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启禀九爷,那小妾又作妖了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点将

第二百六十五章 点将

江宁织造一职,其实就是为宫廷供应丝织品并采办各种御用物品的皇商。

    而曹寅得康熙恩宠,不仅管丝织品,还担任盐官,掌管两淮所有和盐有关的交易。江南的盐商多有钱呢?

    周澜泱问出这个问题后,弘映眼神一亮,倒杯热水给他娘,轻声道了四个字:“富可敌国。”

    她脑子一懵,隐约想到之前似乎听董鄂惠雅提过,如今两淮盐商管理权在胤禟手里。

    ‘老爷子这是去江南要账去了,爷不主动些,那些盐商们指不好就要将管理有方的帽子扣爷头上了’

    胤禟的话言犹在耳,周澜泱不禁打了个寒颤,喃喃道:“你阿玛在何处?”

    “在前院皇玛法身边候着呢。”弘映刚答了话,门前探了个小脑袋,奶声奶气的喊道:“弘映哥哥。”

    “弘春弟弟!”

    弘映跳下凳子将小人拉了进来,弘春有些怯怯的看着周澜泱。

    周澜泱记忆一下被拉扯回到素素身死那个晚上。

    若她不死,肚里那个孩子都该生了。

    “想出去玩儿?”周澜泱望着两个孩子笑了笑。

    弘映眼巴巴的点点头。弘春也迫不及待的答道:“十七叔带了弹弓来,我们要去打鸟!”

    “打到鸟儿它不会痛吗?”周澜泱突然慈爱爆棚蓦的就红了眼圈儿,弘映不由扶额,手肘抵了下弘春,又说道:“额娘别伤心,我们只打坏鸟,不打好鸟。”

    “你们哪儿分得清好鸟坏鸟……”周澜泱一脸悲戚

    见着自己母亲伤春悲秋的戚戚然,弘映一时根本不能将面前的人与那个逮蛇捣鸟的人联系到一起。

    弘映叹了口气,像个小大人,心里笃定阿玛不在,他便要承担起照顾好额娘心情的重责,哪怕自己才五岁半。

    “弘映阿哥,弘春阿哥,万岁请去前院儿……”

    平日在康熙南书房伺候的小太监过来请了两位小主子,言下之意所有在行的皇孙们都去了前院儿。

    “哎,打不成鸟了。”弘春垂下脸来,一脸哀苦。

    “还是快些前去,莫让皇玛法等急。”弘映宽慰了弘春一句,转而给周澜泱做了个礼,“额娘好好歇息,儿子去去就回。”

    周澜泱点点头,目送他们出了门。

    那正院里,皇子皇孙们站了两排,个个英俊挺拔,高贵不可方物。周澜泱若是见此一幕定要叹一句:论血脉基因的重要性!

    “皇子皇孙们个个都长的好,个个都是富贵相,由此可见,咱们大清必将千秋万代,皇上是盛世明君啊!”

    说话的人是个半瞎了眼的老婆子,还坐在康熙身旁的位置,康熙笑吟吟的侧首说了句。

    “奶娘您再好好瞧瞧,觉得朕哪个孙子生的最好?”

    这老婆子原来就是曹寅的娘,康熙幼时的嬷嬷,当时康熙不得先帝宠爱,这奶嬷嬷为了他可是受尽了白眼,吃尽了苦头,曹家有此今日殊荣优渥,曹家老夫人功不可没。

    “都好都好,老奴瞧着个个都好。咳咳咳……”曹老夫人咳嗽几声,怕污了圣听,绢子掏出来捂着口鼻憋红了一张脸。

    康熙挥挥手,梁九功立即将随身携带的药葫芦抖落出两枚药丸。

    康熙和颜悦色说道:“奶娘试试,这药丸是人参山药做的,补气益身最好。”

    “臣谢皇上赐药!”

    随着曹寅一声高喊,一屋子亲戚下人跪了个遍,曹老夫人接过药丸便吞了下去,而后很给面子的说道:“果真是沾了龙气的好药,老奴一用便觉得好多了。”

    康熙噙笑,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朕的孙子,这次来了不到一小半,可也不在少数,明日巡河,自然不能都给带上,怕阿哥们说朕偏心,就请奶娘掌掌眼,哪位小阿哥生的好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

    在座阿哥宗亲们都恨自己没一双看心眼儿的眼睛,闹不懂老爷子怎么这次巡河要把孙子辈给带上了?莫非,要选那孙子的爹做太子?

    “老奴怎么敢点皇孙阿哥的将。”曹老夫人笑眯眯的捂着嘴,连连推脱。

    康熙仰头大小两声儿,道:“朕幼时,奶娘曾对朕说过‘三阿哥,嬷嬷会看人的很,您生的这般好,福气都在后头’记着奶娘曾经呵护关怀,朕多年从不敢忘!故而绝对信任奶娘眼光!”

    闻言,曹老夫人起身便跪,口中喊道:“能伺候皇上是老奴经年福分,拖着个要死的破败身子还能见圣颜已是上天垂怜,陛下一句不敢忘,老奴是世世修来的福分啊!”

    老太婆被康熙感动的直掉泪,那些个宗亲阿哥见老爷子长舒一口气,了然的要配合君上把戏演下去。

    首先裕亲王保泰就发了言。

    “皇上与曹老夫人之间可谓是哺乳之恩,圣荣回报。当是君臣表率啊!”

    “是啊是啊。”

    个个点头称是,一副佩服感动神情

    胤禟差点就要憋不住笑,胤祯轻轻掐了他一把,以口语道“憋着!”

    “奶娘快起来。”皇帝亲自将人扶起,坐回了软座上。

    曹老夫人扫了几眼皇孙们,点了个人,笑眯眯道:“老奴瞧着这位小阿哥不错,一双眼睛又大又亮,身段修好,面容高华,是个好娃娃。”

    胤禟侧目一扫,当即汗毛竖立,却又忍不住骄傲自豪。

    老夫人点的不是别人,正是弘映!

    弘映被点了将,不慌也不忙,前来几步,掀袍跪地道:“孙儿给皇玛法请安!”

    “弘映啊……”康熙慈爱的招招手,“过来。”

    弘映以膝坐地,挪了几步,近了天子脚边,才抬头看向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好。”

    “小阿哥好。”曹老夫人点点头,看向弘映的目光真是止不住的喜爱。

    “起来吧。”康熙伸手将弘映拉起,到了自己身边,左瞧右看,突然笑道:“老夫人点了你的将,明日陪皇玛法巡河,怕是不怕啊?”

    弘映摇摇头,“不怕,伺候在皇玛法身边是幸事,荣耀事,孙儿高兴都来不及!”

    “哈哈哈哈…”

    康熙被他认真的小表情逗笑,回首看了眼胤禟,道:“老九啊,朕瞧着你这儿子是个比你还胆大的!”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