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废死主义者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废死主义者

↘看^书.君^首^发↘

    废死主义者?哪怕是莱昂纳多,听到这话也还是愣了一下。

    你们法兰克这还挺前卫的啊?这才十五世纪,就能闹出这种动静来

    “说说看吧,亚瑟。”

    莱昂纳多点了点头:“我对此很感兴趣。

    “这件事其实已经配酿了很久。亚瑟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我们虽然战胜了国王 ,取得了国民独立.... 但关于法兰克共和国的新法,却产生了诸多分歧。

    “一些王国时期的法律界权威人士表示 ,“法兰克的许多 古者传统是这个国家历史和理性的体现,因此议会的法律不能违反传统’, 甚至

    “而他们给出了这样的理由:传统是活生生的、 灵活的、富有人性的,而成文的法律既不幽默也不仁慈。,”

    亚瑟说到这里,顿了顿向莱昂纳多问道:“陛下 ,您怎么看?"

    “只是法律界人士试图给自己增加权力而已。莱昂纳多简单的答道。和成文法相比,这种从传统、判例和习惯诞生出的普通法,优点就是足够灵活,缺点就是过于倾向于经验主义,同时权力逸散到地方。

    法兰克共和国推行普通法,这是在莱昂纳多的预料之中的。原本在法兰克王的控制力开始衰落的时候,法兰克王国的各地领主就开始拥有其外在表现,就是同类案件的执行力上,地方法优先于王国法一比如说法兰克王对偷 盗的刑罚是劳役两年,而某地领主颁布的地方法案, 对偷盗的惩处是剪除耳朵或是剁手。那么当地的小偷,自然要执行当地的法案..哪怕是王室派的贵族,也不可能事都按国王说的做。那样不仅会让国王得寸进尺,也会让其他的领主贵族们看不起,也就因此而失了体面。而法兰克王国和条顿不同,他们没有对境内流民的过度限制...这意味若 ,如果人们不满足于某地的法律,就会外逃到别的地方、别的领主的境内。而这些人是会给领主纳税的。

    于是这就相当于是把一个会生钱的猪 崽送了出去.对领主来说自然是亏的。可如果法律定的过于宽松.老实的领民又会不安、混乱度会随之上升。因此在法兰克王的权柄瑶摇欲坠的三十年间,各地方的领主基本都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共识。

    而这种共识.也就是亚瑟所说的“传统”。亚瑟也是点了点头:“他们希望建造这样 种体系:由民众而非是议会决定案件的进行。也即是让一些地方宿老、 权威法律人士、以及国内国际知名人士,以他们所知的"传统' 来断案.而非是按照成文的法典。

    “说实在的... 其实我挺支持这种改动。因为这样,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也便利。我们就可以不用在条框框里赚钱,行事也更灵活一点,在贸易纠纷时付出的成本也就更低。亚瑟耸了耸肩:“我们法兰克的西侧和南侧都是海 ,而北侧和东侧都是条顿。如果想要向外扩张,就只能从大海入手了。总不能顺便高了群条顿人吧?

    “所以,我们的法兰克母亲还是要靠我们这群在外经商的游子们供养的....议会 ?他们说了可不算。赚钱还是要靠我们商人,他们除了提供一些极为有限的的政治上的支持,还能做什么?”

    亚瑟说到这里,微微一笑:“不如说 ,就是因为谁也没办法说了算,倒不如我们大家各凭本事。

    “那么,那群废死主义者又是什么情况?"

    莱昂纳多问道。

    “主义?亚瑟忍不住嗤笑一声:“我倒觉得 ,虽然他们满口讲的都是主义,但心里藏得都是生意。

    “在我们讨论,是否要立新的、属于法兰克共和国的法典的时候,他们突然杀了出来。讲着什么,既然推进传统法 ,是为了推进一种富有人性的”、 仁慈’的法律,那么为什么不让这法律更仁慈一些?"

    说到这里,亚瑟的嘴角讽刺般的上扬:“他们说着什么,人民是嗜血的、盲目的,应淡化他们的报复观念;还说着什么,罪犯也应有人权他们也有父母妻儿,为什么不能放他们一条命呢 ?即使永远监禁、或是放逐.也比直接杀死一条生命要好一一 更不用说那是同类 ,处刑者也是人类,这对处刑者也同样不公平。”犯人有人权,受害者就没有人权了吗?

    还是说, 已经发生的事就直接忘却, 只要亡羊补丰就好?

    亚瑟摇了摇头,看向莱昂纳多, 无奈的耸了耸肩:“但是有些 人就爱吃这么一套。 那些尤爱在贵族学校宣传这一政见,主要就是面向那些生活高足、家境良好的年轻人

    “比如说,我的儿子如今也是其中-员。或者说,我们中许多人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接受了类似的观点.但在这件事上.我们却无法得到一些法律界人士的帮助.但莱昂纳多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和常识所违背的一个事实是,越是重刑的国家、城市和个人领土,法律人士的地位就会相对越轻。因为简单、粗暴、原始的断案,总是比直法典或是引案例, 衡量刑轻重要轻松的多。若是以干涉人权这一理由废除死刑,那么这就意味着无法以同类刑或是更高刑进行替代,因为这也同样干涉了人权。换言之,这意味着刑罚的减轻。

    大体来说,随着文明的发展刑罚总是逐渐减轻的。但这并不能一蹴而就。粗俗一点的说,奶子越大的人要用的罩杯也越大;但是你换上了更大的罩杯.并不会让奶子也随之变大。奶子要想变大,那要冲着自身下手. 光换个罩杯有个屁用。

    可若是罩杯大了,做罩杯的人总是喜欢的。尤其是这罩杯本身比奶子要大,就更需要人工操作补上中间的空隙。个人若是按规矩行事时,能得到更大的操作空间,也就意味若他在这一领域内的权力得到了事实 上的提升。所以在他们的立场上,他们不会抵抗这一思潮。 因为这给他们本身带不来好处,也会受到来自同行的攻讦。

    于是面对这一思潮.无论是支持成文法还是习惯法的.都无法从反对这一思潮的行动中得到来自 业内人士的支持。而对方则可以随意的打击任意一 方,并融入于对面一方的立场之中。这就让法兰克共和国就法律问题的大讨论陷入了僵局。

    “我大概明白你们面对的问题了。莱昂纳多叹了口气。3↘6↘0找↘看.↘书↘.君看.↘后↘续↘最↘新↘章↘节↘↘↘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