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君 > 书库 > 霸爱娇妻:温少太难缠 > 第328章 彼此原谅

霸爱娇妻:温少太难缠

扫码二维码阅读

第328章 彼此原谅

苏昕冉见到温越泽心情大好,两人在病房里闲聊。

    温元洲站在病房门外,外面天色渐渐暗淡,他抬起手表,看到已经快到了晚饭时间,心想着两个人都没有吃饭,出去准备到附近亲自买一些她们母子爱吃的东西。

    附近有一家饭店,色香味都还不错,温元洲对此比较满意。

    温元洲推开门走进去,看了一眼四周,像是领导莅临检查。

    “你好,先生,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服务员小姐见到他西装革履,上前问候,甚是有礼貌。

    “嗯,点几个菜,麻烦帮我打包带走。”他官方的说道。

    “好的,先生。您请坐,这是菜单。”

    “这个,这个,那个,还有这个,再加个这个,帮我再加三份米饭,谢谢……”

    “好的。”服务员面带笑容走到后厨房报菜。

    夜幕降临,奔波了一天身心都倍感疲惫,温元洲靠在椅背上,等着等着靠着椅背就睡着了,毫无防备。

    “先生,先生,醒醒。”

    服务员已经将温元洲所需的菜品打包装好,便走到跟前叫醒他。

    温元洲睁开眼睛,看着服务员凑近,顿时起了戒备,“什么事?”

    “先生,您点的餐准备好了。”

    “哦!好的,多少钱?”

    温元洲适才反应过来,自己来了有些时候,竟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他站起身来,去前台结账,打开微信支付,扫码付款。

    拎着一大兜的晚饭回到医院,“饿了吧,吃饭吧。”

    温元洲走进病房,把床上的桌子抬起来支好,把自己精心挑选的饭菜依次有序的摆放出来。

    “我不饿,你吃吧。”

    苏昕冉兴致不高的扭过头看向窗外,“已经没有吃的必要了,饿不死的。”

    温元洲心里清楚,苏昕冉心情到底还是低落,毕竟短暂的幸福感溜的太快。

    他看了一圈屋子发现温越泽已经不在这里,便问道,“小泽呢?”

    “很晚了,送回去了。”苏昕冉冷漠的应付了一句。

    “这是给你买的晚饭,猜你应该饿了,快吃吧!”

    “拿走,不饿。”苏昕冉拒绝了温元洲的殷勤。

    两个人的空间有些尴尬,温元洲选择主动退步。

    “那你先吃着,公司还有事。”

    温元洲拿起外套就出门了,回头看了一眼苏昕冉,但是她毫无反应,并没有挽留的意思。

    屋子安静的出奇,原本和平共处的两人就这样因为一场意外而变得不再那么和谐。

    他走出去,关上门,苏昕冉突然在屋子内大发雷霆,胡乱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扔了满地,场面一片狼藉。

    失去孩子的滋味让苏昕冉无法释怀。

    温元洲通知了护士和保洁员,给了她们一笔钱,希望她们多担待。

    护士推着放满药箱的车子进来,无奈的晃了晃头,“苏小姐,医生说了你不能动怒,这样又是何必呢?”

    她拿出一个针管,将镇静剂一点一点的推进苏昕冉的点滴里。

    “你好好休息,有事喊我。”护士推车出去。

    苏昕冉独自一人在房间哽咽,她知道这样太过激动,但是她无法克制自己,失去骨肉的疼痛让她连呼吸都感觉格外的困难。

    她仰头希望眼泪回到眼眶里,失败了,眼泪顺着眼角不听使唤的溜走。

    哭累了,困乏了,苏昕冉便睡了。

    温元洲一直守在门外,听到屋子内没了声响,悄悄地走进来坐在旁边。

    温元洲就这样陪了她一晚。

    ……

    第二天清晨,温元洲早早地醒过来,出去买好早饭放在桌子上,顺便带回来一袋子水果,他坐在椅子上把各种各样的水果削剥好放在果盘里,一切准备就绪便离开了。

    苏昕冉无论吃或者不吃,她能感受到温元洲的心意一直都在。

    正当他出去了,苏昕冉睁开了润湿的眼眶,起身坐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嘴里说了一句,“对不起,谢谢你,元洲。”

    到了公司,温元洲想着怎么能让苏昕冉心情愉悦些,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连线助理,“进来!”

    助理敲门而入,“您找我,冉总。”

    “问你个问题,怎么能……”

    “能什么?”

    温元洲清了清嗓子,“咳咳,让苏昕冉开心。”

    助理恍然大悟,一脸经验丰富的深色,给温元洲出主意,“献花,女人最美不过鲜花。”

    “知道了,出去吧!”

    温元洲后退了几步座椅,再次拿起电话呼叫助理,“订一束花到我办公室!”

    他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食指和中指交替点动桌面。

    咚咚……

    “冉总,花到了。”助理抱了一大束鲜花走进来放在桌子上。

    温元洲用手试探性的摸了摸花朵,站起来系上西装扣子,一把抓在手里,潇洒的走出公司。

    温元洲手里抱着花束,棱角分明的脸庞被鲜花衬托的格外俊俏。

    路过的公司女职员都被他的帅气勾走了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竞相议论。

    “冉总,好帅啊”

    “哇塞,太有型了吧!”

    ……

    温元洲抱着花踏进医院病房,站在门外整理了一下领带,推开房门,却未能得见苏昕冉。

    “冉冉?苏昕冉……”温元洲喊了两声依旧无人回应。

    他扔掉手中的鲜花,散落一地,他出去四处询问苏昕冉的行踪。

    “你们医院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温元洲冷言相对,霸气的斥责道。

    “对不起,温少爷,我们帮您一起找。”护士们集体出动。

    “去医院监控室,查监控,有消息给我打电话。”

    温元洲下了命令,急匆匆的离开医院,准备回家看看,刚坐进车内,便来了电话,医院打来的。

    “温总,在监控里找到了苏小姐,她已经出了医院,可是之后的行踪……”

    “知道了。”温元洲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他启动车子,用大脑飞速旋转苏昕冉会去哪里,附近的游乐场、温越泽的学校、一起去过的电影院、公司……

    到处他都找了,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没有人接通。

    苏昕冉的手机一直在占线,她手里拿着,设置了静音,任凭手机来电,她依旧无动于衷。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温元洲满世界的寻找苏昕冉,到了晚上,他孤身回到家,打开门的那一刻发现了苏昕冉的鞋子在门口。

    他连鞋子都没换便急匆匆的进了卧室、书房,一间间查看,终于在前段时间为未降世的孩子准备的卧室中发现了苏昕冉。

    “冉冉……”

    温元洲小心翼翼的喊道,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两步。

    “你回来了?”苏昕冉像没有感情的机器,盯着床上的娃娃,和温元洲说道。

    “你看,多好看啊,可惜没有机会穿到了。”苏昕冉整理着那些提前准备的小衣服,黯然伤神。

    一个孩子的离世对父亲和母亲何尝不都是一种折磨,伤念不停的纠缠着温元洲和苏昕冉。

    温元洲蹲下来,抢走苏昕冉手中的衣服,握着她的手,“冉冉,你别这样,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苏昕冉的眼睛在这几天都哭干了,又红又肿,“我真的很难过。”

    “对不起,冉冉,都是我不好,我们还会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温元洲用手搂过她的肩膀,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边用手抚摸着苏昕冉的头发,一边安慰。

    “对不起,我没有怪你,只是我真的太难过了,难过到想哭,难过得想说什么都不知道。”

    苏昕冉吊着自己的嗓子,尽量说出清楚的话语。

    “我懂,我都知道。”

    “对不起,我不是……”

    温元洲不愿看到苏昕冉一直埋怨自责,双手握着她的脸颊,用嘴堵住了她的话。

    眼泪从苏昕冉脸上流下来,经过嘴唇,尝到了苦一般的滋味。

    “你没错,原谅我,我们以后会好的。”温元洲平时犀利的眼神被融化了,温柔的看着苏昕冉的眼底,望穿秋水,清澈见底。

    苏昕冉点点头,搭在温元洲的肩膀上慢慢的睡着了。

    他把她抱回到房间,轻轻的放在床上,替她换好衣服,盖上被子。

    温越泽回来看到爸爸在客厅坐着,站在他面前问道,“妈妈呢?”

    “睡下了。”

    “哦哦,那我回去了。”

    温元洲叫住了温越泽,“小泽,过来。”

    温越泽停下脚步,回过头走近他。

    温元洲一把抱住小泽,“你会原谅我么?”

    温越泽知道他的话指的是那件事情,“会!”

    “以为你会说……”

    “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难道不是么?”温越泽笑了一下,看着温元洲向前伸出自己的右手紧握拳头。

    “和解。”

    温元洲欣慰的勾起右嘴角,笑了一下,“男子汉,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温越泽下一句接上。

    “去睡觉吧。”温云洲的语气宽慰。

    温越泽跑到苏昕冉房间,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晚安,妈妈!”

    就这样,夜色一分一秒的流逝,时钟在安静的客厅转动着秒针。

    滴答……滴答……

(可使用快捷键翻页:上一章(←) 目录(回车) 下一章(→)