托被一盆冰凉的污水迎面泼来,他才从混沌中瞬间惊醒过来。

    但他仍然装作没有醒来,闭着眼睛感受着自己的状态。

    他感到自己坐在地上,腰背则被从小腹一直绕到胸口、一 圈又- 圈的绳索紧紧捆缚若,绑在了什么柱子上。

    而他的双手则向上伸出,手臂微微蜷曲、手心与头同高。有绳索绕在他的手腕上,从柱子的另一侧相连。这个姿势,光靠自己没法挣脱。

    贝尼托在心中做出了判断。

    之前房间里一共只有三个人。

    除了自己、被自己击晕的布瓦之外,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

    他最为信任的人,“月弓” 希尔迪加尔德。他是所有顶级官员中唯一不是贵族出身的人,被贝尼托亲自提拔的官员。

    贝尼托感到有火焰在心中灼烧。

    那是愤怒、理、憎恨和痛苦的火焰-

    “他还没有醒来吗?"

    - 个年轻的声音问道。

    “不,他已经醒了。

    希尔迪加尔德那标志性的淡然声音传来:“他的呼吸变化了。 大约是在直探自己的状态吧。

    “说的不错。

    贝尼托没有继续装晕,而是从容的睁开了眼睛。

    幽暗、封闭的狭小空间内,只有墙壁处的火炬点上了火。微弱的火光照耀而来、打在众人身后,只能勾勒出许多人形的轮廓。

    虽是有光,却反而让人们的面庞变得更为昏暗。

    贝尼托-时之间,只能认出那个他最为熟悉的人。

    “希尔迪加尔德,你能从这些反贼手中得到什么?"他冷静的问道

    他没有愤怒的斥喝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什么时候和这些叛徒勾结在了一起. ..那没有任何意义。

    他了解这个绿衣的猎手。希尔迪加尔德并非是容易头脑发热的那类人,他是最为冷静、有耐心的狩猎者。他一旦做出决定 ,便必然没有任够余无用的动作,仅需击就能夺得胜利。

    正如他从背后击倒自己的那击般。

    而且,贝尼托世也很好...到底是什么 .能诱惑这个对美色财物都不感兴趣的纯粹的战土。直到现在,贝尼托也不知道希尔迪加尔德到底在追求什么。

    绿甲的弓手扬起自己引以为豪的白玉色长弓,仅用三个手指就将长弓在学中旋转一圈。

    “和平,陛下。”

    他答道:“以及繁荣。

    “我也能为哥特带来和平与繁荣!”

    贝尼托声音顿时拔高了许多:“我是哥特的王 !唯有我能带领你们走向胜利!”

    “我们也不需要胜利。

    一位贵族冷冷的说道: “更不要你得来的胜利。

    “那是你的胜利.不是我们的。

    另外- -人答道:“我们不是反贼, 你才是。

    “我的胜利,就是你们的胜利!”

    贝尼托怒声高呼。

    “这不一样,血石王。

    一位老贵族叹息着:如今不是以往。 战争改变了,而你一无所知。

    贝尼托听出来了。他正是兰诺侯爵。

    于是他的嘴角不屑的扬起。

    -个贵族们从不敢在贝尼托面前说出的外号。虽然贝尼托早就知道它的存在。

    他将反抗自己的人斩首在他亲自设计的大理石广场上,让他们的尸体-直跪在那里。 鲜血浸在石头缝里,连石头都咬了颜色、 改了光泽。即使后来清洗干净, 那石头却变成了像是王石一 样的滑润材质。 dweim那些尸体之后会被烧成碎渣,混入盖城墙的泥浆之中。人们相信,每处城墙中都封著一 个悲泣的魂灵。 即使是最勇敢的士兵,也总会觉得城墙有些发凉,立不住脚。

    “你现在怎么敢这么称呼我了?”

    贝尼托亳无畏惧的看着拄着手杖的兰诺侯爵.讽刺的说道:“看来你这老畜生是不怕被砌墙了。

    兰诺侯爵从容的说若:“因为你输了。

    他扬起手杖、猛然抽下,-棍子狠狠落在了贝尼托的脸上。

    十数年没有感受过的痛苦一下让他忍不住闭 上了眼睛。他感到自己被手杖抽过的脸先是发麻,然后发热发烫,仿佛高高肿了起来。

    贝尼托面容一下狰狞。但他却没有喝骂出声,只是狠狠瞪着兰诺侯爵.将带著血的口水吐了出去.... 然而他的嘴巴却没什么力气,把口水吐在了自己大腿上。希尔迪加尔德说道:“时代已经不同了 , 陛下。战争改变了一切。根饰。除非敌人故意想杀我们, 我们也受不了什么伤。”兰诺侯爵说道

    “本钱就是盔甲、武器、马匹、饰品。我们立功就能受封,失败就会被俘虏。我们的家人将会给出足够的赎金, 把我们赎回来,这就是赔了些本钱,但无伤大雅。

    “但现在不同了。”

    兰诺侯爵淡声道:“您可是战士出身。 可您多久没有上战场了呢,我的陛下?”

    “那种武器,只需次发射就能让至少七八名战上粉身碎骨。即使是做好防护的贵族奇兵,到少也会失去手臂、腿或是双眼,稍有不慎就会直接失去生命;法兰克人还有一种武器.可以让所有人都像是波斯人的祭司一 样喷出裹着火焰的箭矢。昨天.他们甚至又拿出了一种水也灭不掉的恶魔之火。

    “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无论是步兵还是骑兵,无论剑术多精湛、盔甲多坚固,在法兰克人的恶魔武器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另一位年轻的贵族说道:“我们相信 ,你还是有可能带领哥特打的...但那需要足够多的牺牲。

    “可你又打算牺性谁呢?”

    年买的贵族接道。

    兰诺侯沉声道:“我们从未能有 刻如此团结。这都是多亏了你,暴君。

    如今.我们的目标致,目的相同。战争已经打的太久了.除了你之外所有人早就厌了。如今这场惨烈的战斗更不能打一 谁也不愿打。 因为我们原本就和法克没有仇怨, 他若是当了我们的王, 哥特便是少了一位残忍的暴君、多了一位贤德的明君,又有何不可呢?

    兰诺侯爵沉声道:“您就是我们送给新王的礼物 ,陛下。我会尽量保证您见到所罗门王的时候还能剩一口气。当然,您也可以试着自尽,但那就与我们无关了。”

    贵族们一个个离开,最后只留下了站在边的希尔迪加尔德。

    “希尔迪加尔德。你是查尔斯的人吧。

    贝尼托低声道:“告诉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

    希尔迪加尔德看若贝尼托,嘴角突然扬起。

    “从最开始,陛下。

    石王低声喃喃着。

    他抬起头来,用那又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向绿衣的猎手。

    “我最后求你一件事,希尔迪加尔德。你-定要答应我。”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杀了我.现在。

    贝尼托瞪着希尔迪加尔德, 扬起头颅梗着脖子: "我是输给了你 ,输给了查尔斯。但我没有输给那群废物-“好。

    希尔迪加尔德干脆的点了点头,提醒道: "我的箭可是很痛的。没有得到回应,他便苔弓射箭,流星刹时闪过,无声无息的没入了贝尼托的心脏。

    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贝尼托的皮肉迅速溃烂腐败,贝尼托的面容瞬间狰狞起来,痛苦让他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双臂都被挣出了血,却没有惨呼出声。最终,哥特的暴君歪着脑袋、瞪大双眼,面容如往日一般狰宁地怒视自己脚下的大地。

    完全失去了呼吸。后↘续↘最↘新↘章↘节↘3↘6↘0↘找↘看.↘书↘.君↘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