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妖孽总裁之绝宠小公主 > 第309章 只有两年时间了

妖孽总裁之绝宠小公主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309章 只有两年时间了

金越泽听他讲了一遍后,语气带满了怒意问:“第一眼看到他的人是谁?今天谁去A楼了?”

    “我从拍摄区回来的,A楼没人,今天都休息,就几个保安和其他楼层的工作人员,第一个看到阿敬的是个保洁,她告诉我的。”贺远烨蹙着眉宇说了句。

    “两层楼……”金越泽神色恍惚了起来。

    “对了,今天电梯有检修到坏了,但是他如果是去楼下走楼梯,也不会失足两次吧?”贺远烨又疑惑的问了一句。

    金越泽不知道,阿敬在中时,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谁不知道他性格善良,不会有仇人故意害他。

    失足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个谁都说不好。

    监控……对了,监控!

    金越泽立马打了大楼保安电话,“给我现在!把监控立马调出来,今天一整天的监控,有多少人进过大楼!”

    保安愣了会说:“泽少……今天的监控是坏的……”

    坏了!

    监控又坏了!

    为什么关键时刻监控总是出问题?

    云导这时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额头还冒着细汗,眉宇蹙在了一起,看到手术室的灯后,他神情越来越苍白,一眼就看出了他心中的慌乱还有那抹恐惧的眼神。

    他开始是一句话也没说看着手术室,随后等了几分钟就按耐不住了,转身就抓住贺远烨衣领愤怒的吼道:“到底怎么回事!他是怎么摔下楼梯的?你是怎么看到他的?!”

    贺远烨拉开了他的手,觉得他可能有些情绪失控,“云导,您先别激动,我现在怀疑是有人故意害他。”

    “谁敢动我云宏臻的儿子?他又从来没得罪过谁!!!”云导愤怒的吼道,他唯一的孩子就是云沐敬,他如果出了什么事,让他怎么办?

    他准备闯进手术室去看看,金越泽立马挡在面前拦住他:“云导!会没事的,您先别急!”

    这时有个护士出来了,云导上前就抓住她的手问,面容接近狰狞,“我儿子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

    “先生……里面病人失血过多,我需要去拿血袋,您……您先放开我。”护士被他这模样吓到了,说话都开始吞吞吐吐。

    云导听后放开了她,护士立马就慌张的跑了。

    他站在原地呆滞了很久,还没告诉自己的妻子,不然以她姓格,绝对会晕过去。

    护士再次进去后,门又关上了。

    他安静了很久,双目无神的:“谁先看到他的……最后跟他见面的人是谁?”

    贺远烨如实回答:“一个保洁打扫卫生看到,就告诉了我,当时他已经昏迷了,除了我,楼层里没有其他人。”

    云导忽然是非不分的揪住了贺远烨的衣领,他瞪着眼看了他很久,贺远烨……也不太可能。

    他有什么理由?

    他名下带的艺人现在是咪汐紫,难道因为他停了她的戏,贺远烨来对付他儿子?

    “云导,您冷静一下。”金越泽拉开了他,贺远烨的确是现场发现的,但是他绝对不可能对阿敬动手啊!

    云导靠墙思考了半天,贺远烨一直和他都很熟,他的姓格他也是知道的,怎么会害阿敬。

    “难道真的是失足吗……”

    贺远烨没注意云导的神情,继续说着当时现场的事:“不太可能,我看了楼梯,第一层楼的时候就有桖迹了,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站不起来了,肯定会昏迷,是怎么又摔了第二次的?”

    云导和金越泽同时看了眼贺远烨,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我的猜测是,有人把他推了下去,他昏迷之后,那个人觉得他还有口气,就又将他摔到了楼下一层。”贺远烨是聪明绝顶的人,怎么都不会相信是意外。

    云导听后心里一阵阵的抽疼,他没怎么管云沐敬,也对他没有太严厉,都是因为惯着他,不想让他过的不开心。

    而今天,他儿子躺在里面生死不明,凶手都不知道是谁,愤怒再次冲昏了他的头脑。

    他又开始怀疑贺远烨,他为什么判断的这么清楚?

    今天公司只有他,也是他发现的云沐敬,像是在假情假意,动手了然后推测到别人身上去?

    云导沉声开口:“贺远烨,我上次停了汐儿的新戏,你还来找我说不公平,说明星都有绯闻,是我做的不对,那天你是不是生气了?”

    贺远烨听后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啊,那天我是对你通知的停戏不满,但是你不会怀疑我因为这件事去害阿敬吧?”

    云导没说话,他不太确定。

    贺远烨立马讽刺起来大笑:“哈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那么请问,我既然不爽,想报复,那我也肯定直接对你动手啊,是你停戏,又不是阿敬。”

    结果云导来了句:“如果你不敢对我动手,阿敬好下手,就找他去了,他从来没有得罪什么人,我想不到还有谁会害他。”

    “不行了!我觉得我会笑死,云导,我知道你担心阿敬,可是拜托,你理智一点行不行?”

    贺远烨又是好笑又是愤怒,这么点小事,他会去害云沐敬的命?拜托,他还不至于这么喪心病.狂吧?

    如果不是他发现云沐敬,这小子现在已经彻底断气了!

    云导靠在墙边,烦躁的揉了揉头,平静了一会儿后,才觉得刚刚他太冲动了,没有证据,贺远烨也不是那种人。

    真的是他做的,他完全可以不救阿敬,那谁也发现不了,直到他死了也没人知道。

    “云导,你先坐一下,安静的想想,贺远烨这么正直的一个人,他平时对阿敬也挺好的,肯定不会对他动手啊,为什么动手了还送医院来?”金越泽将他拉到旁边坐下后说了句。

    云导也安静了,可是,那究竟谁会害阿敬,他为什么这么做?

    ——

    与此同时这边——

    齐铭到博苑的时候,找到了门口停车场的兰博基尼熟悉的车牌号。

    他走过去后,看到上官霖已经后座里睡着了,脸色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眉宇紧蹙在一起,右手还攥紧着胸口的衣服,似乎是疼晕过去的。

    他拿出了车子的备用钥匙,打开了车门就上去了,赶紧先试探了一下他的气息,还好,没死。

    “上官霖,上官霖!”齐铭扶着他直接喊了两声名字,没任何反应。

    齐铭拿了瓶矿泉水,将带过来的药喂他喝下,随后又将手放到了他脉搏上,立马就蹙紧了眉宇,沉静了很久,他身体比他想象中的严重多了。

    “齐铭……你还是来了……”上官霖缓缓睁开了眼,声音有气无力,看到齐铭的脸色不对,他轻笑了一声又问:“我还能活多久……”

    齐铭看着他,心底多出了一抹忧虑,面色沉郁的回答:“两年。”

    上官霖没说话了,两年……原来已经这么短了……

    齐铭:“如果答应做手术的话,成功了就没事了,这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方法。”

    上官霖依然没说话,齐铭说了,最高成功率都是40%,他身体情况复杂,可能只有30%存活率,他不敢进手术台,害怕曾经的那些事情重蹈覆辙。

    “如果是你的话……或许我敢……”

    上官霖又低声说了句,因为有熟人在身边,他才会觉得有安全感,不觉得那个手术室陌生。

    也只有齐铭,能让他放心的把命交给他。

    “上官霖!别人国外高才医生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我上?如果手术失败了,你死在我手上,你觉得我下辈子还会好过吗!!!”

    齐铭怒吼了一句,因愤怒脸色都气紅,双眉紧蹙,额上青筋直跳起来,他是真生气了。

    上官霖坐直了身子,扶在车窗旁的指尖发颤,“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齐铭刚刚的愤怒立即尽收眼底,哎,看上官霖这病殃殃的样子,他都不忍心骂了,“那你答应做手术吗?”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