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启禀九千岁:女皇又重生了! > 第679章 相见(3)

第679章 相见(3)

毒茶茶眸色一动,抬起了头,朝着宫影漠望了过去,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颜笑煦,吞了口口水,生平第一次这般无措和恐惧。

    就像是……

    第一次见宫影漠之时,那般的恐惧。

    “夫……夫君……”

    毒茶茶刚刚唤出了声,宫影漠便背对着毒茶茶,站在了毒茶茶的面前,眸色阴翳的朝着颜笑煦望了过去,半响,他的薄唇微微勾起了一抹腹黑的弧度。

    他伸出了修长的手,朝着毒茶茶轻轻挥了一挥,声音若醇厚的美酒一般,惹的人心醉。

    “阿茶,过来夫君这边。”

    宫影漠说罢,毒茶茶便缓缓地放开了白烨的手,朝着宫影漠走了过去,他刚刚站在了宫影漠的旁边,宫影漠便揽住了她的腰,垂下了眼,朝着毒茶茶的唇吻了过去,妖孽般的眉眼间,带着一抹挑衅。

    自从离了邬国,宫影漠已经许久未曾见过颜笑煦了,颜笑煦也许久未曾和宫影漠见过面了,两人一见面,空气中便弥漫了阵阵火药味,这其中,最怕的,莫过于毒茶茶了。

    毒茶茶死都没想到,宫影漠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早知如此,她死都不会答应让颜笑煦跟着她一起回来!颜笑煦要同父皇商议事情,关她屁事!她这分明是在自杀好吗……

    “宫影漠,你……你去哪儿了?我们在入麒麟部落的时候,便失散了,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去寻我?”

    毒茶茶试着想要转移话题,她眸中带着恳求的朝颜笑煦望着,希望他能够赶紧离开。

    然而,颜笑煦只是似笑非笑的在原地站着,眸中带着些许冷意,一点儿想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似是要站在这里,和宫影漠斗到底了。

    “我原想先你一步,去麒麟部落的皇宫,在那处等你,却路遇了八头龙,那八头龙不知在哪儿吸取了你的精神力,我便追到了他的身后,将他给杀了,唯有这般,你的精神力才能恢复。

    我杀了他之后,已经是好几日过去了,再去皇宫内寻你,你却已经去魔族大陆了 ,我总晚了你一步,刚到时,你这丫头已经离开了。

    我猜你定还要回精灵大陆,便直接来这儿寻你了,唔……没想到,恰巧在这精灵大陆的门口看到你。”

    宫影漠似笑非笑的朝毒茶茶望着,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怪不得……怪不得有几日的时间,我感觉一直无精打采,提不起来精神,原来我的精神力,被那混账给吸收了……”

    毒茶茶眸色微闪,轻轻蹙起了眉。

    她说宫影漠怎么一直不去寻她,原来还是为了她……

    “丫头,该解释的,夫君都同你解释完了,丫头是不是……也该同夫君解释解释,颜笑煦为何会在这处?”

    宫影漠的眸底带着一抹阴鸷狠戾,吓的毒茶茶小心脏一颤一颤的。她讪笑了一声,道:“我皇奶奶被困在东山之巅,要去东山之巅,必须得先拿到东山之巅的令牌,而颜笑煦那处有令牌,我便去寻他要了。

    后来他跟着我一同去了东山之巅,将皇奶奶给接了过来,再然后……他说他寻我父皇有事,我便又让他一同跟来了……”

    毒茶茶说罢,颜笑煦的眸中掠过一抹伤感和调笑,长长叹了口气:“阿茶只顾着解释,圆你的脸面,却是忘了,在东山之巅,你都唤我什么了。”

    毒茶茶:“……”

    颜笑煦这是嫌她死的不够快么?

    “阿茶唤了我那么多声夫君,如今却都给忘了,着实令我伤心。”

    颜笑煦说罢,无奈摇了摇头。

    宫影漠浅浅一笑,眸中带着温柔宠溺,凑近毒茶茶的耳旁,轻声的道:“乖,等夫君收拾了颜笑煦,再去收拾你……”

    他说的话虽是那般的宠溺,却让毒茶茶的小心脏,差点便停止了跳动,从头凉到了脚。

    大灰狼笑眯眯说出的话,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毒茶茶猛地伸出了手,拽住了宫影漠的衣袖,若非这么多人都在这,毒茶茶都想给这位爷跪下了!

    毒茶茶仰着巴掌大的小脸,可怜巴巴的朝着宫影漠望着,晃了一晃他的衣袖:“夫君……”

    她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跟只被欺负了的小兔子似的,那只兔子却不知道,它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更能让大灰狼兴奋起来。

    尤其……

    是宫影漠这个变/态!

    宫影漠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毒茶茶手中的衣袖,便消失不见了。

    “乖丫头,若是还有力气,不如留到晚上再叫。”

    宫影漠的眸中,难得流露出了一抹怜悯和不忍,却是吓的毒茶茶猛地打了个寒颤,快要哭了出来。

    特么的!他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吓人?晚上她要和皇奶奶一起住!再不济,她要和父皇母后挤一起!

    毒茶茶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嗖的一声便跑到了白烨的身后,露出了一颗小脑袋,朝外头看着,紧紧抱住了白烨的衣袖。

    前面宫影漠和颜笑煦已经打了起来,两人在此处施展不开,便去了附近的山头打斗。

    白烨一脸不解的朝毒茶茶望着,不懂他的宝贝女儿,为何会被吓成这样。

    他伸出了手,轻轻拍了拍毒茶茶的肩,柔声道:“阿茶,看影漠对你多好,你都带着别的男人来皇宫门口了,人家都没有生气,还柔声细语的哄你,纵然你没有背叛宫影漠,但人家能保持那般的风度,丝毫不怀疑你,也是极难得的。”

    毒茶茶:“……”

    “阿茶,你哭什么?谁又欺负你了?同父皇说说,父皇跟你出气。”

    “……”

    “怎的憋着不说话?看看这小脸都快憋红了,究竟谁欺负你了?”

    毒茶茶将事情憋在心里,有苦不能言,她深吸了一口气,可怜巴巴的道:“父皇,我想你了,今晚我和你挤一张床好不好?”

    “不!好!你都多大了?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我愿意你母后还不愿意呢!”

    “呜呜呜呜呜……你们都不爱我……”

    毒茶茶心中憋屈,正打算哭出声来,她眸色一动,大老远的便看到了一辆马车,朝着皇宫门口行驶了过来。

    毒茶茶还未曾说话,马车的车帘便被掀开了,从车帘内露出了一颗俊美的脑袋,男人欣喜的朝毒茶茶挥了挥手,声音中满是思念。

    “阿茶!皇爷爷来看你了!”

    毒茶茶小心脏一颤,忙缓缓地移了位置,将花如意挡在了身后。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