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嫡女谋生记 > 第306章 年前祭祖

嫡女谋生记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306章 年前祭祖

一秒♂记住♂看♂书♂君♂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kan♂shu♂jun♂.com

    看书jun om,最快更新嫡女谋生记最新章节!    在皇宫之中,林清浅担心隔墙有耳,并没有问祖庙中发生的事。回到王府之中,没有了顾虑,她才开口询问起来。

    赵景云知道她担心,他故意哄林清浅,将祖庙中发生的事情当故事讲,绘声绘色,如同讲他人的故事一般精彩。听得林景行和林清浅眼睛发亮,兄妹二人将赵景云直接上升为英雄崇拜。

    林景行的崇拜,赵景云不稀罕,但他稀罕林清浅的崇拜。

    他略显嘚瑟地看着林清浅显摆,“雕虫小技也敢在本王面前显摆。”

    “牌位为什么倒下?”林清浅见他卖关子,忍不住追问。

    “在牌位下放一颗白色小圆珠,然后用蚕丝绕着,任谁轻轻一碰,蚕丝就会断裂,珠子滚落在地,牌位自然也就跌落下来。”

    无论是珠子还是蚕丝,都不容易被人发现,做局的人十分精明。

    “这样说来,皇家祖庙不是只有宗室男子才能进入吗?”林景行抓住了重点。

    赵景云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的笑容,“那也未必,祖庙之中每日都有专人打扫,今日风大,大门敞开,随意的风也能断了蚕丝。”

    林清浅知道内幕之后,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倒是林景行兴趣很大,“外面传得厉害,说祖庙之中的牌位全都倒下,又是怎么回事?”

    “风大呗。”赵景云回答很简单,显然这件事他不想提及。

    林景行也懂得适可而止,他笑着点头,“是呀,一定是风大。”

    皇家给出的借口也是风大,至于外面的百姓信不信,就不是皇上能管得住的了。

    皇上前脚回到宫殿之中,太后后脚就到了。

    太后神色十分难看。

    伺候的太监宫娥连忙给太后行礼,太后板着脸让他们退下。

    片刻之间,屋子里只剩下母子二人。

    皇上摸着额头,觉得头疼,他很清楚,太后是找他来兴师问罪来了。

    “哀家问你,可查到了凶手?”果然,太后刚落座,就迫不及待询问起来。

    皇上叹口气回答,“朕已经让赵爱卿在查。”

    “连祖庙都敢动手,简直是放肆至极。皇上,这一次你可不能心软,无论查到谁,绝不能姑息,息事宁人。”太后发怒。

    皇上听了就明白,到底是自己亲母,祖庙中发生的那么大事,外面多少人在质疑是他做局,太后还是站在他这边。

    一时之间,他不禁感动起来。

    知子莫若母,太后明知皇上一直在提防赵景云,不过,她还真没怀疑皇上会在祖庙之中动手脚。

    越是上位者,越是敬鬼神,希望能得到长辈的庇护。皇上作为九五之尊,别说提防赵景云,满朝文武,皇上全都提防,甚至包括皇上自己的子嗣。

    历朝历代君王可不都是这样。

    “哀家不会干涉皇上的决定。但是靖越王幼年就离开京城,那批人马是否在他的手上还不好说,就算在他的手上,那也是先皇的遗诏。这些年来,他醉心于游山玩水,为了避讳,他甚至不愿意来京城。皇上这些年来,可曾见过他和朝中大臣走得过近。皇上可以猜忌,却不能任性,别让真正有心之人钻了空子。”太后语重心长,忧心忡忡。

    “朕这些年是在养虎为患呀。”皇上叹息,“藩王的设立,是从开国之际就有,朕就算想废除藩王,也力不从心。”

    太后跟着他一起叹息,这个道理她何尝不知,所以,她才特别心疼皇上。外有匈奴虎视眈眈,内有藩王蠢蠢欲动,皇上这些年皇位坐得并不踏实。

    “靖越王受了委屈,皇上还是派人送些礼物过去安抚一下比较好。外面的传言对皇上不利。”太后精神有些疲惫。

    皇上点头,没有回答。他也累!

    就算他心里不乐意给赵景云赏赐重礼,也得去做。因为,他要做给别人看,九五之尊又怎样,总也逃脱不了一个俗字。

    在太后的提醒下,皇上果然给靖越王府送去了大批贵重的赏赐,接着是皇后、太后。宫中最有权势的三人,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众人,他们在意赵景云。太祖庙中发生的一切,皇上事先并不知情。

    这样一来,皇上只能说是失职,而不是做局残害手足。

    “还真送了礼物过来。”林清浅兴致勃勃。“这么多,怎么带回平阳城去?”

    “年中,朝中必然会有人上门来,你看不顺眼的玩意就丢给他们。喜欢的,就让人收拾出来,直接先送回封地去。”赵景云懒洋洋地回答。

    宫中赏赐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十分贵重,但还入不了他的眼。

    他看不上,林清浅却高兴。不要钱的东西,白要白不要。

    她拉着林景行一起过去看。

    赏赐丰厚,吃喝玩乐都有。

    林清浅将好玩的挑选出来放在一旁,打算给两个小侄子用,然后又挑选一些东西,打算回去后分给哥哥嫂子。

    至于林景行那一份,她直接让林清浅自己选了。

    林景行知道她的性子,也不客气,笑着挑选了一些字画和古玩。

    林清浅的兴趣更多在补品和药材上,这些都是好东西,她舍不得给别人。

    忙忙碌碌,时间过得很快,晚上三人吃饭的时候,水白特意告诉主子,火锅明日开业,翎郡王也故意挑选了明日,准备烤鸭店开业。

    赵景云冷笑,“随他便。”

    林景行忍不住发笑,难怪京城之中没有人发现赵景云和凌霄烨之间的关系好。就冲着凌霄烨时不时作,故意针对赵景云,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两个人私交会那么好。

    “明日叔祖父一家会过来,上午我们去扫墓上香。”林景行迟疑一下说明。

    林清浅已经出嫁,女子出嫁从夫,以她如今的身份,其实不用亲自无上坟。可私心里,林景行其实很希望林清浅能亲自过去揍一遭。

    当年,夫人生下林清浅不久就过世了,走的时候,她最不放心的就是林清浅。林景行想让夫人亲眼看看林清浅,让夫人知道林清浅过得有多好,他们兄弟的日子过得有多红火。

    父亲和姨娘知道了,也会高兴不是!

    三房只剩下兄妹三人相依为命,林渊不能回来,林清浅能体会到林景行心中的难过和欣慰。她笑着点头,“明日我也过去。”

    “妹妹其实不用去。”林景行迟疑一下,才开口劝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虚伪,他明明希望林清浅过去的。

    “就算我出嫁了,也是林家的女儿呀。我们这一房从老宅子出来,算是单独一脉,我们得让爹娘和姨娘知道我们兄妹过得有多好才对。”林清浅笑眯眯地回答。

    “本王小的时候曾经见过岳父一眼。”赵景云见他们兄妹都忘记了他,忍不住开口,“本王和你们一起过去,总得让岳父岳母知道本王成了他们的女婿。”

    赵景云不放心,他担心林清浅到了坟墓前会哭得伤心。他可舍不得林清浅难过。

    林清浅和林景行目瞪口呆看着他,兄妹二人还真没有考虑让赵景云相随。

    赵景云笑眯眯盯着林清浅,“本王这是妇唱夫随。”

    他一边说,一边嫌弃的白了林景行一眼,哼,舅子哥什么的一点儿眼力都没有,吃完饭还杵在这儿干什么,妨碍他和媳妇培养感情。

    明明是悲伤的前奏,愣是被喂了一嘴狗粮!林景行气得直接站起来,二话没说直接走人。

    “还算有点儿眼色。”赵景云满意了。

    林清浅噗嗤笑出声。

    她发觉私下里,赵景云像个孩子似的,特别幼稚。

    媳妇名分已定,赵景云心满意足。因此从祖庙回来的第一夜,难得他正经忌讳了一次,夫妻二人一夜好眠,老老实实睡了一夜。

    第二日天亮,林清浅缩在被窝里还是不愿意起床。被窝里暖暖的,她一点儿也不想起来。

    “要是不想去,就别去。”赵景云一锤定音。

    林清浅.....

    她麻溜爬起来,用最快的动作将衣物穿好,文心过去给她梳了发髻。

    上坟不能穿得太艳丽,林清浅里面穿了青色的袄子,下身则是蓝色百褶裙,简单而又朴素。

    辰时过后,林凡生领着儿孙过来。或许是为了给林景行壮底气的缘故,一家老老少少,一个不落地全来了王府。

    靖王府很大,以林凡生一家的身份,如果不是因为林清浅,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进入王府来。

    男人走在前面,女眷则跟在后面。管家知道王妃重情,不敢怠慢他们,亲自出来迎接,并且一路将他们领进了府中。

    林凡生见状,心里不禁激动几分。

    “草民见过王爷、王妃。”林凡生见到人,立刻下跪行礼。

    林清浅哪能受他的礼,快一步过去将他扶住,“叔祖父不必多礼,这儿没有外人,都是自家人。”

    “礼不可废。”林清浅越是重视他们,林凡生越是注重礼节。林潘氏也笑着点头赞同。

    “你们是王妃在京城里唯一的亲人,以后没有外人在,作为长辈的,就不必行礼了。”赵景云发话。

    林凡生和林潘氏连忙谢过。

    大家分为主宾落座,林清浅就说了自己要跟着一起上坟的事。

    林凡生和林潘氏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林清浅和靖越王也要去扫墓上香,他们还打算让女眷在王府内陪着林清浅好好说会话了。^首^发~看^书.君^.首^发【催更】【求书】【请在评论里留言】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