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名门娇妻:顾总滚远点 > 第565章:没有玩私人飞机的爱好,但并不影响他一通电话便借来一架

名门娇妻:顾总滚远点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565章:没有玩私人飞机的爱好,但并不影响他一通电话便借来一架

晴朗到宛若是夏天般的阳光,顺着落地窗折射进来,落在以灰色调为主的办公室中,却怎么也暖化不了办公桌后面无表情的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间捏着钢笔,却在一瞬间将文件直接扔在了一旁。

    “如果财务部的那群人连个最基本的账目都算不清楚的话,下个月你可以安排他们全部回家帮自家的小卖铺去算账了,既然一百以内的加减法不会,那就去小学里从十以内的开始重学。”

    不带尖锐字眼的刻薄,印刻到骨子中的冷漠,是闻秘书这段时间已经见惯了的常态,早已成了习惯便没有什么再怕的了,看着顾少卿那张有着令人窒息气场的俊脸,恭恭敬敬的回应:“是,我立刻让他们重新进行修改。”

    文件拿到手:“顾总还有其他文件需要一并进行修改的吗?”

    “筛选文件是你的工作,如果以后再让我看见这之类的文件,每见到一次你的月薪就永久性对半砍。”

    按照往日里,他询问这样的话之后便是顾少卿让他出去的命令了。

    难不成是今天他的脾气格外的大,闻秘书回了一句是后将办公桌上顾少卿挑出来有问题的文件全部抱在怀中。

    “如果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

    顾少卿没有回应,闻秘书聪明的没有再问,转身贴心的帮忙合住办公室的大门。

    背靠着门板,闻秘书长舒了一口气,似乎是从死神手中夺回一条命般的庆幸,就连同秘书办的助理也纷纷凑上来打听顾少卿今天的脾气,在听闻比昨天还要严重的时候,纷纷苦涩着一张脸:“天哪,自从那件事之后,顾总的性子总是阴晴不定的,也不知道哪天才能够熬出头啊。”

    那件事……

    到底指的是什么,不言而喻的他们心中都清楚,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出来。

    甚至可以说,慕酒甜当众在订婚宴上甩顾少卿脸面的事情成了整个西城区的禁忌,谁人也不敢随意的提及,皆是因为之前有个不长眼的小公司老总,还以为慕酒甜在那件事情后彻底失了顾少卿的宠爱,甚至被打压的在西城区已经彻底消失的踪影,所以当众用比较肮脏又隐晦的字眼来调侃慕酒甜……

    结果第二天,他的公司便归入顾氏集团名下。

    “行了,有些话知道就行了,小心祸从口出。”

    闻秘书的声音让几个小助理相互瞧了瞧,皆耸肩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去。

    空荡宽大的办公室只剩下顾少卿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他垂着眸,骨节分明的手指之间夹着一根钢笔,认真的眉目锋利,将英俊转化为寒凉的冷意。

    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仅是看着他,都有一种浓郁的窒息感。

    突然间,手机铃声的响起打破了一室的死寂。

    笔尖依旧行云流水的在文件上移动着,顾少卿看也没有看的便将手机接起:“你好,哪位?”

    “顾先生,我是韦恩·杰西。”

    戛然而止。

    手中的钢笔一下子便摔落在办公桌上,脑海中有着几秒钟的空白,顾少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指尖将手机从办公桌上拾起:“韦恩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当初他们在青宅里所有交易的事情他都做到了的,他自认为很有可能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再联系。

    就算是知道对方的消息,也是从各类时政金融的报纸版面上。

    “很抱歉在这个时间点打扰到你,但是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

    “恩,你说。”

    电话这头的嗓音极低,韦恩·杰西也没有时间过多的理会:“唐孟是不是出自于你们的西郊基地,然后对于酒甜而言,最重要的人是不是名叫盛怀暖?”

    七岁相识,一直到二十岁都形影不离,在西城区有传言两个人好到除了男人和贴身小裤外,是没有什么不能交换的。

    后者并没有错,只不过前者:“唐孟出自一个被剿灭的组织,以前成为军师,但后来也在西郊基地里训练过一段时间,身手算是中上等。”顾少卿顿了顿,嗓音疑惑:“你问这些做什么?”

    闻言,韦恩·杰西立刻朝着助理做了个正确的手势,亲自目送着对方离开休息室,他才慢慢将英俊的脸隐匿在暗处,指尖在真皮沙发上轻扣着:“顾先生,很感激你和酒甜相处一夜后便悄无声息放了她,可能她到现在还以为是她自己从青宅里逃出来的。”

    怎么可能,如果不是顾少卿的放纵,别说是雕花大门,就算是房门,她都不可能踏出一步去。

    “但是很抱歉,酒甜她……被绑架了。”

    “你说什么?”

    咖啡杯被不小心碰洒在地上,深入骨髓的惶恐和空虚一瞬间席卷每一寸的神经末梢,指尖几乎要将掌心里的手机折断。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用高负荷的工作来麻痹自己,从来不敢让自己多想一点有关于慕酒甜的事情,为的不过就是能够让慕酒甜平安健康,毫无负担的继续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肯做出放手的举动也是为了韦恩·杰西当初在他面前说过的一句话。

    【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只会加剧她在心底里对盛怀暖的愧疚,和对自我的恨,也更加封闭厌恶自己,难道你准备让她背负这样的情绪一辈子吗?】

    如果说,她能够治愈,那么他愿意退出。

    可现在……

    顾少卿逼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五个小时之前。”

    足足五个小时,不管不顾的将面前的文件推到一边,顾少卿起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深灰色,修长的双腿一边迈着大步急切的朝外走去,一边朝电话那头:“帮我预定一条私人航线,从西城区飞往巴黎的。”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韦恩·杰西说的是什么,在路过闻秘书的工位时,闻秘书起身给顾少卿说的话,他都置若罔闻,深郁的脸庞湛湛着浓烈的暗色,锃亮的皮鞋踏入电梯:“继续找,我会让人把唐孟和盛怀暖的资料发给你……”

    顾少卿虽然没有玩私人飞机的爱好,但并不影响他一通电话便借来一架。

    十个小时的飞行路程被他生生压缩到六个小时便到达了,提前安排好的人到机场负责接他,坐在舒适的后座上,眼角余光瞧着窗外夕阳西下的漂亮景色,他却一点欣赏的心思都没有。

    打通韦恩·杰西的电话,手指按着眉心,身躯靠在椅背上,长达六小时的飞行让他整个看上去有着少许风尘仆仆:“找到人了吗?”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