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惊喜上演:我和影帝那些事 > 第190章 炒CP可以喽?

第190章 炒CP可以喽?

走回病房,还没进去,在门口就能听出楚婉儿痛苦的呻丨吟声。

    谢一衡听在耳中,十分不忍。

    有护士在里面照顾,他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打电话给姜成,将医院这边的情况汇报了一遍。

    姜成听楚婉儿没事,松了一口气,拜托谢一衡好好照顾,并说自己有时间了就会过来探望。

    挂了电话,护士急匆匆从病房里出来了,她手里拿着的白毛巾,上面沾满了血迹。

    谢一衡看到后吓一跳,一把拉住了护士,“这是怎么回事?”

    “病人麻药过了,这会正是最疼的时候,她不肯喊出来,把嘴咬破了!”

    “你说什么?”

    谢一衡几步冲丨进病房,一眼就看到楚婉儿没有打吊针的那只手抓着床架,牙齿死死咬着上唇,殷红的血水从她的嘴角汩汩而下,很是惨烈。

    “你别咬自己,疼了就叫,叫出来。”

    “……啊……啊……”楚婉儿试着张开嘴巴,但是疼痛根本就忍不住,她又一次咬住了嘴唇,而且比头一次更狠。

    谢一衡实在不忍看到她这样伤害自己,把自己的胳膊伸了过去,“你别咬自己,想咬就咬我吧。”

    楚婉儿已经疼的失去了理智,她一口咬住谢一衡的手腕,空着的那只手,也掐了上去。

    从小到大,谢一衡无论做什么,身边都有佣人小心照看着,一般小朋友学走路的时候,会摔倒会哭,而对于谢一衡来说,这种事不会存在,即便是他要摔倒,也有佣人赶在之前给他做垫背。

    所以,当楚婉儿一口咬下去的瞬间,谢一衡疼的鼻尖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如此痛的感觉。

    手腕上渐渐有暗红色的血流了下来,谢一衡闭上眼睛,深呼吸让自己放松。

    病房门被再次打开,邢立风一样的走了进来。

    邢立吃惊的望着谢一衡流血的胳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喂!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蠢事呢!”

    谢一衡眼下疼的烧心,顾不上和邢立贫嘴,他咬牙道:“你别管我,先看看她,她疼坏了。”

    “不用你说。”邢立检查了伤口后,直接陆起楚婉儿的袖子,打了一针。

    针头的液丨体推丨进肉里,楚婉儿痛苦的呻丨吟声慢慢变小了,接着,她眼睛一点一点阖上,似乎是睡着了。

    “你给她打了什么?”谢一衡怀疑的问。

    “镇定剂,我调过剂量的,你不用担心。”邢立视线投向谢一衡血淋淋的胳膊,神情甚是严肃:“你胳膊需要消毒包扎,跟我去办公室。”

    谢一衡这才从楚婉儿嘴里抽出自己的胳膊,上面两排深深的牙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见谢一衡对楚婉儿还是放心不下,邢立翻了个白眼。

    “你就别瞎艹心了,这边有护士看着呢。”

    如此,谢一衡才放下心来,跟着邢立去办公室包扎。

    办公室里。

    邢立一边用棉签擦去血迹,一边埋怨谢一衡:“你怎么这么莽撞,咬伤是很容易留疤的你知不知道!”

    谢一衡痛的皱眉,语气却是淡淡的。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一个男人,总不能看着她把自己的嘴唇咬烂吧。”

    “是吗?那你真是菩萨心肠啊。”邢立冷笑,“我们医院每天都有可多人生不如死,菩萨您要不要救一下?”

    谢一衡知道邢立是在挖苦自己,但仍旧接上话说:“可以啊,你写个申请,我给您们医院捐钱。”

    “行,你说的,我等会就写!”邢立气呼呼的将纱布缠上去,听谢一衡痛的嘶了一声,他又放柔了动作,小心的缠好了。

    虽然还有灼丨热的痛,但毕竟是外伤,包扎好后,谢一衡说了句谢了,就起身准备离开。

    邢立不解气,喊住了谢一衡。

    “一衡,你到底在干什么?如果是别人的未婚妻,你现在的行为,可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吗?”

    谢一衡没回头,没吭声。

    邢立继续说:“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希望你理智一点,不要被爱情这种鬼东西冲昏头脑,为爱痴狂的男女,都是傻丨子中的傻丨子。这话不是你以前自己说的吗?”

    “是,是我说的,我纠正一点,我并没有为爱痴狂。”

    “你这还不叫为爱痴狂,你这都……”

    “不是。”谢一衡没让邢立说下去,他转过身,一字一句道:“她原本是我的未婚妻,我只是把原本属于我的人,重新抢回来罢了。这跟爱无关。”

    说完,他拉开门出去了。

    短短半个小时,邢立被谢一衡震惊了两次。

    什么叫原本是他的未婚妻?

    难道,这个女人就是之前传的谢一衡的未婚妻,但是又被人抢走了?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敢从谢家大少爷手中抢人?

    那这个女人也不得了啊,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还把谢一衡耍的团团转!

    邢立感觉自己向来逻辑一流的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

    不过,他才不相信谢一衡说的这与爱无关的屁话,男人最了解男人了,爱这种东西,就算不承认,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

    剧组里。

    许倩以提前熟悉环境为由,将谢方臣邀请进了二进院子她布置了一半的小画室里。

    谢方臣坐在凳子上抱着剧本背台词,她则端坐在画板前,专注的画画。

    心里惦记着楚婉儿的伤势,谢方臣没法专心背台词,便朝画板看过去。

    画板上,是一副素描,虽然还没有画完,只画了大致的轮廓,却也能看出,画的是谢方臣。

    “你画我干什么?”谢方臣直截了当的问。

    “啊?”许倩不自然的笑起来,“画着玩啊。”

    谢方臣没吭声,眼睛依旧盯着画。

    许倩视线扫过去,见谢方臣并没有受宠若惊或者是兴奋一类的情绪,便以退为进的解释:“你这个角色,是需要画画的,我画的这一张,完了可以当做道具,凌子玄的自画像。”

    “费心了。”谢方臣仍旧没什么情绪。

    许倩热脸贴了个冷屁丨股,再多的热情也被谢方臣冰冷的态度所浇灭了,于是她也沉默下来,盯着画板发呆。

    良久,谢方臣才又一次开口了。

    他直视许倩,目光似乎能看透人心似的,说:“许倩,你突然跟我走这么近,是想跟我炒作CP呢,还是喜欢我?”

    许倩诧异的几乎扔掉了手中的铅笔,她没想到,谢方臣居然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谢方臣就又说话了。

    “如果你是喜欢我,那我劝你还是早点把这喜欢扼杀在摇篮里吧,我不会喜欢你的。当然这跟你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所以我不希望你浪费任何感情在我身上。”

    许倩垂下头去,干笑了几声。

    谢方臣看到许倩脸上受伤的表情,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依旧板着一张脸,并没有因此而出言安慰。

    对于无关紧要的女人,谢方臣的心,一向狠的跟石头一样。

    不过许倩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转头看向谢方臣,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

    “那你的意思是,喜欢你不可以,炒CP可以喽?”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