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觉得不行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觉得不行

↘看^书.君^首^发↘莱昂纳多站在桌边,和坐在座位上的人差不多高。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稍高 些的侏儒一但却没有 一个人敢以俯视的目光看向他。

    莱昂纳多撕下一只鸡腿.大口的咀嚼着。

    他的目光异常的平静,平静到近乎冷漠的程度。他就像是看到一出五陋戏剧的观众-样,不打哈欠也仅仅是源于他有限的礼貌。

    他左手撑在桌子上,缓慢的咀嘲着食物,用下巴指了指主教群:“诺 ,说说看吧。你们想做什么?你们篡夺了教皇的位置后,又能为我做些什么,对这个国家做些什么?"他们顺从着莱昂纳多的话语,安静的咀嚼着他们面前的食物。

    他们开始进食的顺序,和摆在他们面前的食物都有所差别, 因此总有人口中是没有在咀嚼食物的。这时他们便可以说那么一-两句话。而说完他们就会继续进食。

    他们当着教皇的面,没有任何顾忌的说着近乎放肆的话:“接 下来,我们将会加税,这将是我们政策的核心。首先我们会将所罗门教之外的其余教派设为非法, 再给他们收一 份宗教税;然后我们接下来要发行债券.承诺这将会带来高额的收益。

    他们说着:“人们相信我们 ,因为我们是枢机主教。至少所罗门教的人会相信我们. .而异教徒将会按人头向我们缴税。这样,所罗门教的人就会认为,他们的地位高于要缴宗教税的人。为了这种地位的崇高.他们会付出更多代价。

    “他们会认为,我们是十三个人,不可能像是教皇一样任性妄为 ;他们会认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举动都是经过投票表决的,因此就一定是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一 也即是符合他们自已利益的。他们所要的不是自由也不是民主, 他们要的只是他们自己作为小民的高足而己。

    “所以接下来我们将会逮捕那些政府的反抗者,尤其是反抗者中的灵能者。我们将把所有灵能者收编或是根除,而后基于灵能、 基于神权建立出一个宗教纯洁、 等秩森严的社会。

    “我们将会吸引同信仰的人,在其他国家内扩散信仰, 接受任何国家的信徒, 尤其是灵能者。我们将会以极高的社会福利收拢绝大多数的灵能者,给非灵能者个能够觉醒灵能的可能, 在国家内制造出森严的、-级级的等级差异一 我们将其称为飞升者位阶’。”

    随后,枢机主教们同时回过头来。

    他们注见若莱昂纳多,异口同声的答道:“我们将会一 直如此行走。 直到我们变得和其他国家一样强大。 直到我们变得比他们还要强大。

    “您觉得如何?他们发问道。

    莱昂纳多却是沉默了一瞬。

    亳无疑问,这个白球型枢机主教群所构想的,这应该是一 种极权主义神权政治社会。枢机主教群的意志,至少在表面上是迎合人民的一人民想要 更多的福利,却又不想加税。因而他们反抗教皇.而区机主教们站出来.带领他们反抗教皇... 直到杀死教皇。

    那么他们身上,就被赋予了-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反抗者色彩。而他们的思想是连接在起的这件事.将不为其他人所知,这样他们的子们,就会产生一种“我们生活在共和社会”中的错觉。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而他们之间扮寅出的矛盾和冲突,则可以源源不断的筛选出可以利用的、或是应当毁灭的人。

    更可以轻松的诱导人们,做出他们所需的决策,还能让人们沾沾自喜认为他们沾光了。事实上,在合球之前,这群区机主教就已经控制了所罗门教国的内部教育体系。而对于一个以师资力量闻名的国家来说,这就等于是握住了它的命脉。哪怕是没有这次的反叛,进步的控制下去也只是时间问题。正如他们所....是因为莱昂纳多 发明的电话,让他们着急了。莱昂纳多大当然知道,他们所构想的世界是近平荒谬的。他们将想象力投射到极限,也只能想象电话无限普及的情况下一而且 是如今有接线员的那种电话,甚至不是可视电话。

    確未来, 哪怕是网络普及,教师也依日是存在的。

    随若自动化时代的到来.城市圈将逐渐扩散.而随着自动化农业的发展,科技产物也将逐步打散到农村乡下地区,随着市场逐渐转为红海,对产品的质量和成本需求也会提高,进而对技术工人的学历要求进步的提升。

    如此一来,人们就需要更多的教师、更稳定的人才培养机制,以及更成熟的教育体系。他们假设存在一个具有发达通信设备的文明 .却忽略了这种便捷低成本的通讯对其他领域的连锁改变。更忽略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企业公司对毕业生的要求, 也绝不仅仅是“识字”、 有常识”和“会算数”就足够了的。

    他们的路行不通。莱昂纳多清晰的判断出了一个结果。看起来,他们似乎是为了让教国得到自由,为了让所罗门教国挣脱各国的钳制和威胁,为了让民众不再被教皇的个人意志所控制.但这实际上,却是利用一部分人民好吃懒做、不想付出就想一步登天的、 不切实际的愿望,达到他们自己的个人目标。

    一这一点他们没有说谎。 他们所图的也是自由。是挣脱他们背后的主子.真正的成为一个权力者的自由..是背叛者挥出利刃的自由。是反咬主人一口的恶犬的自由。

    “先干杯吧。

    莱昂纳多沉默了许久,突然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酒是我从撒丁带来的特产,我种的葡萄、我酿的酒、我罐装的、我销售的一 不他举起酒杯,向各位示意而后一饮而尽。

    他看若所有抠机主教将怀中之酒同样饮尽,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我觉得吧,”莱昂纳多平和的说道,“你们这主意啊, 还不太行。

    会吃饱峒足,各位就回去多想想吧。好好想一想, 明天公开审判该说些什么,想一想我要的是什么、你们能给我什么。然后再去想想I ,我会希望你们怎么做。莱昂纳多温和的说若:“来, 各位。干杯。”

    在教皇面前,服下这美妙的毒药吧。

    或许赫克托世做不到什么,但至少背个锅还是做得到的。

    一夜之间 ,以囚徒之身谋杀了所有的枢机主教。这臭名也足够他能够多重新稳定局面了。至于这个白球想要成为极权主义者,同时还是极端宗教主义的创始人一不去死 ,难道留着当烟花吗?

    第五个。莱昂纳多心中喃喃念若。3↘6↘0找↘看.↘书↘.君看.↘后↘续↘最↘新↘章↘节↘↘↘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