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强势攻婚:总裁大人轻点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第一百四十五章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之前给我送医院视频的快递员很奇怪,我一直在想,怎么会有人知道我在医院的长椅上又怎么可能有人邮寄东西又不需要收件人签字呢”“这是一个问题,一定要查清楚。”“苏晚瞳不是说了这件事情和她有关吗”“她可没有这脑子……”“果然是她……”“谁”“宋思颜。”忙碌的讨论和热切的计划,每个人都沉浸在了脑力的拼搏当中。坐在那里看着女儿专心破案的样子,韩峰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妻子。“思思,那时候,你和南渊是男女朋友吧”韩峰终于开口了“是啊……”韩思思不知道父亲这样问又是因为什么。“难道你是说”“对,南渊不会见死不救的……以南家的势力……”韩父得出的结论让人有些唏嘘。生怕再出什么变故,南澈轩亲自将收集来的证据和资料送到了警察局,两个重要的污点证人也十分配合的在吴秘书的保护下自己投案自首了。龙涵还在打着韩思思的主意,却不知道从来不敢动自己的警察,在南氏家族的撑腰下,不仅仅查明了他谋划杀人的事情,更是将龙涵举办赌场,买卖毒品枪支弹药的事情一窝端了。根据他犯下的罪过,龙涵被判处死刑,立刻执行。可怜他还生活在自己的美梦当中,临死也没再见到他日夜思念的韩思思。苏晚瞳被抓住的时候已经因为被墨子渊带去离婚而有一些癫狂了。刚刚走出民政局的大门,苏晚瞳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等自己的警察。她笑了,笑的悲凉,就像是疯了一样,突然招供,说要让警察将她的母亲宋思颜一起抓起来,她说她有证据,一切都是宋思颜指使的。本来就要去抓宋思颜的警官不由得笑出了声音,这下倒是省事了不少,也不知道这对母女究竟是因为什么,大难临头居然是想要将对方一起拉下水。杀人罪,杀人未遂罪,苏晚瞳和宋思颜被判了终身监禁,为了这对母女犯人互相的安全,母女二人被关在了不同的监狱,孤孤单单的独自改造着。好在婚离得早,墨子渊没有被警察带走,只是简单的盘问了几句,墨子渊就顺利的离开了。……坐在拥挤的小办公室里。墨子渊看着手里新交上来的财务报表,恨不得立刻把它们全部扔进粉碎机里。“子公司情况怎么样”他满脸阴沉地问道。“子公司离南轩集团较远,影响要小一些。”助理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回答。看来南澈轩是不逼自己离开不罢休了。他咬了咬牙,也好!离开这里正好能重头开始!南澈轩,你给我等着!南澈轩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恨得牙根痒痒,或者说即使知道了他也并不在意。他最在意的人已经在他的面前在他的身边了。韩沫沫的父亲也顺利拿回了自己的房子和公司,韩家的小日子过得蒸蒸日上,韩思思在自己的再三考虑下最终决定还是接着做演员,至少她发现自己是真的很擅长。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韩思思趁着这个冬季努力的拍戏赶通告,却在不经意间变成了亚洲女王,人气直逼慕宇。冬天过去了,春天总是要来的。此刻正是清明十分,阴雨绵绵,枯黄的草木中刚刚冒出星点的绿色,依旧寂寥。三人搭着黑伞,心情如同被雨水浸湿的墓碑一样潮湿。墓碑上那张英俊的脸依旧笑得潇洒而灿烂,只是再也没有了温度。“南渊……”韩思思轻叹一声,思念也随着这轻叹化开,再无下文。南澈轩更是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凝视着大哥的照片,如同陷入了永恒的沉寂。韩沫沫挽着他的胳膊,同他一道陷入沉默。三人就这样打着黑伞默默地站着,只有飘摇的风将孱弱的雨丝吹得东倒西歪。……南澈轩和韩沫沫已经领了大半年的结婚证书了,可是却一直也没能举办婚礼。虽然很久之前就已经约好了,事情一结束,他们就会举办豪华的婚礼,告诉所有的人,他们在一起了。但是现在,南澈轩不提,韩沫沫更是不会主动去提了,不知道南澈轩是不是不想举行婚礼了,韩沫沫近些日子以来都有一些失落。这天,韩沫沫独自在办公室里忙碌着。因为南澈轩的父亲有意将南氏集团传给南澈轩,南澈轩和韩沫沫这几日格外的忙,两个人甚至整天整天的见不到对方的脸。挂着黑眼圈,韩沫沫拖着疲惫的身子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因为昨天南澈轩被韩沫沫的父亲韩峰叫出去喝酒。一回家,南澈轩就已经醉的开始耍酒疯了。一改平时面瘫冷淡的形象,南澈轩抱着韩沫沫就不松手,时不时的还会上下其手的乱摸,嘴里呢喃着说想要。也不知道南澈轩究竟喝了多少酒,很久不能好好的看着南澈轩的脸的韩沫沫终于也是半推半就的从了南澈轩的想要。喝大了的南澈轩不知道节制,以至于今天韩沫沫走起路来都能够感受到隐隐约约的疼痛感。最近的韩沫沫怎么都觉得难受,在自己刚到公司的时候,便偷偷的去买了一盒测孕纸。整整一上午,韩沫沫看着手中的两道杠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自己不早做检查,昨天自己那样放肆南澈轩,如果伤到了他……该怎么办……听着外面细细碎碎的杂音,韩沫沫有些烦躁的出了办公室。站在办公室的门口,韩沫沫却有些傻眼了,明明是上班时间,公司里的人怎么突然不见了呢!迷茫的向外走着,整栋大楼都像是空了一样。悄无声息,不见人影。突然音乐响起,宁方方带着十几个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裙子,跳着舞拿着单支的红色玫瑰就这样出现了,欢快的气氛,却处处都能听见我爱你。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韩沫沫总是感觉,这甜蜜的气氛大概就是从天而降的惊喜。几分钟的时间,跳舞的人无限增加,每个平时都有人在忙碌的工位上,都有一个舞者,跳着舞,拿着红色的玫瑰花。音乐声突然停止,韩沫沫下意识的四处寻找,但是依旧没能看见自己的那个他。伴随着音乐的停止,跳舞的人也都停下来坐下开始工作了。没头没尾,韩沫沫的大脑就像是浆糊了一样,傻傻的站在原地。“夫人,下楼。”宁方方小声的提示着。韩沫沫看着地上后贴上的一排小小箭头,跟着箭头方向小心前进着。箭头指向一个更衣室,韩沫沫开了门便走了进去。同样跟着进去的,还有那个跟屁虫宁方方。更衣室里的墙壁上挂着一件雪白的婚纱,厚厚的纱裙完全不用裙撑便已经厚到可以自己篷起。虽然很厚很庄重但是拿在手中却并不沉。没有解释。宁方方上手就要给韩沫沫换衣服,毫无反抗力的韩沫沫就这样穿上了这件梦中的婚纱。出了更衣室,韩沫沫才发现,原来外面一直都有摄影师全程录像。在韩沫沫换衣服的期间,南轩集团的整栋大楼地面全部铺满了玫瑰花。“夫人,这边请。”吴秘书突然出现,西装革履的将韩沫沫继续向楼下指引。踩在鲜红的玫瑰路上,韩沫沫没有问去哪里,因为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走,终究是会通向那个人的。大楼的外面依旧是玫瑰铺好的路,整片广场都像是点燃了热情的火。广场的周围,韩沫沫看见了姐姐韩思思,父亲韩峰,大明星慕宇,还有……亲友会集,南澈轩手持与地面形成鲜明对比的白玫瑰花捧,就这样站在了韩沫沫的面前。单膝跪下,薄唇轻启。大声洪亮的问着:“韩沫沫,你愿意嫁给我吗”感动的泪水模糊了双眼,韩沫沫同样大声的回应着:“南澈轩,我愿意!”轰鸣的掌声,数不尽的见证人,南澈轩将韩沫沫拉到了主台之上,大声的宣布:“今天,我南澈轩和韩沫沫在这里举行婚礼,接受大家的祝福,也请大家对我的妻子多多照顾,这辈子,哪里有韩沫沫,哪里就会有南澈轩,此生此世,不变心,不食言!”声音震耳欲聋。韩沫沫小声的嘟囔着:“傻瓜,哪有当天求婚当天立刻举办婚礼的你也不知道早说一声,我今天都没能好好化妆。”“不化妆也美。”南澈轩轻声告白,眼里柔情的似乎可以化出水来。“我爱你。”“我也爱你。”带着两道杠的试纸被韩沫沫轻轻塞到了南澈轩的手里。南澈轩一愣看着手中的两道杠,不明白韩沫沫想要表达什么。“傻瓜,你要当那个爸爸了。”轻轻柔柔像猫抓拨动南澈轩的心田。反应过来的南澈轩立刻抱起韩沫沫疯狂的转起了圈:“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轻点儿,当心孩子。”幸福像是会传播的,全国都陷入了对二位新人的祝福热潮当中。花捧被随手丢了出去,慕宇眼疾手快的在众人面前抢先接下了花捧。缓缓走到韩思思的面前,轻声的说:“听说接到花捧的人,很快就会结婚。”韩思思也不说话,就站在那里,笑着看着慕宇的脸,柔情而又温馨。……几个月后……“您看这个墨绿的颜色多衬你啊,一般人都穿不了这颜色的!”年轻的服装店店员夸赞道。韩沫沫挺着大肚子,看着镜子里这身墨绿色的连衣裙,典雅又不张扬,确实是很满意。刚要麻烦店员帮自己装起来,转身却透过服装店的玻璃墙看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冲了过去,随后一群身强体壮的人也跟着跑了过去。“稍等一下。”韩沫沫扶着腰,跑出了服装店,正好看到那人被几个人按倒在地,而那个人则乱喊乱叫地拼命挣扎。韩沫沫深吸一口气,没错,她确定那个人就是赵蓉。那些几年曲折的岁月如同云烟般在眼前匆匆拂过,心酸和感慨参半。而今自己早已走出那段岁月,可是没想到,赵蓉却永远地困在了那里,连同那些噩梦一起混乱的塞进了大脑里,彻底错乱了神经,颠倒了世界。没错,她疯了。赵蓉,这是你的果报。是你是执念逼着你走上了这条路,从前你害了我,而今你终究也害了自己。不过我还能和精神病人计较什么呢既然你已经食了自己种下的恶果,就算你我恩怨两清。作为一个陌路人,祝你康复是我最后的善意,从此往后,你我各不相欠,也但愿后半生各不相见。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