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预谋成婚,强宠傲娇御姐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番外之掰弯直男全过程(终)

第二百五十一章 番外之掰弯直男全过程(终)

“我给你伪造了一场死亡。”“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姐信了”他现在在法律上居然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白慕墨表示自己根本接受不了。看着雪白的被子,白慕墨整个人看起来都呆住了,他无助的问道:“为什么”顾亦白坐在白慕墨的对面,半点没有开口的解释的打算。“为什么”白慕墨的从无助到充满了怒火不过是片刻的事情,下一秒钟,他的拳头就挥到了顾亦白的脸上。顾亦白仍由白慕墨打了他这一拳,连脸都被打的偏向一边,嘴角也溢出了鲜血。“顾大哥,你是骗我的,对不对”白慕墨的声音起来脆弱极了,甚至带着隐约的泣音。顾亦白还是沉默。白慕墨再也忍不住了,上去一把揪住了顾亦白的衣领,咬牙切齿的怒道:“顾亦白,你说话啊!你哑巴了吗”顾亦白看着揪住他衣领的白慕墨,眼里的深情和疯狂的占有欲一览无余。“小墨,我说过,我喜欢你。”“……”喜欢他就囚禁他喜欢他就让他成为一个“死人”原来现在都这样表达自己的喜欢了吗白慕墨表示自己真的不懂。“所以,我想要你只是我一个人的。”“……”白慕墨冷冷的看着顾亦白,“顾亦白,你疯了。”“对,我就是疯了。”顾亦白毫不犹豫的承认了。下一刻,顾亦白便朝着白慕墨压了过来。一切结束之后,白慕墨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上的雪白的天花板,就像一个破败的破败的玩偶,被抽空了所有。他不是没有反抗,但是没有用,他就像一个困兽一样,被比他强大的兽圈养着,反抗只会让顾亦白的动作更加粗暴。然而更令他难以启齿的是……他最后居然也爽到了……明明他是被顾亦白那个禽兽强暴的啊!白慕墨感觉自己的节操和下限碎了一地,用强力胶水都黏不回来。第二天早上。白慕墨直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才被饿的睁开眼睛。其实他恨不得自己能就这样睡一辈子……这样就能忘记昨天晚上那些令人羞耻的事……幸好起来的时候,顾亦白并没有在他身边,不然估计他就算饿死也不会睁开眼睛。但是他刚想下床将身体里的某些不属于他的东西清洗出去的时候,脚上的锁住他的铁链瞬间让他记起他现在的处境。他沉默的看着自己脚踝上的铁链,突然像发了疯一样使劲的拉扯着,脚踝被铁链磨出了血也仿佛感觉不到。他不想当一个宠物,还是一个被铁链子的栓住的宠物。顾亦白推开门看到就是这个画面。他大步跨到白慕墨的身边一把按住白慕墨的手,愤怒的说道:“白慕墨,我说过,你是我的!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也不许伤害你自己!”“是吗”白慕墨看着近在咫尺的顾亦白,突然就生出了一股恶念。“那我伤害你好了。”白慕墨突然凑到顾亦白脖子边狠狠的咬了下去。直到他都在口里尝到了血腥味,才慌乱的松开嘴。他看着一脸宠溺的看着他的顾亦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被他咬出了血还这个样子看着他……顾亦白是个被虐待狂吧“小墨,开心了吗开心了我帮你涂药。”顾亦白看白慕墨沉默,也不再继续说话了,走到柜子边拿出一盒浅蓝色的药膏又走了回来。白慕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静静的看着顾亦白将药膏挖出一坨然后涂在他脚腕被磨出血的地方,仿佛一个受伤的小兽在享受主人的爱抚。等顾亦白帮他涂好药包扎好的时候,白慕墨的脸已经红的有些不正常了。顾亦白赶紧伸出手在他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烫的吓人。“小墨,你发烧了!”白慕墨烧的昏昏沉沉的脑袋也不知道听清楚了顾亦白的话没有,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了顾亦白的怀里。顾亦白看到白慕墨这副模样,哪里还冷静的了,赶紧解开圈住他脚踝的锁链,抱起他就往外冲。等白慕墨再一次恢复清醒的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全身上下都因为高烧而虚弱无力,连动动手指都显得异常困难。而且……某个部位还在火烧火燎的疼。顾亦白听完医生的吩咐走进病房就发现白慕墨已经清醒了过来。他缓缓的走到病床边,看着因为高烧而嘴角干裂的白慕墨,伸手拿起他刚刚就倒好的一杯水,用棉签细细的沾湿白慕墨干裂的嘴角。白慕墨想躲过去,但是因为发烧,他根本就动弹不得。可是他受不了了,顾亦白这样一下对他坏又一下对他好,他觉得自己都要被顾亦白给弄成神经病了……“小墨,我可以等你,等多久都不要紧,我会对你好,只要你愿意试着接受我。”“顾亦白,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男人,而且我更不喜欢像现在一样被你像养宠物一样豢养着。”“小墨,你不是宠物!”顾亦白不知道白慕墨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像宠物,他觉得自己明明是像养老婆一样养着他的小墨啊!“顾亦白,如果我不是宠物,那栓在我脚上的铁链是什么”“小墨,你明明知道原因,因为我担心你会跑。”“那你知道我不想留下,想离开,你还拴着我,难道不是把我当宠物”白慕墨觉得自己简直要出离愤怒了。“我说过我爱你。”白慕墨觉得他和顾亦白已经不能沟通了。但是现在就算白慕墨觉得自己和顾亦白不能沟通也然并卵。他打不赢,逃不掉,只能被顾亦白“压”来“压”去……时光如白马过隙,一晃就过去了几年的时间。这几年的时间让白慕墨都觉得自己都快要习惯这种被“压”的生活了。但是也仅仅是快要。所以当他从顾亦白的电脑上无意中知道白郁洁已经和卓尔凡又在一起,而且马上又要给他生一个小外甥的时候,他开始偷偷策划从顾亦白囚禁着他的别墅逃出去……而且因为这几年的时间里他都没有想逃跑的迹象,所以顾亦白也没有像一开始一样锁住他的脚,对他的看管也松了很多。当白慕墨摸清楚了顾亦白囚禁他的地点之后,他就带着偷偷从顾亦白钱包里拿来的钱和证件跑路了……但是当他刚刚摸到白郁洁生产的医院门口就撞到脸色乌青的某人。然后他就被某人拖进了医院,虽然让他站在产房门外看着白郁洁平安的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但是随后就拖着他走进了旁边一间没人的高级病房,将门反锁,直接将他摁在门后面要了他……白慕墨当然是挣扎了的,但是结果依然和以前一样,然并卵。而且因为他的不配合,顾亦白压在他做了一遍又一遍,让白慕墨都怀疑顾亦白是不是吃了金戈……到最后白慕墨一边哭一边求饶的时候,顾亦白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他。看着被他做晕过去的白慕墨,顾亦白心底的怒火其实都已经消散了,但是他还是圈住白慕墨的手还是没有半点放松。他知道他不该囚禁着白慕墨,也知道他这样说不定不止不会让白慕墨爱上他,反而会让白慕墨更加厌恶他。但是他实在太怕了,他已经失去太多东西了,白慕墨是他唯一能抓住的,也是他唯一不能失去的。“小墨,就算你不爱我,就算你厌恶我,你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白慕墨在医院里醒过来的时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郁洁神色还是恍惚的,他记得他……他……怎么在医院他怎么了他怎么感觉忘记了很多事情他脑海里有好多熟悉的画面,还有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但是他想将那些画面连起来的时候头就痛的像要裂开了一样。还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白郁洁看到白慕墨突然扶着头,表情痛苦,立马按了床头的护士铃,走到白慕墨身边担忧的问道:“小墨,你怎么了头很痛吗”“姐……姐,我……我怎么在这”白慕墨看着白郁洁疑惑的问道。白郁洁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厕所的方向,然后才回答白慕墨的问题。“你……你出车祸了,医生说你暂时性的失去了一些记忆。”白郁洁说话的时候心虚的不敢看着白慕墨。“原来是这样,我总感觉我脑海里有一些很熟悉的画面,但是我又连不到一起,还以为我怎么了……”白慕墨听到白郁洁的回答才停止自己去想那些熟悉的画面,既然只是暂时性的失忆,那早晚会记起来,他就不想了,现在想还会头疼。白郁洁看着医生带着白慕墨去做检查后才神色复杂的走到厕所门口,打开厕所门,里面是坐在轮椅上的顾亦白。她当初知道白慕墨出车祸死了哭的差点没瞎掉,所以在知道这一切都是顾亦白为了独占白慕墨而对她的欺骗之后,她当时真的想找把菜刀砍死顾亦白。但是看着为了白慕墨双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可能永远都离不开轮椅的顾亦白的时候,她还能对顾亦白说什么重话特别当她听见顾亦白说要找催眠师把小墨对他的记忆全部封存起来,除非是他的双腿治好了才帮小墨解封的时候,白郁洁就知道顾亦白对小墨的感情有多深,多偏执……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白慕墨躺在病床上,因为注射了含有安眠成分的药物睡的很沉。所以直到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曾经有一个男人在他睡着的时候,站在他的床边和他说过话。“小墨,如果这次去国外做的手术能治好我的双腿,我就回来把你偷走,解开你的记忆,如果……治不好,我就……放你自由……”“小墨,我爱你……”“小墨,等我回来……”“小墨,我一定会回来……”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