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城中

第三百二十一章 城中

白已继续说道:“最开始的黑火药起于宜城,这也是你父皇将宜城作为黑火药制作地的原因。整个城里的人都签下了生死状,保证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卖一丝消息。但是后来,一个外地人假扮当地人进了宜城,在他离开以后,宜城的秘密便在江湖上流传开来。”

    重彦明白白已的意思,赫连喻为了保下皇族的名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借着天灾毁掉宜城,这也就造成宜城五万流民四处求生的境地。

    他们一边寻找生路,一边隐瞒皇族的秘密,因为那一纸生死状随时随地都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不想死,更不想自己的亲人死在自己面前。

    所以,为了皇族而被半生囚禁的他们,理所应当的将这次难祸归咎于天灾。

    却没有一个人想过,但凡朝廷下放灾粮,他们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皇族理亏,可是颜面不能不保。

    十几万人的性命,让宜城就这么变成了一处埋骨之地。

    “如今,可还能找到剩下的流民?”

    重彦问出口,却叫白已突然笑出来。

    “你小子莫不是喝傻了?整整五万人流窜大宛各地,怎么找?”

    音落,重彦抿了抿唇,无话可说。

    是啊,他们身处各地,大规模排查是不现实的,这也就暴露了他的意图和宜城的秘密,但若不找,那穆苏信里所写之事就不能证实,就算是他现在带兵前去,找到那群人,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是宜城人呢?

    突然间,重彦脑海里灵光一闪,有了另一种想法。

    “白老,您当年跟随父皇,定也是见过部分宜城人的。”

    听他的话,白已酒杯里的酒喝了一半便放下杯子,挑了挑眉头,“你小子又想做什么?”

    “请您去稷山做个证。”

    “开什么玩笑?!”

    白已撇撇嘴,摇头摆手,“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老头子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当年就算是见过一部分人,那也全都是老人,早就不在了。”

    “可万一呢?”

    重彦眯了眯眼睛,态度坚持。

    “没有万一。”白已的态度认真起来,他看着重彦,语气凌厉,“你父皇死都要带进皇陵的秘密,如果现在查起来就会人尽皆知,你是想想你父皇冠以昏君之名吗?!”

    “若是不查,黑火药的交易便会一直继续下去,一个秘密换一世太平,难道这样不足以弥补皇族之过吗?”

    重彦依旧语气平静。

    他再了解不过白已的脾气,从小时候的记忆开始,这位老臣的脾气便是固执的不行,跟顾嵘相比只多不少。

    如果他现在跟他争执,怕是连一点点消息都套不出来。

    “白老,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暗下交易黑火药之事,如果大宛的黑火药源源不断的流出去,那么西洋和倭国,甚至西域,都将会以不可挡之势成长起来,若是联手,玄骑营亦是不敌。”

    重彦的神色有点严肃,墨色的眸子紧紧盯着白已,“我想,后果您应该比我清楚。”

    白已放下杯子,眼中的决绝变得犹豫。

    他心中的顾忌跟大宛的存亡想比,却是是微不足道,可是,他也不想赫连喻死了以后也被人戳脊梁骨……

    重彦看出他的心思,“就算是查出宜城直视,我会向您保证,绝不会跟父皇扯上任何关系,毕竟,那也是我父亲。”

    话已至此,他若是再死守着不说,倒是他老古板了。

    白已长叹一口气,又招呼小二要了一壶酒,接着说道:“老头子我可以陪你走一趟宜城,但是不敢保证那里还有人家,如果什么都查不出来,那你就不能再打宜城的主意。”

    说着,又接口道:“你们啊,都不懂你们父皇的苦衷,他为了这大宛江山,为了你们,做的实在是太多,背负的也实在太多,他终不是圣人,不可能不会做错事情……”

    “白老。”重彦缓缓开口打断白已的话,“您这样想,天下人何曾不会这样想?父皇跟诸位先皇比起来,虽不能称千古一帝,但是功德却不输一人。您放心便是。”

    “你小子这张嘴,可真是能说会道。”

    白已无奈一笑,摇摇头,将小二递来的一小壶浊酒,一饮而尽。

    七日后,一行人出现在宜城废墟。

    因为早些年的那次天灾,整个城里人死的死逃的逃。

    现在这偌大的城里,只有一位赫连丞派来守城的将军,和三千将士。

    “太上皇,这城里当时死了太多的人,也跑了不少,就算是天灾过去,他们也觉得晦气,哪怕流亡也不愿回城安家落户。”

    将军跟着一群人骑马走在城中的街道上。

    所见之处,皆为破败不堪。

    重彦四处看了看,入目尽是一副残破之相,唯有新将军与三千将士修葺起来的一片住处还算可以,但是与这整座城都格格不入。

    “这些年,就没有一人回来过?”

    “有些回来祭拜先灵的,但是也只是在城门口烧烧纸,一步都不愿入城。”将军答道。

    不愿入城……

    重彦皱了皱眉头,像是注意到了些什么异样。

    按理说就算是城中死过十几万人,逃走的那些在别处安家落户也不该在回来祭拜先灵的时候一步不如,这不仅是不合规矩,更是不孝。

    但是,这些活着的人究竟在顾忌什么,让他们宁愿不孝也不愿入城回家。

    重彦觉得,并非是觉得此处不祥的原因。

    他们,是为了不让什么东西被人发现。

    “到了。”

    将军突然开口让重彦回过神,他顺着将军所指的方向看去,见到一座与他处比起来宏伟许多的建筑。

    尽管被烧得不成样子,但是依稀能看出当年在这城中的地位。

    “这里是何处?”

    “回太上皇,属下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在以前是一处非常重要的地方。属下接手这个地方以后,并没有仔细主意城中的东西,况且,当年先皇下旨,我等镇守此地,不得动城中一处。”

    重彦点点头,翻身下马,径直向里面走去,“既然如此,不如进去一看究竟。”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