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丑女当家:种田喜事多 > 第214章 缘来客栈

丑女当家:种田喜事多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214章 缘来客栈

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缘来客栈。

    这就是那家在苦苦硬撑的客栈?

    杨新语步子一顿,还是抬起脚走了进去。

    客栈里只有一个老者,他看到杨新语来了,立马迎上去道,“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宿?”

    杨新语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就是这家客栈的掌柜?”

    老者想起郡守大人来的时候说过,过两天会有一个姑娘来接手客栈,立马说道,“没错,我就是这家客栈的掌柜,你就是来接手客栈的那位姑娘?”

    杨新语见老者倒是有些商人的样子,便道,“没错,我叫杨新语,不知爷爷你怎么称呼?”

    老者记得苏惜归临走前的叮嘱,立马躬身答道,“小的叫白云山,在这家客栈当了十多年的掌柜,姑娘要是不介意,就喊小的名字。”

    杨新语连是扶起了他,客客气气道,“白爷爷,我就是来替苏公子打理铺子,跟他没什么关系。倒是你比我了解这家客栈,以后还要你多帮衬。”

    她可不是苏惜归那样的大人物,白云山怎么说都是长辈,哪有长辈给她行礼的道理?

    白云山倒是有些惊讶,他见过很多仗着认识大官胡作非为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这样恨不得和大人撇清关系。

    他坚持道,“杨姑娘,苏大人说让我辅佐你,你以后就是我的上级。”

    杨新语按了按太阳穴,显得很是无奈,“白爷爷,我不知道苏公子和你说了什么,但你身为长辈,完全不用如此拘谨。”

    既然杨新语这么说,白云山岂有不遵从的道理?

    他摸了摸花白的胡子,说道,“杨丫头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就不同你客气,不过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老夫,老夫就是为了这家客栈而存在的。”

    既然这家客栈还在经营,那就能从账本更直观的看出问题。

    杨新语立马吩咐道,“那白爷爷,麻烦你把这家客栈的帐本都拿来给我瞧瞧,我想了解一下客栈的经营情况。”

    白云山早料到会有这个时候,提前准备好了账本。

    “杨姑娘,客栈这四年的账本都在这里,再往前年份的也有,不过都在仓库里。”

    “四年的就够了。”杨新语说着翻开最远的年份,看到上面的数字,她惊讶地瞪大了眼。

    “四年前一个月的收入有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那是什么概念?四年前太白县应该比现在还穷,怎么能一口气挣这么多?

    白云山迟疑问道,“苏大人没跟杨姑娘说吗?”

    杨新语一脸茫然道,“说什么?苏公子只跟我说,白爷爷你还在苦苦经营铺子。”

    难不成她被苏惜归摆了一道?

    白云山叹了口气,原来这接替客栈的杨姑娘,都还没弄清楚情况。

    也罢,既然苏大人要他辅佐,应该是就是要他来说,“是这样的,其实这家铺子原本属于原郡守大人。”

    杨新语就是一个刚穿过来没多久的平民老百姓,怎么会知道这些?

    她挑起了眉,问道,“原郡守大人?他犯了什么法被革职了?”

    说起来苏惜归是新上任的,也就是原来的这个因为什么原因下台了?

    白云山见她什么都不知,干脆从头解释道,“原来的郡守大人名叫孙斌,他因为贪污受贿被查处了。”

    杨新语很快就明白了,“也就是说,这家客栈也是他贪污受贿的一个来源?”

    一家地处郊区的客栈,一个月竟然有一百两的收入,怎么看怎么可疑。

    白云山很是欣赏道,“杨姑娘真是冰雪聪明,不用老夫直说就明白了,这家客栈是孙斌私底下用来收贿的途径,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有求于孙斌,而菜品的价格都定的很高,所以这才有这么高的收入。”

    杨新语恍然大悟,把账本往后两年翻了翻道,“原来如此,我看前两年生意也还不错,就是从前年起,生意才每况愈下,这是为何?”

    那个孙斌应该是最近才下台,就是生意变差,也该是他被查处之后吧?

    白云山摆了摆手,说道,“两年前,朝廷开始严查贪污受贿,孙斌为人谨慎,害怕因此被查处,就停止了客栈的交易。”

    杨新语一脸疑惑道,“停止客栈的交易?那为何还让客栈开下去?”

    白云山解释道,“是为了不引起上面来查的钦差大人注意,后来为了客栈能开下去,老夫调整了饭菜的价钱,倒是有些有钱人家的少爷还会来捧场,但时间一长就越来越少。”

    “可有你改价格后的菜单?”杨新语摸了摸下巴,问道。

    看来这个孙斌还挺谨慎,就这样他还被查处了,朝廷内部的纷争还真可怕。

    “菜单?”白云山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汇,倒是觉得很是新鲜有趣。

    “杨姑娘你说的菜单,可是写着饭菜价格的单子?”

    杨新语这才发现,自己不注意蹦出了个现代词汇,不大好意思道,“就是这个意思。”

    白云山指了指脑袋,说道,“这个无需特意记下来,老夫都记住了,杨姑娘有什么疑问尽管问。”

    杨新语也没去过客栈,不知这里卖的什么菜,便道,“那你来报一遍家常菜的价格。”

    “荷包里脊,一百文钱,葱爆牛柳,一百二十文——”白云山一个钱字还没说出,就被杨新语打断了。

    “等等,这些就是家常菜?”

    这样的价钱普通老百姓怎么吃得起?

    白云山倒是不觉得这有啥问题,“这些已经是最便宜的菜品,有什么问题吗?”

    杨新语直呼道,“这问题大了,东西卖得这么贵,起码味道要好,若是味道再普通,怎么还会有人来吃?”

    白云山这才觉得杨新语说在了点子上,“杨姑娘你说对了,我们家正是缺厨子,虽然我也跑过不少家酒楼,想要把厨子给挖走,可人家都嫌弃缘来客栈太破太小,就是出高价格也没人答应。”

    杨新语倒是觉得这不是问题,关键是这家铺子又破又偏,怎么会有人来呢?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