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神医俏女,误惹将军甩不掉 > 一百一十三章:回镇

一百一十三章:回镇

卢月亦步亦趋地跟着安阳,以防安阳再次消失不见。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你们回来了!”前脚刚踏进客栈,就迎来傅子晗欣喜的嗓音。走在前面的安阳一听,眼珠子噌地一下就如同荧荧发亮的夜明珠,闪耀发光。“我……”“瑜卿,怎么了面色有些不太对劲呢”安阳刚要开口,却见傅子晗堪堪越过她的身边,径直地走到卢月的身边,急急开口。那一刻,安阳的心,如同砸碎的陶瓷,碎了一地。呵,也对。他又怎么会关心我呢安阳呐呐收住口,神色哀怜,自嘲地想。是她自作多情罢。“啊呵呵,没有,可能回来的时候赶得太急,气有些不足而已,不用挂心。”卢月干笑两声,涩涩解释道。“先歇歇脚,休息一会儿吧。”傅子晗轻轻拍打卢月瘦削的肩膀,目光淡柔地说。“嗯。”卢月眸色无神地望着前方,心不在焉地应,接着脚步浮浮地往楼上走,悠悠地走进房间。“瑜卿……她……怎么了”傅子晗望着卢月进入房间的背影,小声询问坐在一旁同样恹恹无神的韩朗。“你问你旁边的那个吧,都是她干的好事!”韩朗心里还挂念着卢月,所以没什么心思回答傅子晗,轻轻抛了个横眼给安阳,便甩袖冲上了卢月的房间。转过头望向安阳,傅子晗一脸深意地看向安阳,微微颔了颔头,便也上了楼,只留下满脸痛色的安阳。“叩叩!”“瑜卿,开开门。”韩朗站在房间门前,敲了敲门,细声细语地对卢月说。韩朗知道,此时的卢月定是不愿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可他不放心。韩朗静静站在门口,眉头轻皱,双眼定定地望着房门,似要透过窗纱看到卢月。时间一点点逝去,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韩朗越来越担忧,他忍不住再次上前敲了敲门:“瑜卿,让我进去好么”“少爷,我想静静待一会儿。”好久,里面终于传出卢月悠悠的嗓音,奈何卢月并不愿见他。“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这个时候还是让她一个人待着会更好。”韩朗不甘心,还想上去敲门,却被从楼下上来的傅子晗一把拦住。韩朗看了看房门,泄气地转身回房。也许,老狐狸说得对,现在让她一个人待着会更好。望着韩朗终离去的身影,傅子晗深深往卢月的房间望了眼也转身离去。转眼两个时辰过去,艳阳也慢慢褪去炽热,浑身散发暖暖的光晕。“咿呀!”卢月一直禁闭的房门终于缓缓打开,满脸哀倦的卢月走出了房门,径直地走到韩朗的房前,小声敲打:“少爷,你在么”卢月亦步亦趋地跟着安阳,以防安阳再次消失不见。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你们回来了!”前脚刚踏进客栈,就迎来傅子晗欣喜的嗓音。走在前面的安阳一听,眼珠子噌地一下就如同荧荧发亮的夜明珠,闪耀发光。“我……”“瑜卿,怎么了面色有些不太对劲呢”安阳刚要开口,却见傅子晗堪堪越过她的身边,径直地走到卢月的身边,急急开口。那一刻,安阳的心,如同砸碎的陶瓷,碎了一地。呵,也对。他又怎么会关心我呢安阳呐呐收住口,神色哀怜,自嘲地想。是她自作多情罢。“啊呵呵,没有,可能回来的时候赶得太急,气有些不足而已,不用挂心。”卢月干笑两声,涩涩解释道。“先歇歇脚,休息一会儿吧。”傅子晗轻轻拍打卢月瘦削的肩膀,目光淡柔地说。“嗯。”卢月眸色无神地望着前方,心不在焉地应,接着脚步浮浮地往楼上走,悠悠地走进房间。“瑜卿……她……怎么了”傅子晗望着卢月进入房间的背影,小声询问坐在一旁同样恹恹无神的韩朗。“你问你旁边的那个吧,都是她干的好事!”韩朗心里还挂念着卢月,所以没什么心思回答傅子晗,轻轻抛了个横眼给安阳,便甩袖冲上了卢月的房间。转过头望向安阳,傅子晗一脸深意地看向安阳,微微颔了颔头,便也上了楼,只留下满脸痛色的安阳。“叩叩!”“瑜卿,开开门。”韩朗站在房间门前,敲了敲门,细声细语地对卢月说。韩朗知道,此时的卢月定是不愿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可他不放心。韩朗静静站在门口,眉头轻皱,双眼定定地望着房门,似要透过窗纱看到卢月。时间一点点逝去,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韩朗越来越担忧,他忍不住再次上前敲了敲门:“瑜卿,让我进去好么”“少爷,我想静静待一会儿。”好久,里面终于传出卢月悠悠的嗓音,奈何卢月并不愿见他。“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这个时候还是让她一个人待着会更好。”韩朗不甘心,还想上去敲门,却被从楼下上来的傅子晗一把拦住。韩朗看了看房门,泄气地转身回房。也许,老狐狸说得对,现在让她一个人待着会更好。望着韩朗终离去的身影,傅子晗深深往卢月的房间望了眼也转身离去。转眼两个时辰过去,艳阳也慢慢褪去炽热,浑身散发暖暖的光晕。“咿呀!”卢月一直禁闭的房门终于缓缓打开,满脸哀倦的卢月走出了房门,径直地走到韩朗的房前,小声敲打:“少爷,你在么”卢月亦步亦趋地跟着安阳,以防安阳再次消失不见。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你们回来了!”前脚刚踏进客栈,就迎来傅子晗欣喜的嗓音。走在前面的安阳一听,眼珠子噌地一下就如同荧荧发亮的夜明珠,闪耀发光。“我……”“瑜卿,怎么了面色有些不太对劲呢”安阳刚要开口,却见傅子晗堪堪越过她的身边,径直地走到卢月的身边,急急开口。那一刻,安阳的心,如同砸碎的陶瓷,碎了一地。呵,也对。他又怎么会关心我呢安阳呐呐收住口,神色哀怜,自嘲地想。是她自作多情罢。“啊呵呵,没有,可能回来的时候赶得太急,气有些不足而已,不用挂心。”卢月干笑两声,涩涩解释道。“先歇歇脚,休息一会儿吧。”傅子晗轻轻拍打卢月瘦削的肩膀,目光淡柔地说。“嗯。”卢月眸色无神地望着前方,心不在焉地应,接着脚步浮浮地往楼上走,悠悠地走进房间。“瑜卿……她……怎么了”傅子晗望着卢月进入房间的背影,小声询问坐在一旁同样恹恹无神的韩朗。“你问你旁边的那个吧,都是她干的好事!”韩朗心里还挂念着卢月,所以没什么心思回答傅子晗,轻轻抛了个横眼给安阳,便甩袖冲上了卢月的房间。转过头望向安阳,傅子晗一脸深意地看向安阳,微微颔了颔头,便也上了楼,只留下满脸痛色的安阳。“叩叩!”“瑜卿,开开门。”韩朗站在房间门前,敲了敲门,细声细语地对卢月说。韩朗知道,此时的卢月定是不愿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可他不放心。韩朗静静站在门口,眉头轻皱,双眼定定地望着房门,似要透过窗纱看到卢月。时间一点点逝去,可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韩朗越来越担忧,他忍不住再次上前敲了敲门:“瑜卿,让我进去好么”“少爷,我想静静待一会儿。”好久,里面终于传出卢月悠悠的嗓音,奈何卢月并不愿见他。“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这个时候还是让她一个人待着会更好。”韩朗不甘心,还想上去敲门,却被从楼下上来的傅子晗一把拦住。韩朗看了看房门,泄气地转身回房。也许,老狐狸说得对,现在让她一个人待着会更好。望着韩朗终离去的身影,傅子晗深深往卢月的房间望了眼也转身离去。转眼两个时辰过去,艳阳也慢慢褪去炽热,浑身散发暖暖的光晕。“咿呀!”卢月一直禁闭的房门终于缓缓打开,满脸哀倦的卢月走出了房门,径直地走到韩朗的房前,小声敲打:“少爷,你在么”卢月亦步亦趋地跟着安阳,以防安阳再次消失不见。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你们回来了!”前脚刚踏进客栈,就迎来傅子晗欣喜的嗓音。走在前面的安阳一听,眼珠子噌地一下就如同荧荧发亮的夜明珠,闪耀发光。“我……”“瑜卿,怎么了面色有些不太对劲呢”安阳刚要开口,却见傅子晗堪堪越过她的身边,径直地走到卢月的身边,急急开口。那一刻,安阳的心,如同砸碎的陶瓷,碎了一地。呵,也对。他又怎么会关心我呢安阳呐呐收住口,神色哀怜,自嘲地想。是她自作多情罢。“啊呵呵,没有,可能回来的时候赶得太急,气有些不足而已,不用挂心。”卢月干笑两声,涩涩解释道。“先歇歇脚,休息一会儿吧。”傅子晗轻轻拍打卢月瘦削的肩膀,目光淡柔地说。“嗯。”卢月眸色无神地望着前方,心不在焉地应,接着脚步浮浮地往楼上走,悠悠地走进房间。“瑜卿……她……怎么了”傅子晗望着卢月进入房间的背影,小声询问坐在一旁同样恹恹无神的韩朗。“你问你旁边的那个吧,都是她干的好事!”韩朗心里还挂念着卢月,所以没什么心思回答傅子晗,轻轻抛了个横眼给安阳,便甩袖冲上了卢月的房间。转过头望向安阳,傅子晗一脸深意地看向安阳,微微颔了颔头,便也上了楼,只留下满脸痛色的安阳。“叩叩!”“瑜卿,开开门。”韩朗站在房间门前,敲了敲门,细声细语地对卢月说。韩朗知道,此时的卢月定是不愿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可他不放心。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