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致四千年后 > 第一百八十章 可惜当年

致四千年后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可惜当年

↘看^书.君^首^发↘

    “发不出去?

    弗兰克斯公爵夫人瞪大了眼睛,仿佛母狮子样般王怒的咆哮若 :“怎么 可能发不出去?你们知道你们在跟谁说话吗?”

    “知道的,夫人。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慢悠悠的喝着红茶,公爵夫人的双眼满是血丝,仿佛 下一刻就要无所顾忌的放声尖叫出来样一和老人在 起的经理已经齜牙咧嘴的皱起了脸, 等待着预料之中的尖叫声男穿耳膜.这位年仅二十余岁的公爵夫人,即使在法兰克贵族中也是出了名的肆无忌惮、任性妄为。

    她和弗兰克斯公爵在辈分上是兄妹,但年龄 上却差了接近十岁。公爵快四十岁娶了成年不久的她.. .而在那之前,她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住在了公爵家中,被公爵以那完全的溺爱态度抚养长大。

    贵族之间的争斗,只要不触及核心利益,便总应是优雅而平和的一 无需为了 身外之物多做纠缠、也无需不要脸面的斩草除根。他们认为, 若是自身能力足够、即使被暗算也早晚能找回牌面来。 那些为了- 时胜负而失态的人, 便会被其他贵族在私下嘲笑讥讽。

    ...唯独莉迪亚弗兰克斯与其他人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因为她-直在失态,其他人反而无法吐槽她的态度问题。

    她即是公爵的妻子,也相当于是她的女儿。公爵对她的眷恋和痴迷路人皆知,以至于从来没有人会反抗她的意愿少,在弗兰克斯公爵死去之前是这样的。莉迪亚深吸一口气,没有发怒尖叫,而是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

    她骄傲的昂起头来、露出纤细锁骨的脖领让人联想到天鹅:“口价吧,布莱恩先生。我出十倍价,外加座庄园。只要你点个头。这些就都是你的了。

    “我怕我有命拿,没命用。布莱恩平缓的说道:“你的价码不够。 至少买我的命还不够。

    “现在的问题是,你如果不答应的话。你现在就要没命。

    莉迪亚冷冰冰的答道:“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布莱恩先生。 我的丈夫死了。

    “你丈夫死了,跑过来跟我说什么

    者布莱恩的表情渐渐冷下来,那张严肃的脸上显露出恶意:“莉迪亚小姐 ,我想你是来这找个新的丈夫的,对吧?我虽然年纪老了,但如是为了您的话,我想还是可以勉强一 下的。”

    “把新闻还我,闭上你的嘴!"

    莉迪亚端坐在座位上,低声喝道,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一诸事不顺啊。

    今天她已经连续碰壁一天了。整个法兰克,竟是没有一家报社愿意接她的新闻。那个总爱胡编一些八卦新闻的狗头人,开始在那假正经;那个总是热情的招待她的男人,甚至连见都见不到;那个无论她如何责骂都面带笑容的女人,开始恶毒的咒骂着她和她的父母..

    甚至就连最忠诚的布莱恩也肯叛了她一在她的丈夫还在的时候 ,布莱恩曾温和的对她说.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话就请找他。而她的角也是这么做....他同样也给予 了她所想要的帮助无论是给她制造不在场证明,还是帮忙急藏她的情夫。布莱恩甚至没有告诉公爵.这难道不足以证明他并非是为了公爵才照顾的自己吗而如今,才过了仅仅两天而已。

    弗兰克斯家族的血脉还未断绝啊?怎么现在就

    “至...把新闻稿还给我。“莉迪亚的声音有些微弱,却仍旧清晰而骄傲:“看在之 前你帮过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对弗兰克斯家族的无礼。但者布莱恩却只是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 ,莉迪亚小姐。

    “倒不如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一快些回家 ,什么都不要管。乖乖的当一只鸵鸟,把脑袋埋进被子里。这样的话,说不定你还能活。他以近乎怜悯的语气如此说道。而年轻的公爵夫人终于被完全测怒。

    她毫不犹豫的从包中抽出自己的手枪,对准了老布莱恩:我最后一 次声明,把稿件还给我!"难道被枪指着的时候,老布莱恩还会去赌里面有没有子弹吗?莉迪亚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但下一刻,她只感到后心一她手中的女士手枪跌落出去,像是打水漂样在地板上滑行若,掉落在老布莱恩身前。她的视野渐渐模糊,看着老布莱恩慢悠悠的捡起手枪 ,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逐渐失去了意识。

    “真是可惜了。

    “多么年轻美好的女孩。

    “给她个干脆,这说不定对她也好。

    黎明报社的经理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手枪别回到腰间:“起码这样她能作为一 位无知而纯洁的公爵夫人死去。而无需背负罪人之名。

    “我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是觉得可惜罢了。

    今年已经快六十岁的老布莱恩眯若眼睛,把手枪放回到桌上,可惜般的喷了一声: “我要是年轻三十岁 , 说真的。我定会试者把她搞到

    “老爷子你还是歌着吧,”经理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总该是我们年轻人的世界了。 你想想看,三十年前。你想过有朝- -日弗兰克新家族会垮台吗?'

    “说实在的,想过出乎意料的,老布莱恩眯若他那双有些昏花的老眼,咂了咂嘴:“那时候我还年轻。 比现在天真的多。

    ”当时我想法很简单,也很纯粹。 我想着...他们作恶多端、个个手里皆是人命。这样的家族,早晚有一点会遭报应的。

    “可等者了老了才发现...这报应呢?说好的报应在哪呢?怎么好人活不久,这越坏的人却活的越带劲呐?”

    老布莱恩说若, 呵呵的笑出了声,伸手点了点桌上的新闻稿,以苍老的声音答道:“你看呢。 这报应还是来了。

    “可惜啊,晚了三十年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感叹着:“如今的我 ,大概死了也会下地狱的。我就看看,什么时候我也能遭报应吧....希望能在我老死之前。

    “教皇陛下说得对,”经理轻声说道,“大部分的中年困惑 ,基本上都有年轻时的个人偏见以及个人缺憾的前因。

    老布莱恩又沉默了一会 ,吩咐若站在门口的经理:“听我说 ,先给教皇陛下的人打电话。通告声,问问他们这尸体是打算怎么个处理法如果他们没什么吩咐的话,就拉到后院装进袋子里。等晚上没人的时候。绑块石头丢进河里。记得翻墙出去。别走正门。”

    “放心,我懂。倒是您老人家,听着也挺熟练的。

    “那是。老人淡淡的说道

    今年的武汉大学新生辩论赛队名又.

    出来了。。今年也是玩梗很多的一

    年。。

    可酸

    小时前@瓜组情报员

    名

    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哥哥姐组们说啥都队

    艺术学院

    信息管理学院

    新闻与传播学院

    文学院

    3

    数学与统计学院

    4

    47

    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

    弘毅学堂

    6

    二 61

    一化院

    城市设计学院3↘6↘0找↘看.↘书↘.君看.↘后↘续↘最↘新↘章↘节↘↘↘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