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帕勒摩的集市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帕勒摩的集市

↘看^书.君^首^发↘查理所指示的方向,距离这里并不算远。

    莱昂纳多-行人所抵达的港口,便是西西里岛的帕勒摩湾。西西里岛是地中海最大的岛屿,而怕勒摩湾则是西西里岛上的第一大城,同时更是个天然良港。整个撒丁最大、甚至于整个欧洲最大的柑、柠檬种植园, 便是在这里。因为一船又- 船来求购质量优良的柑橘和柠檬,连带着整个帕勒摩的商业都兴盛了起来。

    帕勒摩的集市”甚至于成为了撒丁人口中的一句谚语,意指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些地方的集市 上挂的牌子就叫“帕勒摩"

    但这种丰饶自然是有代价的。在这帕勒摩的橘林间,没有什么传闻中过的自由高裕的农民,而尽是些赚着血汗钱的种植园主。

    他们互相勾结、-同压价兼并了 原本属于农民的土地,再以低廉的价钱雇用它们原本的主人去地里干活。而受益则全部日于种植园主。而在他们能保证绝大部分的收益展于他们自己的时候.. .而且在确定 ,自己即使卖多少钱,“那些泥腿子也不会因此拿到一 分好处”后,文些种植园主们立刻开始试若扩展市场。首先是在撒丁甚至国外投放大量的广告,然后给自己的种植园起了些响亮的品牌名。再花钱雇佣一些演员,让他们夸赞自己家的橘子和柠檬质量好,或者是花大价钱让- 些社交名流在公共场合为自己代言。

    之后,这些种植园主们贿赂了当地的贵族, 让这些贵族们为自己开放了一 些权限,趁机成立了铁路货运公司。然后他们在政策的优惠下开始投资修路、 修缮扩建港口,甚至于铺设铁路轨道一 而这在政策上是要招标的。按照目前萨丁的政策,是特别鼓励银行企业家投资铁路运输行业的。凡是出资修建铁路的公司,拥有使用该铁路二十年的权力。如果运营的好,这将是笔不小的财富。

    甚至铁路还在施D期,就已经给西里岛创造了许多的工作岗位。

    当然,这些工作不会有什么丰厚的工资,至少是比在种植园干活的钱是要少的。 这样才能保证种植园内的苦工能批接着批,始终不会有空缺的工作岗位。而与此同时.种植园主们先是提高了种植园内的工作强度,又提高了他们的新酬。事实上,这个程度的新酬才是这个劳动强度的正常水平

    于是没法进入种植园卖命的,都只能去修路或是做建筑工人。这就是次-级的工作,是只能卖苦力、一辈子也没有什么指望。

    在铁路开通、港口附近的路面铺好后,谁也不知道这里已经死了多少人, 那铁道的枕木下面又埋若多少具骸骨。

    之后随若铁路的开通运营,从货运铁路逐渐延伸到了 客运铁路。再到蒸汽机车.. 这三家种植园主利用西西里岛的本地人,去挣外地人甚至外国人的钱,攫取到了大量的财富。这就像是当年的帕齐家族一一样。

    在确定贵族不得涉政、无法参选政治职务后,当年的帕齐家族便果断的宣布脱离贵族身份,卖出封地换取了一笔资金。 他们通过这笔钱,在金融行业里挣了一笔大的,并重新买回了自家的封地。

    这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撒丁第二大的“实质贵族"。他们没有贵族的封号,也没有贵族的身份,但是依旧以家族形式存在、地位仅次于当权的洛伦佐家族 除却毫无价值的贵族名号之外,什么都没有失去。

    帕齐家族在垮台前,可以说是撒丁几十年前的“新兴派” 最大势力。而如今,这伟大的名号就要给这些种植园主们了。

    随者港口的扩建,马路与铁路的修建,西西里岛逐渐成为了多方文化交流汇聚之所。如今这里汇聚着说各种方言、有着各种发色的人但唯一 受苦的,却是这里的本地人。这里远离撒丁本土,撒丁的法律在这里甚至强不过当地人的“规矩” 。而从这里要跨海逃到彼岸,也是相当艰难。这里的人过的甚至不如佛罗伦萨北区的贫民窟一除却比贫民窟要干净的多 .以及他们的收入相对稳定之外。的体力劳动.... 而除却这些工作之外,他们很难找到其他的什么活干。因为所有的工作岗位

    普通人唯一的、仅有的出路和活路,就是通过教会学校的入学考试。

    岛上有三家三等、一家二等教会学校。最高毕业年龄是二十二岁,若是学完了所有的课程,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半个学者了。同时,教会学校免费教学.甚至提供免费饮食,若是能将自家的孩子送进教会学校.就等于是少了一张吃饭的嘴。 甚至以后还能成为公司气层 和没有文化的底层劳动力岛民相比, 从教会学校毕业的这些人则可以拿到令人艳羡的高新。这弱酬甚至达到海对岸的港口城市的三倍到五倍.. 这也是相当简单粗暴的,控制人才不要外流的手段。因此那些孩子们想若“等毕业了一定要离开这里, 等扎了根就带若家人一 起离开” , 可等他们真的毕业了,却又往往受到高新的诱惑,留了西西里岛即使他们领悟了“真香” 的奥义,但仍然固执的憎恨、反抗若这些为所欲为的垄断企业的人.依日存在。

    他们就是黑石帮。

    他们以用黑色的手握着滚烫的火山岩作为旗帜一这 象征若“我们要回到曾经的平静生活”的朴索愿望,在各地方的暗中征招那些不与公司同流合污的反抗者。

    当然,即使在这些愿意投身黑石帮的人之中,希望能“以温和的手段提出抗议"的仍然站了大多数。这或许是因为他们仍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通过教会学校的考试, 成为人上人的缘故。而他们的伪装,便是“木偶剧团”

    他们不进入剧院演出,而是在路边找个人少的地方,撑起幌子义务演出。若是有人愿意打赏,也可以象征性的给点一给点总比不给好。

    木偶剧团的幌子,是一只手握若 十字交叉的木架。而若是有人要找他们.就在幌子下面摆放几颗火山石。放几颗火山石.他们就会派人在天黑几个小时后重新返回这里。

    然后,他们将会引着这些寻求帮助的人,去最近的“避难所”。

    那位来自教国的主教,就住在那里。

    顺着直理的指引,莱昂纳多来到帕勒摩的集市上,向着黑色的木偶之手旗帜下,轻轻的放下了一枚火山石。随后他抬起头来,坦荡的与那位肌肤深褐的中年汉子对视,轻轻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黄色的名字。

    伊凡,四十二岁。3↘6↘0找↘看.↘书↘.君看.↘后↘续↘最↘新↘章↘节↘↘↘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